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德瑰:日本为何“冷”对韩国改善关系提议
2022年08月24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196

韩国总统尹锡悦在执政百日之际再次表示韩日有必要迅速改善和发展双边关系,但跟对待首尔之前多次类似表态相似,日本对此尚未做出积极回应。

日韩关系目前仍处于邦交正常化以来比较坏的时期,两国国民感情中的积怨难以化解。日本1910年吞并朝鲜半岛,虽然二战后朝鲜半岛脱离日本统治,但日韩关系从1951年《旧金山和约》签订到1965年关系正常化,还是用了14年时间。原因是日本拒不反省历史,最后是在美国压力下才默认了当年的《日韩合并条约》无效。

但因日本右翼后来继续否认历史,甚至公开声称当年吞并朝鲜半岛是“合法的”,加上慰安妇问题,两国关系陷入僵局。1998年,小渊惠三与金大中发表《日韩联合声明》,日方向韩国道歉,两国关系出现转机。但从2001年开始,小泉纯一郎连续多年参拜靖国神社,两国关系再度陷入僵局。2018年文在寅执政时期,韩国大法院做出关于“劳工问题判决”,决定拍卖日本在韩企业,变现对劳工进行赔偿。这些事件导致两国关系急转直下,日方对韩进行技术制裁。

日韩关系陷入僵局显然不符合美国的亚太战略利益,美国试图把韩国拉入“印太战略”框架甚至扩大美日印澳“四边机制”,需要日韩合作,形成美日韩军事同盟。为此,今年5月拜登访问韩国和日本开始有意撮合两国改善关系。一定程度上正是在美国授意下,尹锡悦政府开始释放对日改善关系的信号,表示要优先处理对日关系。但尹锡悦是以微弱多数当选总统,韩国国会内仍然是进步派占多数,所以对日让步必然小心谨慎,否则容易遭遇国内反弹。日本显然也深知这一点,故对尹锡悦递过来的橄榄枝反应十分谨慎,至今没有明确回应。双方都期待对方先做出明确让步。

这种情况下,两国关系的改善可能还会像1965年一样,即由美国强力撮合实现。1965年两国是借助美国压力并在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和韩国时任中央情报部长金钟泌努力下实现关系正常化的。现在日本方面大平正芳的“继承人”岸田文雄与韩国总统尹锡悦能否克服障碍再次改善两国关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国国内状况。岸田是2015年日韩慰安妇协议签署时的外相,并因此被日本国内右派贴上“亲韩派”标签,日本右派并不认为日本有必要与韩国改善关系。而尹锡悦目前支持率已经跌破30%,外交上不得不慎重表态。

日韩关系的症结很大程度上还在于国民感情,韩国国民对日本的历史怨念根深蒂固,日本右派则拒不反省历史罪恶,双方很难找到交汇点。比如韩国民间团体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设立慰安妇雕像,被日本认为是公开侮辱。日方要求韩方撤掉雕像,遵守日韩之间的“请求权协议”和慰安妇问题协议,还要求韩方采取措施取消“反日判决”,但同时日本政府又难以管束国内右翼拒绝反省历史的言行。

日韩关系的现状显然让美国很“焦急”。华盛顿不满日韩困于历史恩怨,“忽视战略大局”,极力促使双方克服阻力改善关系,最终目的是服务于美国的“印太”布局,结果之一将是阻碍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和经济合作。但因日韩之间内在的排斥力,美国所希望的“印太战略”扩充不会顺利形成,即使形成,这种主要为美国战略服务的美日韩军事合作也不利于日韩双方安全利益,只不过是为美国充当战略支点而已。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分类: 人文交流 东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