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英梅:中东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与“一带一路”合作前景
2019年04月23日  |  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  阅读量:4629

独立后,中东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取得较大发展,为本国和地区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中东国家基础设施发展很不均衡:一些国家建立了相对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增长;一些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仍很滞后,成为经济增长的瓶颈;一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受到战乱和冲突破坏,亟须重建。由于中东地区很多国家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的起步或加速阶段,加上年轻化的人口结构,对交通、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的需求量巨大,这成为中国与中东国家共建“一带一路”、实现基础设施领域互联互通和互利共赢的重要契机。

一、中东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总体滞后

中东国家大都曾是欧洲国家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欧洲殖民者留给殖民地最有用的遗产就是基础设施。然而,中东国家独立之初的基础设施仍然非常落后。经过20世纪70—80年代的石油美元繁荣和21世纪以来的高油价,中东基础设施发展较快,但无论从人均公路密度、人均铁路密度、人均电力消费还是网络基础设施等领域来看,中东国家很多指标都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低于其他发展中国家。

(一)交通运输业

大量投资公路网建设。目前,中东国家公路网中,已铺路面比例达到80%以上。然而,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中东国家公路建设仍存在很多问题,公路密度总体较低,仍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

铁路建设总体滞后。中东地区最早的铁路是19世纪末20世纪前半期西方殖民国家修建的,其中大部分至今仍然是该地区的主干线路。进入21世纪,中东国家尤其是海合会国家宣布了大规模的铁路建设计划。但是,就铁路密度来看,中东国家总体水平很低,土耳其和叙利亚虽然拥有较高的铁路密度,但铁路质量、火车舒适度、火车速度等方面比较落后,维护和更新严重不足。

航空领域方兴未艾。中东地区的航空运输业兴起于石油大开发的20世纪50—60年代,70—80年代以后发展成为全球重要的枢纽机场地之一。同时,作为连接欧亚的中转站,中东地区已经成为全球货运的重要枢纽,阿联酋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第三大航空货运国。而且,无论是航空货运量还是乘客运送量增长率,中东都远高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为其赢得“全球空中交通十字路口”的美誉,也成为全球航空市场的重要增长引擎。

港口建设获得长足发展。进入21世纪,经济快速发展、国际贸易和能源需求促使中东国家大兴港口建设。据世界航运协会统计,2007—2017年中东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增长了79.2%,此间全球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增长53.7%。未来,中东地区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仍处于一个大幅上升的时期。

(二)电力基础设施仍存在较大缺口

人口迅速增长、经济持续强劲增长、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使整个阿拉伯地区的电力需求迅速增长,电力项目逐渐成为该地区工程承包的热点。海合会国家人均消费电量非常高,巴林、卡塔尔、科威特分别高达19592、15309和15213千瓦时。中东国家电力供应存在较大缺口,尤其是在非产油国。

(三)信息通信业增长迅速

进入21世纪,中东国家在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发展迅猛,一些国家甚至将发展信息产业视为国民经济现代化的重要举措。电信和通信业还是中东国家结构改革最为成功、最为开放的部门,建立了较为公平有效的竞争机制。中东国家的信息通信业呈不均衡发展态势,且竞争激烈。海合会国家居于前列,伊朗、黎巴嫩、摩洛哥、突尼斯等国次之,埃及、约旦、利比亚、阿尔及利亚、苏丹、也门、伊拉克等国发展水平最低。

二、中东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发展的作用

由于基础设施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紧约束,因此政府必须在改善基础设施方面起有效的引导作用。

(一)突破“瓶颈”成为经济多元化重要一环

中东国家的基础设施已经从独立初期经济发展的“瓶颈”演变成经济多元化的重要一环,并成为阿拉伯国家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关键领域。例如,海合会统一电网工程和海湾铁路网工程,以及北非以基础设施联网为主的经济一体化工程。

(二)中东国家基础设施竞争力与经济竞争力指数呈正相关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2018》,中东国家经济竞争力与基础设施竞争力基本呈正相关关系。以色列和阿联酋是中东地区最具经济竞争力的国家,在14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20位和第27位,基础设施竞争力全球排名第20位和第15位。也门无论是从基础设施竞争力排名还是经济竞争力排名,都是中东地区排名最靠后的国家。

(三)中东基础设施投资有助于经济增长和就业

过去25年里中东地区公共部门投资(包括基础设施投资)在刺激经济增长、就业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中东基础设施部门,包括建筑业和基础设施服务业,就业人员占地区劳动力的20%(1820万人)。整个21世纪头十年,基础设施投资每年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就能提高1%的经济增长率。

(四)基础设施空间溢出效应

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区域溢出效应。由于资源禀赋与交通条件等方面的影响,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出现产业集聚和区域集聚。阿联酋就是中东地区将基础设施空间溢出效应最大化的国家,成为地区贸易、金融和物流中心。

(五)中东基础设施投资回报率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发现,中东国家公共投资效率比较低。世界银行报告通过分析1971—2006年中东地区电力、通信、交通与水利基础设施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发现中东地区较高的基础设施增长率并没有带来相应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基础设施回报率低于发展中国家的整体水平。

(六)中东基础设施发展不均衡

二战后,中东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并对地区经济发展起到一定作用,但是这种发展并不平衡。一些国家建立了相对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增长,例如海合会、土耳其和以色列;一些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仍很滞后,成为经济增长的瓶颈,例如埃及、伊朗和阿尔及利亚等国;一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受到战乱和冲突破坏,亟须重建,例如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中东地区的物流表现指数仅比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指数高。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