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鸣:苏丹大规模武装冲突背后,系“强人”巴希尔倒台后军队内部派系和权力争斗的持续升级
2023年05月01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1631

近日,非洲大国苏丹的首都等地爆发了伤亡巨大的武装冲突。尽管国际社会迅速发出停火的呼吁,但冲突依然持续。短短数日内,根据苏丹中央医生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武装冲突已造成至少144名平民死亡,超1400人受伤。而且在过去非洲历次武装冲突中都极其罕见的是,国际组织人员也成为了无辜的受害者,3名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工作人员已不幸遇难。

就此次冲突的性质而言,笔者更倾向于称其为苏丹军队的派系和权力争斗,而非一些媒体所称的“政变”。原因主要在于:此次冲突和苏丹历史上的多次政变并不类似 ——不仅持续时间更长,而且造成的伤亡更为惨烈;冲突双方不是军队与当权的政府,而是苏丹军队与快速支援部队,其性质更像是军队内斗或是军阀混战;冲突双方更没有对外发布改朝换代的政治诉求。

此次冲突的高烈度突然爆发,既有远因更有近因。就远因而言可追溯到掌权30年(1989-2019年)的苏丹领导人巴希尔所留下的军事遗产。快速支援部队建立时间并不长,其前身是在南北苏丹尚未分治、达尔富尔地区冲突严峻之际,由巴希尔一手扶植所建立的民间武装部队。巴希尔在2013年将其整编为快速支援部队,使之成为独立于正规军、完全听命于总统府的“军中之军”。

2019年苏丹爆发了针对巴希尔的军事政变,快速支援部队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反而与发动政变的政府军合流,共同推翻了巴希尔政权。快速支援部队由此获得了更高的政治和军事地位,其首脑,俗称“赫梅迪”(Hemedti)的穆罕默德·哈姆丹·达加洛将军成为了“国家副元首”。

苏丹自1956年独立以来,就发生过多次军人政变和干政的历史。在强人巴希尔倒台之后,苏丹更无人可彻底驯服这支“军中之军”的强大武装力量,巴希尔养虎遗患埋下了今日苏丹军队内部彼此兵戎相见的种子。

就近因而言,这是2019年苏丹武装力量的两大势力通过政变联手分享国家权力后,合作基础薄弱的利益联盟在4年后无可挽回的必然破裂。苏丹政府军与快速支援部队可以说出身不同、派系不同,彼此是貌合神离。

近年来,苏丹“国家元首”、武装部队总司令布尔汉和快速支援部队领导人达加洛之间的各种矛盾已成为公开的秘密。有报道称,之前布尔汉甚至下令停止了达加洛身为国家领导人有权阅读国家军事、情报机密文件的待遇。达加洛也在一些内政和外交方面不时自行其事,采取和布尔汉不一致的政策,使得苏丹高层出现了政出多门的混乱。

因此,有苏丹分析人士早就指出:在当前的苏丹政治转型时期,国家安全部门的改革问题构成了“所有定时炸弹的源头”。换句话说,国家安全部门问题的处理得当与否将真正地决定苏丹未来的命运。所以,目前苏丹的武装冲突从其背后的发展脉络来看,无非是过去4年来军队内部不同山头派系之间的文斗、暗斗,升级为武斗和明斗而已。

颇为遗憾的是,本来4月是苏丹自2019年军事政变以来,有望开启民主过渡进程的关键时期。武装冲突的爆发使这个宝贵的民主进程被迫暂停,过去4年的光阴由此几乎付诸东流。更严重的是,有国外专家警告称:目前的苏丹冲突一旦得不到妥善的及时解决,苏丹有可能走上利比亚军阀混战或埃塞俄比亚内战的道路。苏丹未来何去何从,历史的方向盘再次被握在了苏丹将军们的手上。

分类: 国际安全 非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