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进口美国2000亿美元芯片,中美日韩,孰利孰损?黄仁伟贾庆国解答2
2019年02月26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6888

【导读】文汇讲堂本篇听友互动聚焦全球化下,中美经贸磋商带来的全球效应及各自国内的影响,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未来发展趋势如何?如果中国大量进口美国芯片,是否会对中国产业造成影响,形成依赖?

全球化中的产业链、供应链已经跨越国界,打击一国可能累及自身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博士生窦佼: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崛起成为全球霸权的过程中,跨国公司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在逆全球化潮流下,跨国公司的利益会与美国外交目标发生冲突,如何看待未来的趋势?中国的华为、中兴这些企业正在走出去,可能是未来全球化的跨国公司,如何看待它们未来的发展趋势?

黄仁伟:您提到非常关键的问题。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些全球、地区或者是跨国的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这些链条将一些国家的财富、市场要素的流动变成几个国家或者世界共有。例如,中兴的芯片来自高通,美国惩罚中兴违规,全部切断高通对中兴的芯片供应市场,高通作为美国最大芯片制造商的地位受到威胁。如果高通垮了,美国的纳斯达克股市将面临崩溃。所以,这是在惩罚中兴还是惩罚美国的半导体产业巨头?又如,美国征收中国高关税,使得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再出口美国的产品全都需要交纳高关税,这到底是征在中国头上还是征在美国公司头上?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和美国商会,数次请我去讲课,这些企业的老板几乎都反对特朗普的高关税政策,因为这些政策最后都将落到他们头上。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三百多个行业协会就是否征收高关税的问题进行表态,其中95%表示反对。如果美国政府要切断世界上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最后受害的反而是自己。全球化发展至今,即便出现逆全球化现象,也只是短暂局部的潮流。

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才开始,在规则的创制、解释、遵守上亟待加强

中国目前刚刚进入跨国公司的全球化,虽然世界100强已有十多个中国企业,但真正的全球公司并不多。华为5G的供应商来自全球,市场广布世界各地,美国拒绝中国市场,华为还有美国之外的其他市场。中远集团掌握了世界上海运的30%左右,它购买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使该港口从世界排名六十多位上升到十几位。中国这些公司已经具备这样的能力。但中国跨国公司的软实力,对规则的创制权、解释权以及遵守规则的能力,还远远不够。这是中国跨国公司与美国跨国公司的区别,但核心相同,谁拥有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谁就是真正的全球公司。

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加上中国充足的大学生,将形成中国产业新结构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研究生:如果中国大量进口美国芯片,是否会对中国产业造成影响,形成依赖?如果中国自行研发芯片,那么,从现在的经济体量看,今后是否会有两千亿的市场需求?

 

黄仁伟:高科技确实是当前中美之间最敏感的问题。由于高技术、新技术本身又是军事技术的核心,所以被称为两用技术。两用技术是美国禁止向中国出口的技术,这就解释了美国对中国为何产生了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当前,中国技术的追赶速度非常快,美国无法封锁对中国的技术出口,中国也可以通过各个渠道获得技术。现在,美国已开始醒悟:切断对中国的技术供应,就是切断美国高技术的市场。

如果美国向中国出口价值两千亿美元的芯片,中国芯片会缺少市场吗?我认为不会。如果华为承担起全世界5G网络的建设任务,那得需要上万亿美元的芯片,仅凭美国芯片根本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还需要欧洲、日本的芯片供给。这就是中国经济的全球化。

我们应当相信中国技术的赶超能力。有了中兴公司的前车之鉴,半年来,中国技术的赶超速度大大加快。一方面,我们应继续大量进口美国的高技术产品,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修补短板。一旦中国实现目标,美国不仅在军事上受到威胁,在高新技术领域的中国市场,乃至世界市场也都将消失。因为中国制造的产品成本最低,价格最便宜,因此销售速度也最快。中国不会只有一个华为,五年之内还会冒出一批“华为”,目前已有许多企业非常接近前沿科技。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技术领域,中国已与美国非常接近。这一技术成果恰好补充中国劳动力短缺的人口红利下降,形成产业生产的新结构。另外,中国也能充分供应能够操作机器人的大学生,这是一个最好结构,很多人尚未注意到。因此,我对中国高技术的未来非常有信心。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