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世界石油市场迎来“至暗时刻”
2020年04月22日  |  来源:科学网  |  阅读量:2136

当地时间4月20日,即将到期的5月美国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约300%,收于每桶-37.63美元。这是自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开设石油期货交易以来首现负数交易,也是世界石油工业史上从未有过的现象。

油价暴跌是世界石油市场史无前例的供给过剩的结果。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的影响,消费需求大减导致石油库存激增。3月初OPEC+机制减产谈判破裂引发价格战的余波未平,而刚刚达成的减产行动要在5月1日才正式开启。加之市场认为减产协议对平衡原油市场力度不够,因此投资者纷纷抛售,没人愿意交割。供需严重失衡、悲观心理预期等多种因素叠加,导致油价历史性暴跌。更为严峻的是,考虑到全球原油需求的复苏将是一个缓慢过程,5月份之后减产协议规定的全球供应削减并不能迅速改变油价运行方向,预计油价将较长时间维持底部宽幅震荡局面。

毫无疑问,油价较长时期低位运行将成为世界能源工业的“至暗时刻”,并带来诸多后果。负油价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的成本已超过石油本身价值,众多中小石油企业恐将面临破产风险。大型能源跨国公司的压力陡增,许多大型投资项目可能被迫做出调整,公司发展战略也必须相应做出调整。一系列产油国财政压力加大,再度面临限产保价还是争夺市场份额的两难选择,刚达成的限产协议再度面临冲击。过度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财政状况恶化,加之疫情导致经济休克,或发生社会政治动荡风险。能源地缘政治格局面临重组,产油国与消费国之间的既有权力结构加速变化,传统定价模式与交易方式可能生变。国际石油市场动荡对生产、消费、运输、投资等各方都带来不同程度风险,建立能够平衡各方利益、维系市场平稳运行的全球能源治理体系的需求更加迫切。

中国既是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也是石油及其制品重要生产国,低油价对中国能源安全、能源企业以及消费者造成的影响是复杂甚至矛盾的。如何着眼世界能源体系变革,制定能较好实现国家、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利益平衡的能源政策,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报》 (2020-04-22 第3版 能源化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