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敬鑫:后疫情时代,数字丝绸之路价值将更为彰显
2020年08月13日  |  来源:今日中国  |  阅读量:2043

数字丝绸之路是数字经济发展与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有机结合,是中国在数字时代提出的推动人类共同发展的新方案。秉承“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数字丝绸之路以平等为基础,以开放为特征,以信任为路径,以共享为目标。前期的实践已经证明,数字丝绸之路的建设,有利于克服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差异,有利于逐步缩小数字鸿沟,有利于为世界经济发展赋能。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数字丝绸之路的价值将更为彰显。

应运而生 

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不久,数字丝绸之路建设便提上日程。2015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共同推进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提高国际通信互联互通水平,畅通信息丝绸之路。2017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指出,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强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等前沿领域合作,推动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连接成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正式提出这一概念。2018年4月,习近平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要以“一带一路”建设等为契机,加强同沿线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数字经济、网络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建设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2019年4月,习近平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继续强调,顺应第四次工业革命发展趋势,共同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机遇,共同探索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探寻新的增长动能和发展路径,建设数字丝绸之路、创新丝绸之路。在此次峰会期间,还专门举办了主题为“共建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的分论坛。 

数字丝绸之路以深化数字经济国际合作为基本内容,通过与相关国家和地区共建信息基础设施、推动信息共享、促进信息技术合作、推进互联网经贸服务和加强人文交流,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响应这一倡议,2016年5月,中国科学家联合国际专家正式发起了为期10年的基于空间观测的数字丝绸之路国际科学计划倡议,目前已有数十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专家参与这一计划。 

数字丝绸之路源自中国,属于世界。数字丝绸之路作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新引擎,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2019年8月,数字丝绸之路国际合作会议在重庆召开,与会人士一致认为,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在不断创造新的生产供给、激发新的消费需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应抢抓数字经济发展机遇,合作拓展数字经济发展新空间。 

进展可喜 

面对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大方向、大趋势,各国积极响应数字丝绸之路建设。正如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所言,尽管美国希望阻碍华为公司进入美国及其他海外消费市场,但中国多家科技巨头铺就的数字丝绸之路早在很久以前就从亚太延伸到了海湾地区和非洲。许多“一带一路”沿线新兴经济体从缺乏基本网络设施,一举跃升到拥有4G商用网络和技术平台的阶段。 

2017年12月,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了《标准联通共建“一带一路”行动计划(2018-2020年)》,呼吁在5G、人工智能、卫星导航等技术领域建立统一标准。2020年8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中央网信办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提出深化人工智能标准国际交流与合作,注重国际国内标准协同性。截至2019年年中,中国已与16个国家签署了关于加强“数字丝路”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与19个国家签署了双边电子商务合作谅解备忘录。 

在上述政策引领下,许多数字丝绸之路的前期成果纷纷落地。2017年11月,中国电信与俄罗斯电信运营商TransTeleCom开通了首个基于100G ULH(超长距)密集波分复用技术的贯穿中欧的跨境传输电路。2018年7月,作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早期收获成果的中巴跨境光缆项目已经竣工。2020年5月,中国移动国际有限公司、脸书、南非电信运营商MTN GlobalConnect、法国电信运营商Orange、沙特电信公司、埃及电信等宣布将合作铺设2Africa海底电缆以服务非洲大陆和中东,并经由东非与其他海缆相连以进一步延伸至亚洲。该项目是非洲大陆覆盖面最广的海底电缆,建成后将极大提升整个非洲和中东的连接性。除了大型基建项目,过去几年来,“支付宝”也开始在欧洲和亚洲40多个国家建立直接业务或通过当地支付平台运营业务,京东智能物流中心在泰国建成,抖音App在东南亚地区广泛流行。 

不仅如此,数字丝绸之路倡议还与很多国家的数字经济发展战略相契合。例如,在中亚,哈萨克斯坦于2017年12月通过了《“数字哈萨克斯坦”国家规划》,乌兹别克斯坦于2018年7月颁布了“关于发展数字经济措施”总统令并于2019年11月发布《数字乌兹别克斯坦2030国家战略构想》草案讨论稿与实施路线图,土库曼斯坦总统于2018年11月批准了《土库曼斯坦2019—2025年数字经济发展构想》,塔吉克斯坦总统于2019年12月批准了《塔吉克斯坦数字经济构想》;在东南亚,2020年是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东盟正在制定“第四次工业革命综合战略”,旨在解决第四次工业革命在治理、经济和社会等方面面临的问题;在非洲,非盟制定的《2063年议程》中,“泛非数字网络”和“网络安全”是该议程的旗舰项目。2019年5月,以“推动非洲数字经济”为主题的第五届转型非洲峰会召开,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提出了“非洲数字经济蓝图”,呼吁非洲各国运用数字技术促进非洲大陆经济发展转型升级;在拉美,作为D7(世界上数字发展和数字政府最先进的国家集团)成员国乌拉圭是拉丁美洲人均软件出口量第一的国家,该国驻华大使费尔南多·卢格里斯表示,他们非常有兴趣成为“一带一路”数字维度的一部分,希望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吸引更多的中国创新公司来乌拉圭,将乌拉圭作为一个开展业务的基地。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