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土耳其与欧盟关系:对立日益深化
2021年07月17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511

近年来,土耳其与欧盟在土耳其入盟、人权、难民、叙利亚、东地中海、利比亚等问题上龃龉不断。与此同时,土欧之间的宗教话语对立凸显。由于宗教话语冲突背后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分歧与矛盾,往往表现出对立性更强、更为复杂难解的特征。这也进一步加剧了土欧关系的复杂性。

地缘政治矛盾导致龃龉不断

土耳其与欧盟之间的地缘政治矛盾成为双方龃龉不断的根源。土耳其不满足于周边地区现状,积极谋求大国地位,这与欧盟对土耳其的期望相悖,导致双方冲突不断。欧盟多次威胁要制裁土耳其,土耳其则屡次利用难民问题等要挟欧盟,双边关系持续紧张。在地区议题上,土耳其积极介入热点问题,试图获取与外部大国博弈的筹码,挑战了欧盟利益与权威,引发欧方反制。

第一,土欧在人权、反恐、入盟等问题上不断争吵,双方分歧根深蒂固。近年来,欧盟对土耳其国内的民主与人权状况批评不断,并长期以此为由拒绝土耳其加入欧盟。土耳其对入盟前景也日益失望,土总统埃尔多安就曾表示,无论土耳其进行怎样的改革,西方都没有将土视为自己的一员,欧盟从未打算接受土耳其。土耳其还指责欧盟支持“居伦运动”和库尔德工人党,在反恐问题上持伪善态度和双重标准。土耳其与欧盟关系的政治基础因而不断受到侵蚀。

第二,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叙利亚问题与难民问题相互交织,长期困扰土欧关系。土耳其认为,本国收容难民的成本必须公平分担,土方已经承担了责任,而欧盟并未履行相应承诺。埃尔多安还宣称,如果欧盟想解决难民问题就应该支持土耳其提出的叙利亚问题解决方案。土耳其屡次对欧盟打“难民牌”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地缘政治利益。针对相关议题,欧盟和英、法、德等欧洲国家领导人多次与埃尔多安会谈,讨论叙利亚局势、难民问题和土欧关系,但成果寥寥。

第三,东地中海地区争端叠加利比亚问题,加剧土欧关系紧张。近年来土耳其推行“蓝色家园”战略,通过海上资源勘探和军事化护航等方式展现强硬姿态,拓展本国海上利益。2020年以来希腊、塞浦路斯和土耳其的矛盾不断升温。2020年8月初希土两国军舰发生海上对峙之后,法国力挺希腊和塞浦路斯,东地中海局势持续紧张。在东地中海油气开发争端中,土耳其遭到明显的排斥和孤立。与此同时,土耳其加大力度介入利比亚问题,使土法关系进一步恶化,土法军舰一度在利比亚附近海域发生对峙。2020年11月30日,希腊、塞浦路斯、埃及、法国和阿联酋五国在东地中海地区举行联合海上军事演习,针对土耳其的意图明显。

宗教话语对立加深

近年来土耳其宗教议题政治化倾向凸显。面对国内执政压力和经济民生挑战,埃尔多安诉诸宗教话语和民族主义来巩固执政地位,寻求民众对政府内外政策的支持。这种宗教话语政治化的做法也给土耳其内外政策带来了深刻影响。

在国内,埃尔多安公开参加宗教活动和谈及宗教话题的频率大幅上升。他频繁在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的知名清真寺公开参加周五的聚礼活动,并在参加宗教活动时的讲话中频繁谈及内政外交问题。2020年7月,土耳其将伊斯坦布尔的标志性建筑圣索菲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的决定也引发国内外巨大争议。面对西方国家的普遍反对与指责,埃尔多安强调这属于土耳其主权事务,并将之与耶路撒冷问题联系起来,宣称“圣索菲亚恢复为清真寺预示着阿克萨清真寺的解放”。在国际上,土耳其也积极谋求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试图为全球穆斯林“代言”,多次批评西方国家的“伊斯兰恐惧症”和少数族群治理政策。

针对欧洲国家对本国穆斯林推出的新治理举措,土耳其频频发声抨击。近年来,欧洲一些国家对国内穆斯林社区和伊斯兰教团体的管控趋严。宗教议题涉及欧洲国家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国家安全等根本利益,具有高度敏感性。与此同时,由于长期以来的立场和观点差异,欧洲国家更多地从西方世俗文化和价值观角度看待有关宗教与穆斯林群体议题,缺乏对文明多样性的足够理解和尊重,客观上激化了文明间矛盾。欧洲境内存在规模庞大的穆斯林少数族群,大部分来自中东等欧洲周边地区,其中土耳其裔移民人数高达数百万。在此背景下,土耳其针对欧洲国家穆斯林族群治理进程中存在的问题高调指责,通过宗教纽带及其与移民群体的联系炒作涉宗教议题。

土耳其试图利用欧洲国家在对国内穆斯林群体治理方面陷入困境的机会,打造本国伊斯兰世界领袖和“代言人”的形象,并塑造对欧博弈新杠杆。2020年9~10月,法国涉宗教漫画事件和马克龙的涉伊斯兰教言论引发多个伊斯兰国家的抗议。针对此,埃尔多安在10月24日和25日两次称马克龙需要“做心理治疗和精神检查”,随后又号召伊斯兰国家民众共同抵制法国产品。埃尔多安也对德国、荷兰警察搜查清真寺等做法进行了批评,认为这些都是当前欧洲“伊斯兰恐惧症”的表现。埃尔多安进一步声称,西方的“伊斯兰恐惧症”已经转化为对伊斯兰教的经典、先知和所有神圣价值的全方位攻击,数百万欧洲穆斯林遭受种族主义歧视。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荷兰首相吕特等欧洲领导人则普遍支持马克龙的立场,认为埃尔多安的挑衅言论不可接受。2021年2月埃尔多安再次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欧洲对穆斯林的仇视日益严重,欧洲国家以思想自由为借口,一直默许诸如焚烧《古兰经》、侮辱先知等行为。欧洲国家打着与极端主义作斗争的口号推出的宗教治理改革项目,只是在向穆斯林群体施压。埃尔多安的激烈言辞引起欧洲国家的强烈不满,势必将给土欧关系带来深远影响。

土耳其与欧洲虽然龃龉不断、问题层出不穷,但双方仍试图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埃尔多安多次表示将保持与欧盟对话和长期合作,强调其欧洲国家身份,希望与欧洲共建未来,称土反对的是不公正待遇和双重标准。土耳其对欧盟的制裁也颇为忌惮,面对制裁威胁多次做出妥协,例如撤回在东地中海的勘探船只。对于欧盟来说土耳其依然具有战略重要性,欧盟的对土政策也在对抗与安抚之间平衡与徘徊。2021年3月的欧盟峰会在敲打土耳其的同时也表示将与土发展合作关系。不过,随着地缘政治矛盾和宗教话语冲突不断加深,土欧关系的前景依然黯淡,双方关系起伏波动的势头也将持续下去。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