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杰进:如何破解困局?G20峰会的分歧与妥协
2021年11月03日  |  来源:深海区  |  阅读量:2110

为期两天的G20领导人第十六次峰会在意大利罗马落下帷幕,发表了成果文件——《罗马宣言》。

本次峰会举行的背景是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反复,气候变化挑战突出,世界经济复苏脆弱。相应地,峰会主题也被设定为“人、地球和繁荣”。从成果文件来看,本次峰会在应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和促进经济复苏三个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分歧,最终各方达成妥协,也算是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卫生治理话语权之争

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峰会提出新冠疫苗是全球性公共产品,要加大努力,确保中低收入发展中国家能够及时、公平、普遍获取安全、可负担、高质量、有效的疫苗。并且,峰会认可了世卫组织提出的具体疫苗接种目标,即到2021年底所有国家至少40%的人口接种,到2022年年中70%的人口接种。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在峰会上,轮值主席国意大利提出建立G20卫生融资委员会的倡议,目标是在G20的框架下加强世卫组织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合作,强化二十国财政部长与卫生部长的联系。

但这一倡议在峰会上争论较大。发达经济体普遍支持,认为建立卫生融资委员会可以提升全球卫生治理的有效性与系统性;而新兴经济体则认为,成立卫生融资委员会可能会冲击世卫组织在全球卫生治理中的主渠道地位,并可能导致部分工作重复,进一步降低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卫生治理中的话语权。

秉持着妥协与合作的精神,《罗马宣言》提出,G20将建立卫生融资工作组,以加强G20财政渠道与卫生渠道的沟通协调。卫生融资工作组将在2022年初,就如何进一步增强全球卫生治理的筹资功能提出方案,以应对、防范和准备下一次大流行。

碳定价下限机制之争

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倡议G20建立国际碳定价下限机制,以补充和加强《巴黎协定》。具体内容包括在少数关键的排放大国之间展开谈判,包括美国、欧盟、中国、印度、英国、加拿大等;为少数关键排放大国设定碳定价下限,发达经济体下限是75美元,高收入新兴经济体是50美元,低收入新兴经济体是25美元。

这一倡议在峰会上引发了较大的分歧,欧洲国家认为,碳定价机制有显著的优势,可以利用碳定价收入来提振经济,抵消燃料价格上涨给经济造成的伤害;同时,在主要排放大国中设定碳定价下限,可以打消各国在去碳过程中对产业竞争力的顾虑。而一些新兴经济体认为,设定国际碳价下限机制未能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及各自能力的原则,也没有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不同国情。

经过会议各方的磋商和妥协,《罗马宣言》提出,G20各国应该灵活运用财政、市场和监管等政策工具,在适当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碳定价机制和激励措施,同时要为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

缓解债务责任之争

在促进经济复苏方面,为解决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受疫情冲击可能会爆发债务危机的风险,G20大力推进了“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的合作倡议”(简称“缓债倡议”)和“缓债倡议后续债务处理的共同框架”(简称“共同框架”)。新兴经济体在近些年来快速成为最贫困国家的债权人,因此发达经济体要求新兴经济体对最贫困国家进行减债或者免债。

对此,新兴经济体提出,最贫困国家所欠的外债中,除了新兴经济体的官方外债的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发达国家的私人债权人,因此,它们要求发达国家的私人债权人也必须参与G20的“缓债倡议”和“共同框架”。这就在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引发了一定的分歧。

对此,《罗马宣言》提出,G20的“缓债倡议”和“共同框架”在2020年5月至2021年12月期间,至少为50个最贫困国家暂缓了127亿美元的债务。G20各国承诺将更加及时、有序、协调地落实“缓债倡议”和“共同框架”,官方债权人和私人债权人应提供同样有利条件的债务处理方式,以确保按照可比待遇的原则公平分担负担。

可以看出,在诸多问题上,本届G20峰会各方还是有不小的分歧。但面对新冠疫情、全球通胀、能源危机交织的全球困局,唯有团结合作才有可能找到破解困局的药方。正如本届G20峰会东道主意大利总理德拉吉所说,单打独斗不是办法,多边主义是应对当下全球挑战的最好方式,为此“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克服分歧”。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