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石泽:透视莫迪政府的中亚政策
2019年05月23日  |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  阅读量:6155

第四,密切与中亚国家的人文交流,提升印度软实力的影响。印度和中亚地区文化交流的历史源远流长,已经持续了数个世纪。当前,中亚国家正经历本土文化和传统习俗的复兴进程,为印度深化与中亚地区的历史文化联系提供了机会。莫迪高度重视发挥印度软实力的作用。莫迪在访问中亚国家期间,多次表示印度有兴趣与中亚国家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交流活动,并签署了促进印度和中亚国家旅游业发展的协定。印度学者斯托布丹(Stobdan)认为,这次访问具有强烈的社会文化含义,为印度的软实力增添了实质性内容。在莫迪政府的推动下,印度文化在中亚国家的影响力日益增强。印度电视剧、舞蹈和瑜伽在哈萨克斯坦广受欢迎,印度电影开始在塔吉克斯坦电视台播出。此外,印度还组织了一系列文化和教育交流项目。印度文化关系委员会(ICCR)将印度诗歌翻译成中亚国家的相关语言,赞助印度舞蹈团和音乐团在中亚国家巡回演出。印度技术与经济合作组织(ITEC)通过为中亚留学生提供奖学金,促进了双方高层次人才交流。近年来,在印度学习的中亚留学生的人数大幅增加。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印度学生选择赴中亚国家留学。据印度驻中亚国家的大使馆统计,截至2018年,约有5400余名印度学生在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就读。

二、莫迪政府重视发展与中亚国家关系的原因

莫迪政府调整中亚政策的因素众多,既有提升印度国际地位,平衡中国、巴基斯坦地区影响力的战略考量,也有确保能源安全、防范阿富汗安全威胁外溢的现实顾虑。

第一,契合印度“取得大国地位”的外交战略。自独立以来,“大国情结”就是主导印度外交战略的核心思想,并成为印度主要的战略目标与核心利益。莫迪政府上台以来,印度经济快速增长,综合实力显著增强国际地位不断提高,成为多方“拉拢”的对象。莫迪认为印度已能够与美国、中国、俄罗斯相提并论。通过密切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可向国际社会彰显印度不仅是一个地区强国,更是一个世界大国,能够在除南亚以外的世界其他地区拥有广泛的利益存在,具有重要的影响力。中亚地区还被莫迪政府视为联通欧洲重要的桥梁和走廊,发展与中亚国家的关系不仅可以提高印度至中亚地区的连通性,而且能够助力印度不断“向西拓展”,密切与欧洲国家的联系。

第二,平衡中国和巴基斯坦在中亚地区的影响。首先,一些印度学者认为,由于中国与中亚国家安全和经济合作不断加强,印度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正在受到牵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2018年1-9月中国与中亚五国贸易总额约为305.6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259亿美元上升约17.8%。与此同时,印度与中亚国家的进出口总额仅为9.65亿美元。经贸领域的不足掣肘了印度在中亚地区发挥更大的影响力。这与印度积极发展与中亚国家关系,改善自身战略环境的目标发生了矛盾。“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亚地区的深入推进进一步引起了印度的担忧。印度学者声称,一场大博弈正在中亚地区展开,印度应抓紧落实和推进“国际南北运输走廊”项目,建立与中亚地区的直接联系,与“一带一路”倡议进行竞争。

其次,削弱巴基斯坦对中亚国家的影响。巴基斯坦与中亚国家存在天然的宗教、文化联系以及地缘优势。在战略设计上,巴基斯坦将阿富汗和中亚国家作为与印度对抗的纵深地带正通过多种方式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对此,印度保持高度警惕。印度学者指出,巴基斯坦一直是影响印度在中亚地区发挥作用的阻碍因素,印度对巴基斯坦在中亚寻求“战略纵深”的意图表示担忧。还有学者认为,巴基斯坦位于连接中亚至南亚地区的主要贸易路线上,增强了其处理地区事务的“议价能力”,①这将抵消印度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印度应果断采取措施,防止巴基斯坦威胁印度在中亚地区的利益。

第三,保证能源供应,助力印度经济发展。中亚地区能源储量丰富,被誉为“21世纪的能源基地”。土库曼斯坦探明可采天然气储量为19.5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储量的10.1%,位列世界第四;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储量约为300亿桶,占世界的1.8%,是全球第十二大石油储备国。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则拥有丰富的水电资源。随着印度经济的快速发展,对能源的需求日益增加。据估计2020年印度对外能源依存度将高达85%,2030年可能成为世界第三大能源消费国。目前,中东地区是印度最大的石油来源地,但由于该地区的安全形势经常动荡,给印度的能源安全造成了一定冲击。为减轻对中东油气资源的依赖,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印度需要想方设法与地理位置临近的中亚相连接。正如《印度快报》所指出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而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正好拥有巨大的油气储量。”

第四,避免阿富汗安全威胁外溢,威胁自身安全。实现阿富汗的安全稳定对印度向欧亚大陆扩展至关重要,需要制定涉及阿富汗和中亚国家有效的地区战略。自2014年美国和北约开始撤军以来,阿富汗安全形势趋于恶化,塔利班控制的领土范围不断扩大。据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机构2018年10月发布的季度报告显示,阿富汗全国共有59个地区处于塔利班的控制或影响下。国际危机组织(ICG)援引驻阿富汗美军的预计称,塔利班控制地区或处于塔利班与政府军争夺之下的地区,已从29%上升至44%,塔利班武装人员的数量可能在6-7万左右,达到2015年11月以来的最高值。阿富汗局势动荡对中亚国家和印度的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成为双方加强合作重要的外部因素。其中,武器和毒品走私、极端势力和恐怖组织渗透与袭击以及难民涌入成为印度与中亚国家关注的焦点问题。以塔吉克斯坦为例该国与阿富汗有着长达1300多公里的边境线,由于阿富汗政府无力掌控阿塔边境地区,塔吉克斯坦的安全压力不断加大,阿富汗武装分子经常封锁至塔吉克斯坦的主要公路以阻碍交通。乌兹别克斯坦也密切关注阿富汗事态发展。一个主要由乌兹别克族和吉尔吉斯族人组成的,名为卡提巴特·卜卡瑞(Katibatal-Imam Bukhari)的恐怖组织在其网站上发布了多个视频,声称该组织在塔利班的指挥下成功地对阿富汗政府军实施了袭击。哈萨克斯坦驻阿富汗大使比蒂莫夫(Omertay Bitimov)表示,中亚国家非常关注塔利班等极端势力在阿富汗北部地区的活动,认为它们已在阿富汗站稳脚跟,并试图渗透至中亚国家,破坏地区稳定。有关国家加强区域合作是消除恐怖组织的关键。阿富汗对印度构成的最大安全威胁在于塔利班默许“虔诚军”(Lashkar-e-Taiba)和“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ed)在其控制区域内活动。这两个极端势力反对印度控制克什米尔,频繁对印度军警发动袭击,引发局势紧张。另外两个以印度为袭击目标的极端势力,哈尔卡特穆斯林游击队(Harakatul-Mujahedeen)和伊斯兰圣战运动(Harakatul-Jihad-al-Islami)也活跃在阿富汗并与塔利班存在密切联系。此外,印度是阿富汗的主要援助国之一,在阿的利益不断增多,引起了一些极端势力的不满。它们将印度援建的项目作为袭击的对象,造成了一定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为应对来自阿富汗的安全威胁,莫迪政府密切了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在2019年举行的“印度-中亚国家外长对话”中,与会各方在联合声明中指出,阿富汗局势动荡影响地区安全,帮助阿富汗恢复和平与稳定符合地区国家利益。印度和中亚国家承诺致力于实现阿富汗和平、安全和稳定,邀请阿富汗定期参加该对话机制。

三、莫迪政府中亚政策面临的挑战

莫迪政府的中亚政策为密切印度和中亚国家的关系带来了期望,但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面临着自身能力相对有限,合作立场不够坚定、效率较为低下以及制度设计相较滞后等多重困境,它们成为阻碍印度与中亚国家关系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问题。

第一,从印度来看,存在能力与意愿不匹配的问题。首先,在地理上,印度与中亚国家并不接壤,它需要经由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或伊朗才能进入中亚地区。缺乏地区连通性严重限制了印度与中亚国家的联系,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才能弥补地缘上的劣势。其次,在经济上,印度官方在中亚地区的投资不足,私营企业也未表现出对该地区的兴趣,它们倾向于在政府资助的海外计划下寻求投资机遇。此外,一些学者对中亚安全形势的悲观论调,则进一步降低了印度投资者的积极性。最后,在安全上,由于中亚地区不是印度的核心利益区,许多安全合作的形式大于内容,对提升印度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作用有限。以塔吉克斯坦的艾尼空军基地为例,尽管印度认为该基地有助于遏制和打击伊斯兰圣战者和反印度恐怖组织的活动,并耗费7000万美元对其进行了翻修,但尚不确定印度能否真的使用该基地。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