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田平:斯洛文尼亚右翼民粹政党在大选中落败
2022年07月10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025

4月24日,斯洛文尼亚举行议会选举,自由运动党赢得34.50%的选票,获得41个议席,执政党斯洛文尼亚民主党赢得23.52%的选票,获得27个议席。戈洛布领导的中左翼政党自由运动党赢得了大选,总理扬沙领导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斯民主党落败。斯洛文尼亚是一个议会制共和国。政府由议会选举产生,并对议会负责。议会选举是国家最重要的选举,不仅决定议会组成,而且决定政府的组建。

5月24日,自由运动党与社会民主党和左翼党签署联合执政的协议。5月25日,斯洛文尼亚议会以54票赞成、30票反对通过了提名表决,戈洛布成为斯独立以来第十位总理,将牵头组建第15届政府。可以预计,新政府组成之后,斯洛文尼亚政治将重回欧洲主流。

2022年4月24日,斯洛文尼亚举行议会选举,总理扬沙领导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斯民主党落败。图为扬沙在选举结果公布后发表讲话。

“非自由民主”试验行将结束

2020年1月斯洛文尼亚总理沙雷茨宣布辞职,两个月后扬沙第三次出任总理。过去两年间,斯洛文尼亚的政治发展道路与欧尔班主政下的匈牙利日益趋同。扬沙对独立机构、法院、媒体动用强硬手段,试图修改媒体法,将公共媒体的拨款转向亲扬沙的私人媒体,甚至威胁斯洛文尼亚通讯社,称要冻结对该社的拨款。扬沙还与宪法法院冲突不断,宪法法院频繁指出扬沙政府提交议会法律的违宪之处,扬沙则声称这是宪法法院的阴谋。欧洲舆论认为,在扬沙主导之下,斯洛文尼亚不再是欧盟新成员国中的“优等生”,而是变成欧盟内部的“麻烦制造者”和“价值扭曲者”。

此次议会选举表明扬沙主导的“非自由民主”试验根基并不牢固,提前中止了这场短暂的试验。此前一些评论人士将斯洛文尼亚与匈牙利、波兰相提并论,是高估了斯右翼民粹主义的力量。匈牙利青民盟在选举中四度获得超过2/3的议席,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两度获得议会多数席位,而斯民主党从未获得议会多数席位,很难建立稳固的“非自由民主”。

不过从选举结果看,斯民主党虽然输了,但仍保持了选民基本盘的稳定。与2018年议会选举结果相比,斯民主党的力量并未被削弱。该党在2018年赢得24.92%的选票,获得25个议席;在2022年赢得23.52%的选票,获得27个议席。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斯洛文尼亚选民投票率高达70%,远高于上届选举的52%。从实际票数上看,2022年支持斯民主党的选民人数比2018年增加了5.3万人,增幅达25%。斯民主党从2018年议会选举的“最大赢家”变为最大在野党,将来从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对于自由运动党而言仍是最主要的对手。

自由运动党领导的联合政府将不得不优先处理扬沙政府留下的问题,这包括:经整肃后人心浮动的军警、安全、情报机构和税务系统,牢骚满腹的公共媒体,以及不断加剧的结构性赤字和公共债务过高问题。斯民主党成为国会第一反对党后,必然对新政府清理扬沙执政“遗产”的种种措施进行抵制。政治学家阿莱姆·马克苏提认为,新的联合政府将面临一个“不负责任的”反对派,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虽然失去了执政权,但并未丧失影响力。在未来斯政坛上,左翼自由主义与右翼民粹主义的对垒仍将继续,反对派可能使用议会质询机制对执政联盟大加制衡,甚至动辄针对特定议题发起全民公决。

新政府将推动政治回归欧洲主流

近些年来,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捷克等中东欧国家的政党政治普遍存在“新党短命”现象,即,凭借短期战略在竞选中取得成功的新政党在上台后政策表现不佳难以持续,导致民意在新的政党和更新的政党之间频繁摇摆,在一场选举中横空出世的新政党不久便在另一场选举中被选民抛弃。这一现象在斯洛文尼亚体现得淋漓尽致:大量在2011年投票给积极斯洛文尼亚党的选民,三年后将选票投给了采拉尔党,2018年又选择了沙利茨党;2022年,许多原来支持沙利茨党、采拉尔党以及积极斯洛文尼亚党的选民,把票投给了戈洛布领导的自由运动党。自由运动党成立于2022年1月,从2021年5月成立的绿色行动党改组而来,可谓是“最新的新政党”。戈洛布在胜选后表示,自由运动党领导的执政联盟已制定了一个需要两个任期才能完成的改革蓝图,这表明该党有意摆脱“新党短命”的“魔咒”。

自由运动党是亲欧的中左倾向绿色自由主义政党,其领导人戈洛布并非如一些媒体宣称的那样是“政治新手”。他兼具政党活动、地方政治和中央行政经验,曾于1999~2002年在德尔诺夫舍克政府的环境部任负责能源事务的国务秘书,曾参加积极斯洛文尼亚党和布拉图舍克党,也曾担任国有能源公司的总裁,但总体上其根基和历练仍无法与扬沙相比。

戈洛布领导的自由运动党组建中左联合政府后,将努力推动斯政治回归欧洲主流,这主要是指思想意识形态上的。自由运动党承诺“恢复自由、民主和法治”,废除扬沙政府的争议措施和任命,解决陷入困境的医疗保健等问题,还承诺实现数字转型、绿色转型、永续发展。一些评论家警告戈洛布不要重蹈他之前几位中左翼领导人的覆辙,被选举成功冲昏头脑,对联盟伙伴态度傲慢。

极度紧张的欧俄矛盾是斯新政府就职后需要直面的另一大挑战。虽然人们常认为扬沙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执政风格相似,但他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却与欧尔班大相径庭。冲突爆发以来,斯洛文尼亚紧跟欧盟政策,站在了谴责俄罗斯、声援乌克兰的一线。扬沙在议会选举期间指责戈洛布“亲俄”,宣称“斯洛文尼亚有一个强大的亲俄网络,该网络具备非同寻常的媒体、金融和政治力量,自由运动党就在其中”,是“普京政权的延伸”。选举之后,扬沙仍在渲染“深层国家”通过所谓“平行机制”主导斯洛文尼亚政治。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