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军,余翔:美国债务上限谈判对市场影响大吗?
2021年10月09日  |  来源:瞭望智库  |  阅读量:3707

9月21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采取紧急行动,众议院以220比211票通过把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暂停到2022年12月的提案。

随后该法案将被送交参议院审议,预计将遭到共和党参议员的阻挠。如果本月底前国会没有通过新的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法案,联邦政府将陷入停摆。

9月23日,美国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开始建议联邦各部门为可能出现的政府关门做好准备。

2021年9月17日,美国国会大厦。

今年8月以来,由于美国国会一直没有批准新的债务上限,美国联邦财政只能在财政预算范围内调整支出项来维持运转。新的债务上限越长时间不能达成,美国财政部资金腾挪的空间越小。

随着2021财年临近结束,美国债务上限问题越来越成为海外金融市场关注焦点。

那么,美国的债务上限何时开始成为问题?

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解决,美国财政部余额还能撑多久?

美国经济会怎么样?

世界经济又会受到什么连带影响?

一、两年前埋下的“雷”

美国实行的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在三权分立的制度下,政府预算收支受到国会强力制约和监督。美国政府融资需要得到国会批准,如果国会不放行,则政府不能发债融资。该传统从1917年开始以法的形式确定下来。

2021年8月24日,美国华盛顿特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当年,美国国会颁布了《第二次自由债券法》,规定国会今后不再对美国财政部发行的每一笔债务进行审批,而是改为对债务发行总量进行控制。债务总量逐渐成为美国政府不能突破的规模限制,由此逐渐演变为“债务上限”这一概念。

这次市场关注的债务上限问题,其实是两年前白宫和国会埋下的“雷”。

2019年7月,当时的特朗普政府财长姆努钦和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达成《两党预算案》,宣布在2019年7月至2021年7月31日两年时间内,暂停美国债务上限审议,在此期间,美国财政可以不受债务上限约束,自由裁量。

当时,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和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之所以能不计前嫌,“把酒言欢”,在暂停债务上限问题上达成共识,是因为双方均对此抱有期待。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希望能聚焦选战,避免为债务上限问题分神。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双方为取悦选民,都提出了实施积极财政的主张,都不愿意在大选期间受到债务上限的束缚。

由下图可以明显看出,从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间,美国联邦财政平均每月支出3710亿美元,而从2019年7月至2021年8月,美国联邦财政月平均支出超过5400亿美元,增幅达到了45.6%。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邦政府扩大了对经济的直接干预,这是一方面因素。但是,没有了债务上限约束,联邦政府花钱更大胆也是重要原因。

美国联邦财政支出(2018年7月-2021年8月)。

过了两年无债务上限约束的“逍遥”日子后,随着债务上限暂停期的结束,美国政府再次被套上债务上限的“紧箍咒”。

今年8月至今,美国联邦财政一直不能增发债务,不能通过债券市场筹集资金,只能在财政预算范围内调整支出项来维持运转。这是一种不正常的财政状态。新的债务上限越长时间不能达成,套在美国政府头上的“紧箍咒”就会收得越紧。

为防范可能出现的财政违约风险,市场密切关注美国两党就财政预算进行谈判的进展。

二、寅吃卯粮

美国的债务上限问题本质上是党派政治对国家利益的裹挟。造成美国债务问题背后的深层原因是选举政治为了争取选票,寅吃卯粮,过度透支未来经济潜力。

著名学者、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世界的100人”之一的尼尔·弗格森在《西方的衰落》一书中就痛批选举政治下的债台高筑。

弗格森将选举政治视为是让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衰落的重要制度性原因之一。他在书中指出,西方选举政治制度下,政治领导人由民众选举产生,而普通民众往往容易短视,而出于选举的需要,政治人物将不得不去迎合民主的短期需求,但这种短期行为会带来长期不良后果。

弗格森在书中指出,西方制度缺陷最突出表现是在过去几十年间积累下来的巨额债务。当代选民享受的高福利带来了巨额的公共债务危机,但这种危机带来的后果却要后代来承受。

他在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个数字,美国联邦政府的负债与未来的联邦税收相差20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美国财政部公布债务的近30倍,毫无疑问,这一笔巨额资金要由子孙后代来承受。

美国联邦财政收支和赤字。

美国债务问题的背后是美国选举政治负面效应在财政领域的集中体现。有统计,美国至今已经104次对债务总量进行调整,趋势是债务总量越来越高。联邦政府的政策覆盖面越来越大,因此政府支出越来越多(参见上图)。因此,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总规模持续增加是一个必然趋势。

关于美国债务上限的影响,主要研究的是,如果美国债务上限不能按时提高,可能带来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分为美国国内和国际两部分。

如果不能提高债务上限,会导致政府不能按时偿付到期债务,甚至可能导致政府关门。过去10年中美国政府的确曾有3次关门的记录。因为美国巨大的全球影响力,其国内的财政问题,美国国家的个体危机,会变成为全球需要共同面对的国际问题。

而且,“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若债务上限不能提高,美国政府财力将受到约束,或出现国债到期无法偿付的财政危机,进而引发债券和金融市场恐慌。鉴于美国的巨大全球经济影响力,美国的财政危机势必会引发国际市场动荡。

华尔街评级公司穆迪最新报告警告,如果债务上限问题不能解决,美国经济将因债务违约遭受灾难性打击,债务上限问题被持续拖延,将引发经济衰退,将导致美国600万个就业岗位消失,失业率重回9%,股价下跌近1/3,15万亿美元家庭财富被抹去。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