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海倩 杨波 汪曾涛 常思远:“十四五”期间上海国际经济中心发展重点问题研究(上)
2020年08月18日  |  来源: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  |  阅读量:6063

图1 全球经济增速情况及“十四五”增速预计

本轮经济增速放缓同时伴随着全球贸易的大幅萎缩,与过去贸易增长一般为经济增长的两倍左右不同,全球贸易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出现“反转性”变化,贸易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全球化差值逐步减小(图2),外贸已难以对经济增长形成有力拉动,经济发展将更加依赖国内、区域内经济活动。此外,在科技革命加速、经济格局变革、治理规则重构等因素推动下,全球新一轮产业分工和贸易格局正在重塑,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常态化将对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产生深远影响,推动全球产业分工格局重构。跨国公司价值链布局逐步从离岸转移到近岸。全球价值链从制造业向服务业拓展延伸、由制造业价值链向创新链深度拓展。全球价值链分工进入“高端回流、低端转移”的重塑阶段。发达国家推进高端制造回流,新兴经济体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全球价值链的国际格局在调整。上海在面临传统优势产业外迁、头部产业升级抑制等风险的同时,“倒逼”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升级加速。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创新全球化、网络化、多极化趋势日益凸显,人才、知识、技术、资本等创新资源全球流动的速度、范围和规模达到空前水平,以中国为首、东亚为核心的亚洲创新崛起,成为全球创新版图的重要标志。全球城市格局重构。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越来越多城市纳入全球城市网络,过去十几年来,上海在全球城市网络体系中的地位不断攀升,在全球城市网络中的节点作用日益明显,初步具备冲击顶级全球城市的基础和潜力。

注:全球化差值为全球贸易与经济增长的差,反映贸易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图2 1980年以来全球化发展进程示意图

(二)体现高质量发展新主题

 “十四五”是中国发展进入第二个一百年的初始阶段,高质量发展成为新时代主题。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要立足大局、抓住根本,看清长期趋势、遵循经济规律,主动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不简单以GDP论英雄,不被短期经济指标的波动所左右,坚定不移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主动担当、积极作为,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自改革开放以来,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指引下,中国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锐意推进改革,全力扩大开放,全心全意谋发展,综合国力不断上升,创造了40年高速增长的奇迹,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性成就。中国深度参与全球治理是全球城市建设的坚实基础。国家的综合实力,尤其是整体经济水平是全球城市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础和支撑。我国大国崛起的进程为上海深度融入全球网络打开更广阔空间,为上海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城市功能提供更强大动力,为上海提升在全球城市中的竞争地位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和真实机会。

(三)体现全球城市建设新阶段

上海正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和全球总部经济的集聚地(GaWC),其具有很高的经济开放度,营商环境良好,集中了较多跨国公司、国际金融机构和国际经济、政治组织。作为世界一线城市,上海在生产、服务、金融、创新、流通等全球活动中起到引领和辐射等主导作用,具体表现在城市发展水平、综合经济实力、辐射带动能力、人才吸引力、信息交流能力、国际竞争力、科技创新能力、交通通达能力等各层面。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