马海倩 杨波 汪曾涛 常思远:“十四五”期间上海国际经济中心发展重点问题研究(中)
2020年09月01日  |  来源: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  |  阅读量:6186

表1  全球主要经济体第三产业增加值及占比

同时,在新一轮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驱动下,服务业发展的内涵、业态、模式等呈现出新特征:一是服务业成为全球价值链价值创造源泉。服务全球化推动全球价值链分工向知识主导型转变。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对43个国家23个行业价值链测算,2000-2016年间研发、品牌、软件、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在全球总营收中的占比从5.4%增加到13.1%。二是服务业呈现出“高效率”特征。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打破了服务必须时空同步、同时同地要求,拓展了服务对象和空间范围,推动服务模块化和规模化发展,使服务业生产率普遍提高。三是产业融合转变制造与服务“两分法”。产业边界逐渐模糊,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成为全球产业发展主流,如美国制造与服务融合型企业占制造企业的比重达到58%。四是服务业成为新经济成长主要内容。网络技术、数字技术、智能技术等新技术应用,加速产业链整合和行业资源重组,不断引发服务业领域新业态、新模式涌现,成为驱动服务业持续增长、结构升级的新动力。  

当前上海进入以高质量为导向的转型发展新阶段,城市发展目标、定位、战略出现新变化。2017年城市总体规划确立了“卓越全球城市”发展目标和“五个中心”功能定位,2018年确立打响“四大品牌”战略,同年中央赋予上海新的“三大任务”,上海服务业发展处在新的历史方位、面临新的起点与要求。面向未来,要紧紧围绕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从经济增长、城市功能、动能转换、对外开放、消费升级等方面,对服务业发展的战略定位重新审视。体现在五个方面:支撑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压舱石”。上海仍处于经济中高速增长阶段,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压力和制造业新旧动能转换的“阵痛”,GDP维系一定增长速度,需要在挖掘服务业成长潜力、提升服务业生产效率上要空间、蓄动力;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密集区。服务业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迅速成长,已经成为新经济产生的主要发展空间。上海要发挥科技创新优势、消费市场优势、人力资本优势,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推动服务经济与创新经济融合发展,将服务业打造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动力场。提升全球城市控制力的着力点。具有全球影响力和辐射力的优势服务业,确立了全球城市的功能地位和国际角色。上海提升全球城市核心功能,需要在高端服务业集聚度、高端服务业竞争力上求突破,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影响力和辐射力。深化新一轮改革开放的主战场。上海要发挥改革开放排头兵的作用,加快构建与服务业投资和服务贸易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开放型制度体系,全面提升服务业能级水平和国际综合竞争力,在服务业领域形成具有新的国际竞争优势,继续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走在全国前列。满足高品质生活需求的发力点。上海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支出水平位居全国前列,率先进入服务型消费需求全面快速增长阶段,也面临人口老龄化等带来的新服务需求,要扩大优质中高端服务供给,实现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 

3. 服务业发展重点举措

服务业与制造业共同构成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从增长动力看,服务业与制造业不是此消彼长,而是互为支撑;从产业格局看,服务业与制造业不是二元对立,而是融合发展。结合未来上海发展战略定位,对上海服务业增长进行测算,按GDP增速年均增速6%计,2025年服务业增加值将达到4.2万亿元,占GDP比重约为75.1%(表2、图9)。

表2“十四五”时期上海服务业主要指标预计

图9 上海二产、三产占比情况及预测

未来,上海的服务业既要提升规模增量,也要提高功能能级实现高质量发展。服务业规模增量主要来自产业转型升级、消费结构升级、区域一体化分工深化(上海都市圈在长三角三省一市产业分工中表现出金融、科技、商务服务业等高端服务业的集聚性,占比均超过50%;上海在金融服务、信息技术服务业方面在长三角地区占据一定优势)等三大动力驱动,主要体现在四大增量空间。一是高端专业服务。对标纽约、伦敦等全球城市,上海高端服务业发展存在较大差距,特别是法律服务、会计审计、咨询服务、广告服务等处于城市服务供应链高端环节的专业服务业的发展能级相对薄弱。据统计,专业服务各细分行业全球排名前10的公司全球性总部大多在纽约、伦敦、芝加哥、波士顿等城市集聚,无一落户上海。二是信息服务业。与北京相比,上海信息服务业发展存在一定差距,增加值仅为北京的6成。2018年中国软件业务收入前百家企业中,上海仅8家,不到北京(33家)的1/4。在人工智能、5G、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化拐点来临之际,信息服务业仍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三是制造业服务化。“制造业服务化”已成为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的重要特征,服务型制造更多体现在研发设计、品牌管理、供应链管理、整体解决方案、产品后市场等高附加值的“非制造环节”。纽约、伦敦、东京等顶级全球城市占据着“微笑曲线”两端的战略性“制造业服务化”环节。从高端环节重塑“上海制造”的价值网络,拓展和提升“上海制造”的价值链,是上海服务业可以挖掘的“金矿”。四是社会服务产业化。随着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以及人口老龄化加剧,再加上公共服务社会事业相关领域制度的放开,教育服务、体现健康、养老服务等领域面临广阔的发展空间,将成为支撑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