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不确定的欧洲?确定的中欧关系!
2019年01月24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6917

欧洲也是差异的欧洲、“多速欧洲”

但我们应该看到,欧洲内部的差异很大。欧洲人最近提出一个概念叫“多速欧洲”,欧洲各国,包括欧盟内各国,并不是在一个起跑线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2016年在中国社科院来发布《欧盟安全战略》,这是在欧洲境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发布这个报告。发布之前,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没出来,草稿即将打印,用的词还多是欧盟“应该”如何,最终定稿时公投结果刚出来,她把那些“应该”都改成了“必须”,其中包括共同的防务、共同的外交。但是“多速欧洲”要搞共同防务、共同外交,那就是28国,英国脱欧了就是27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如果是“多速欧洲”,德法是不是可以先搞起来呢?

其实欧盟内部各国也有分歧,也有矛盾。小布什时期搞单边主义、先发制人,拉姆斯菲尔德还有切尼就明确说更愿意和“新欧洲”玩,不愿意跟“老欧洲”玩。中东欧国家在“一带一路”等上和我们合作比较多,他们有大量的经济、投资、贸易需求,但另一方面,安全上,在苏联解体后他们纷纷倒向西方,一直处在俄国的所谓的威胁阴影中,如克里米亚问题给他们的压力。但美国现在走向“新孤立主义”,能少管就少管,能不管就不管,连北约国家的安全保障费都不愿意继续承担。这种情况下,欧洲内部分化,一体化不止来自外部挑战,内部因此有“多速欧洲”的提出,现在提出搞共同防务、共同外交的框架,又说“多速欧洲”,其实也是在内部想有所区别。

以“匈塞铁路”为例,化解欧盟的猜忌

尽管欧洲内部有多样化、差异化,但是因为客观上中国越来越强,不仅美国,一些欧洲国家对我们的所谓猜忌、疑虑也在增加。对“一带一路”、中国与中东欧合作(简称16+1),欧盟和一些欧洲大国反馈的信息竟然是,“我们承认一个中国,但我们也是一个欧洲”。“一带一路”和“16+1”是不是在分化欧盟?从学者智库到政要,都有这种说法,我们通过对话和开放包容透明来推动“一带一路”和“16+1”,包括邀请他们参与“一带一路”或做“16+1”观察员,应该要逐步化解这种疑虑。其实,从经贸投资的数量上来看,和中国与西欧、南欧、北欧的合作相比,与中国和欧洲大国的合作相比,我们与中东欧合作简直就是零头,既然我们和欧洲是全面的合作伙伴,为了更平衡,就要展开和加强次区域的经济合作、贸易合作、投资合作、人文交流,但没有任何安全、地缘政治上的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更没有想要分化欧洲。

以“匈塞铁路”的合作为例,匈牙利是欧盟国家,欧盟担心我们有猫腻,是否符合欧盟的标准,结果发现完全符合欧盟规则,后来又说中匈塞三国是否面向全世界招标?现在内部的分歧也包括对匈牙利的指责,还有对其他一些欧洲国家的指责,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化解。

总之,中欧关系,用中国的“行百里半九十”来形容,一百里路,走完九十才走了一半,那最后十里愈发艰难,因此愈发要走好、走稳、走顺。(李念整编)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