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新泉:中美经贸应早日交由市场主导
2021年11月17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1800

中国海关总署近日发布前10个月进出口贸易数据。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中美贸易总值3.95万亿元,增长23.4%,对美贸易顺差2.08万亿元,增长18.9%。在美国对华大幅加征关税3年后,中美贸易增长依然强劲,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依然庞大,这大概是当初的特朗普政府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这正说明市场的力量是巨大的。美国总是自称最“市场导向”的国家,却恰恰低估了市场的力量,而迷信关税这一过时贸易武器的力量。

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是一个逐步融入世界市场的过程,也是一个国内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比较优势逐步得以确认,并与外部世界形成基于比较优势的分工体系。自1986年开始,中国就始终处于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无疑,当时的中国与美国在国际竞争力上完全不在同一层级,因此双边贸易差额并不反映两国的竞争力之比,而是反映两国在全球分工中所处的不同位置。由于中美两国在全球产业链上的距离比较遥远,彼此之间并没有形成较为直接的分工关系。中国大力发展加工贸易,承接了大量东亚地区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投资,并从这些国家进口中间产品,然后将制成品出口美国。而中国从美国的直接进口需求却不高,因为美国生产的资本品、中间品和消费品对中国来说过于高端。因此中美之间的双边贸易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循环,而是要经由第三方来完成,从而使得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并不直接反映两国的产业竞争关系。

事实上,中美之间在产业层面形成直接竞争的例子很少,远不如日美产业竞争激烈。相反,中美在全球产业链上有着高度的互补性和合作性。总体上看,美国处在微笑曲线的两端,即前端的研发和后端的营销,因为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创新体系和最具消费主义精神的庞大人口。从分工角度来看,这两端无疑是利益最大的部分。而中国的起点则是在微笑曲线的底部,从最简单的加工贸易开始,利用自身的劳动力规模和素质优势,发展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积累资本和技术,然后逐步向微笑曲线两端升级。这种升级更多是挤占其他国家的份额,而美国向曲线两端的移动则是主动进行的,而且也早于中国进入世界市场。

因此,即使到最近,中国与美国在产业链上都鲜有直接竞争的案例,新能源产业或许算是一个个例。但是,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功表明,美国负责研发和营销,中国负责制造,依然是一种天作之合。这种合作从根本上说是反映了中美两国的比较优势,反映了市场经济规律,中美两国企业都可以从中获得巨大的市场利益。当然,反映在两国贸易数据上,的确出现中国对美国持续的贸易顺差,因为从贸易关系来看,中国是生产国,而美国是消费国。美国的比较优势体现在美国对技术、市场和产业链的控制力,但无法转化为美国的出口数据。

特朗普政府正是由于无法理解或者不愿意接受这种经济规律,才鲁莽地采取了对中国商品大幅度加征关税的措施,以为这样就可以削弱中国产品的优势,增强美国制造的吸引力,从而实现制造业回流。但美国制造业的转移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自发形成,这并非由中国引起,简单地对中国产品加以限制,根本不是对症之药。三年多来的事实已经充分表明,企图利用关税来切断中美产业链合作,是违背市场规律的无知、无益之举。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依托于十分坚实的综合优势,绝非中短期能够被撼动或取代的。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基本完成工业化的十亿级人口大国,中国优质的基础设施、高素质的工程师和产业工人、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以及政府强有力的供给侧支撑,打造了中国完整的制造业体系以及在众多产品上的产业集群。与此同时,中国不断提升的创新能力和日渐庞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在创新和市场两端为中国制造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国内助力。

2020年新冠疫情的暴发给世界贸易和全球供应链造成巨大冲击,但由于中国政府积极有力的防疫措施,中国成为全球最安全的国家之一,更进一步增强了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和全球供应链中心的地位。2020年中国成为全球唯一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021年前10个月,中国进出口贸易按美元计价增长31.9%,出口增长32.4%。可见,美国并不是特例,中美贸易数据只是反映当前世界生产和贸易格局的现实。美国财长耶伦近日表示,愿意评估并考虑降低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关税。希望美国此次能够真的认清事实、尊重规律,尽快改弦更张,让中美经贸关系能够回到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正轨上来。

(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