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疫情难以改变全球对中国的经济依赖,选择离开中国将是一个错误
2020年04月03日  |  来源: 网易研究局  |  阅读量:3749

鉴于大多数国家的隔离举措让消费和生产活动不得不按下暂停键,正在持续的新冠肺炎疫情引发较2008年更为惨烈的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定局,问题只在于这场衰退是否旷日持久。

美国和欧洲的经济都将因应对举措拖拉和混乱而损失惨重,而且看起来很多国家将不可能很快从这场衰退中恢复过来。世界各国为应对这场疫情导致的危机所付出的代价远超2008年。美国正在动用超乎想象的量化宽松和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来应对正在来临的经济衰退,但全球的衰退依然不可阻止。

就算未来数月新冠肺炎疫情将被最终制服,多数经济体已经付出的代价也将惊人。一些国家的政府许诺将为家庭、企业和金融机构承担一部分代价以阻止经济的崩溃,但它们现有的公共债务水平并不允许那些不惜代价的行为。但即便这样,他们只是在力图避免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而无法阻止经济的大面积衰退。更何况大多数国家根本没有能力在所承受的债务水平之上增加过多。即使他们能做到更多,为挽救这场危机的冒险行为仍会为日后更为漫长的经济萧条埋下种子。

更糟糕的是,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让大多数国家选择彼此封闭和指责,而不是携手应对共同的挑战。回望2008年的全球危机,没有中美密切联手以及中国及时推出经济增长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世界经济的复苏还将假以时日。但这一次很不幸,中美两国合作应对全球危机的时代已经结束,国际合作在这次疫情大危机中显得非常不够。甚至有人评论说,美国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也未能通过全球领导力的测试。不仅如此,这次疫情也加剧了中美的紧张关系。在中国疫情爆发的初期,美国政界的一些人开始污名化中国。《福布斯》杂志甚至断言,危机之后,没有人愿意继续维持全球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的现状。

这些狭隘的行动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变得具有讽刺意味,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全球主要经济体合作应对危机的意愿和能力。那些孤立中国或减少对中国依赖是解决全球危机的断言过于短视,没有看到中国是全球危机解决方案的重要参与者和制定者。

那些说新冠肺炎疫情会加速全球供应链脱离中国的言论并不让人信服。给定中国拥有的发达的制造和配套能力,很难理解供应链离开中国将意味着什么。实际上,过去10年有大量的低端制造业投资转移到了中国的邻近国家,但这并没有削弱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而是让中国更快地在复杂技术供应链上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过去生产服装、鞋子和组装电子产品的长三角和广东地区现在已经成为很多高科技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中心。

即便区域化和多样化的供应链有助于降低其脆弱性,但事实是,中国在电子产品、汽车制造、机械设备和装备制造等领域拥有成本和效率的绝对领先优势,在可预见的未来很难被撼动。更何况自从2003年的SARS危机以来的17年,随着中国更多依靠国内需求驱动经济增长,全球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不是下降了,而是在持续增加,已悄悄超过中国对全球经济的依赖。

现在的局面很清楚,尽管中国在1-2月最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但由于控制得力,它仍会是最可能在全球衰退中把握机会实现快速恢复和持续增长的国家。对政治领袖和投资者而言,不认识到这一点将会产生误判,并且对正在陷入危机和衰退中的全球经济的未来不会有任何好处。选择离开中国将是一个错误。

中国的机会来自于其更早地控制了疫情这一事实。尽管武汉在年初对疫情处置不当,但中国政府随后决定封城武汉并在全国实施的阻隔政策非常有效,为中国在全球疫情迅速蔓延开来之前有效控制疫情赢得了宝贵时间。这个时间差让中国与全球经济处在一个非常不同的盘面上。

不可否认,全面的自我隔离政策几乎使中国经济“停摆”一个月,甚至一季度的GDP预计可能下降8-10%,但从2月中旬开始,中国在为复工复产而努力以确保供应链的稳定和经济活动恢复正常。当下,欧美还在为疫情蔓延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保守估计,中国7-8成以上的经济活动已恢复正常。这使得中国在时间上错开了因欧美的市场恐慌和股灾可能连累的股市动荡。时间上占优和稳健的金融使得政府可以更加从容来确保经济活动和供应链恢复到正常状态。

到目前为止,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也显得较为从容。为帮助经济恢复,央行正在引导市场利率下调。政府也在为经济活动恢复而承担更多的补贴并减免税收,也考虑允许财政赤字突破已有的上限。鉴于隔离举措阻碍了经济的运转,因此这次跟2008年全球危机时的应对举措不同,中国政府明确表示以就业和经济恢复为优先选项,而未必急于再实施超大规模投资刺激的计划。中国当然可以提出新的投资计划并放松数年来受到严格执行的购房限制以刺激国内更大的需求,但前提是这样做确有必要。事实上,疫情对中国业已确定的基建计划(包括建设特高压电网、智慧能源和城际高速铁路网项目和以5G、AI、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影响有限。这意味着中国很可能在致力于修复受疫情干扰的经济活动的同时,会加快已有投资计划的执行。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在建设信息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基础设施项目上雄心勃勃,目的是在未来数年确保中国在5G、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领域站到全球领先的地位。事实是,中国是推动全球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发展的主要力量。中国的技术发展只会强化中国在全球技术价值链上的融合趋势而不是相反。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美国优先和对中国技术脱钩的危险未必放慢中国与全球之间的技术流动。

在全球化遭遇逆流之时,中国领导人把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更多地与开放市场相联系。这种理念顺应了全球化并将加深中国与全球经济的深度融合。将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而不是相反,将创造更多的全球贸易、投资和增长,对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经济衰退的全球而言,尤为重要。新冠肺炎的全球冲击显示出抵制全球化的思维多么短视和不合时宜。

简言之,全球经济,特别是发达经济体,要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和经济衰退中复苏,中国仍是一个重要的帮手。新冠肺炎疫情不会改变中国正在加快开放服务业并成为发达经济和新兴市场国家出口目的地的事实,但会让这个巨大的市场开放变得更为迫切和更具吸引力。

(作者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