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帆:美国失去了它,将更加极端
2021年11月12日  |  来源:环时观察  |  阅读量:2247

西方媒体对美国政府两名高官的访问行程和针对的议题有不少分析,认为这是美国在与盟友就一些重要话题形成共识,然后再与中国进行博弈。但笔者认为,这从另一方面说明,美国政治精英的自信心在下降,美国也呈现出相对衰落之势。

从各种数据上看,美国的综合实力仍然是世界第一。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美国的经济总量仍居世界首位。美国的实力并未衰落,但在态势上却已经衰落了。美国号称“山巅之城”“民主灯塔”,但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民调,对政府持信任态度的美国人比例已经从上世纪60年代的30%,降至今日不足17%。尤其年轻的美国公民很少有以前那种无法抑制的国家自豪感。

美国的形象在世界范围内也黯淡了许多。欧洲某基金会推出的最新“民主认知指数”显示,全世界50多个国家中44%的受访者甚至认为美国是民主的威胁。一个曾经令全世界许多人羡慕的国家,为什么声望退步如此之大?

没有了以往的自信,美国变得狭隘而焦虑,这是其声望倒退的主要原因。例如,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美国需要通过无端抹黑、贬低他国的方式,来凸显自己的“贡献”;从阿富汗狼狈撤军,甚至不顾盟友的安危;在联盟内部搞“盟中盟”,公开抢盟国的生意。凡此种种,显示美国已丧失了一个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风范。

回看历史,苏联解体时美国曾是那般自信。当时预言:放眼望去,世界上只剩下美国这一个大国,而且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大国。世界将进入单极时代,美国将继续统领21世纪。

但历史也告诉我们,美国的衰落与穷兵黩武不断发动战争有关。卷入越南战争,曾使美国落入低谷。“9·11”事件后,美国陆续卷入了两场局部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耗资巨大,使得美国债台高筑。2008年美国又遭遇系统性金融危机。战争泥潭和金融危机双重夹击令美国陷入经济困境,自此走向颓势。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从最开始的不重视到后来的防控混乱,后果是导致美国经济再次下滑。随着经济下滑,美国国内社会政治极化和族群矛盾进一步激化。尤其是政治极化现象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美国民众对国家发展的方向和方式都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撕裂和对抗。

国内积弊难除是美国走向衰落的另一个原因。拜登上台之初,美国媒体称,美国正处于自160年前南北战争爆发以来最大的危机之中,这位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将领导一个自林肯以来从未如此分裂的国家,陷入了1933年罗斯福政府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面对着自1912年威尔逊政府以来从未发生过的卫生健康悲剧。这些问题看似是拜登政府面临的棘手难题,但其实是经长时间积累后的集中爆发。

布热津斯基曾强调,美国意识形态因素在冷战结束后吸引力有所下降。尤其是这些年,美国国内存在的人权问题极为严重。西方民众对美国的好感度在不断下降,即使在德国等一些盟友国家中,民众对美国有好感度的也只占30%。

美国的人权、经济、疫情问题相互交织,暴力犯罪、暴力执法问题突出,种族歧视不断加剧。于是需要“甩锅”和攻击他国,转移视线。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说:“文明死亡的原因永远是自杀而非谋杀。”国家的衰落又何尝不是如此。

德国《商报》不久前刊登德《经济周刊》前主编斯特凡·巴龙的文章称,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唯一的世界级强国。它原本可以收获和平红利,退居温和霸权的角色、铸剑为犁,大幅削减巨额军费并关注本国公民的福祉——那可能最符合美国先贤们的“美国优先”政策。然而,美国却选择了“帝国优先”政策。

历史的时钟倒推11年,2010年中国的GDP已经跃升到世界第二。据说,那时就有一些美国政治精英十分后悔让中国加入WTO,使得中国经济赶上了经济全球化的大潮。而现在,美国那些保守派政治精英认为自己能做的,就只剩下想尽各种方法限制中国发展了。

一个显露相对衰落之势的美国将会更加焦虑甚至绝望,也因此会更加不择手段、不顾体面和基本的道义,那样世界将更加不得安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世界还是希望美国能够尽快解决好自身问题。真正做到如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日前对媒体所说,美国不再试图改变中国,而是寻找与中国共存的途径。

(作者是外交学院副院长。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