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中亚天然气管道谈判及决策
2018年11月28日  |  来源:观察者  |  阅读量:5648
与中国合作的潜在机会。其中,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鲁桂成的介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鲁桂成大使的讲话充满激情,富有感染力,他介绍了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资源情况。土库曼斯坦是原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中天然气储量最丰富的地区,2004年出口天然气391亿立方米,但只有苏联时期建成的单一管道向俄罗斯出口,出口价格非常低廉,土库曼斯坦有出口多元化的强烈意愿。鲁桂成大使建议,可以从土库曼斯坦进口中国需要的天然气。他的讲话和我看到的外交电报不谋而合,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的构想更加清晰起来。

2005年7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又率团访问中亚几个国家,我作为陪同人员一同出访。吴仪副总理在土库曼斯坦会见尼亚佐夫总统时,尼亚佐夫总统再次提出可以将阿姆河右岸的区块让中方参与开发。于是,回国后,我们立即向土库曼斯坦副总理兼油气工业部部长别尔德耶夫发出邀请,邀请他到北京就具体事宜进行协商。2015年12月,我与别尔德耶夫在钓鱼台国宾馆就修建从土库曼斯坦到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具体事宜进行了磋商。中土双方都表示了强烈的意愿,但对资源情况、能否保证20年以上每年稳定供气300亿立方米、中方以何种方式参与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开发等尚只是初步交换意见。土方提出2006年1月10日由我率中国代表团到土库曼斯坦实地考察并继续商谈,双方都希望能达成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的协议,作为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2006年春季访华的一项重要成果。

在此期间发生了俄乌天然气争端,俄大幅度提高向乌出口天然气的价格。欧洲从俄乌争端中提高了保障能源安全的警觉,不能单一依赖从俄罗斯进口,开始谋求进口天然气市场多元化,乌克兰也直接向土库曼斯坦寻求进口天然气。在此之前,土库曼斯坦向俄罗斯出口天然气的价格是非常低廉的,每千立方米仅44美元。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在电视台宣称中国将从土以高于俄罗斯的价格进口天然气,迫使俄罗斯将气价提高到每千立方米65美元。尼亚佐夫总统当年1月22日至23日将访问俄罗斯,与俄进行天然气问题讨价还价将是一项重要议题,在此前邀请中国派团访土并大造舆论,有利于用中国因素打天然气牌,以从中获得更多的国家利益。


中方提出由土库曼斯坦拿出一定区块让中国公司投资开发

2006年1月19日至21日,我应邀在尼亚佐夫总统访问俄罗斯前率团访问土库曼斯坦,就修建中土天然气管道、每年从土库曼斯坦进口300亿立方米天然气、参与土天然气勘探开发等问题进行商谈。访问团成员包括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汪东进,外交部欧亚司参赞罗微,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外事司、中石油哈萨克斯坦项目部等相关人员,并安排了由油气地质勘探专家、石油天然气规划专家组成的专家组于1月11日先期赴土库曼斯坦进行技术商谈。

根据中石油专家的初步了解和评价,土库曼斯坦天然气资源丰富,剩余可采储量2.9万亿立方米,石油储量相对较少。土库曼斯坦最大的气田是位于阿姆河盆地的多沃列塔巴德气田,储量1.3万亿立方米,以及位于穆尔加贝河盆地的雅什拉尔气田,储量7000亿立方米。2005年,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产量约630亿立方米,出口天然气45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8%,主要通过管道向乌克兰、伊朗北部和俄罗斯输送。中石油的同志担心按目前掌握的规模,土库曼斯坦还难以保证向中国每年出口300亿立方米,并且持续几十年。因此建议如果要考虑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必须要继续进行投资和勘探,增加天然气的可采储量和产能。他们建议我在与土库曼斯坦领导人会面时强调这一点,要求土库曼斯坦拿出一定的区块让我们投资勘探开发。我觉得中石油专家的这个意见是正确的。尽管土库曼斯坦有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但目前已经掌握的可采储量和产能确实还不足以保证向中国每年出口300亿立方米天然气。

当土库曼斯坦方面了解到我方的担忧后,他们又告诉我们在土库曼斯坦南部尤洛屯地区还有一个储量8万亿立方米的大型气田,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资源是有保证的。中石油的同志们听到这个情况后,又跃跃欲试,想让土方允许中石油参与尤洛屯气田的投资和勘探开发。但土库曼斯坦是不会轻易允许外国投资者来开发尤洛屯这一巨大气田的。另外,中石油同志还怀疑尤洛屯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储量有水分,认为最多只有2万亿立方米左右。为此我和鲁桂成大使在使馆和中石油的同志进行了认真的内部讨论,我说服中石油同志,即便尤洛屯只有2万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储量,也比我国的天然气储量丰富得多。我们在搞西气东输时,在塔里木盆地开始拿到手的储量只有3000多亿立方米,应该相信随着勘探的深入,储量一定只会比现在多。

尼亚佐夫总统由于是土库曼斯坦独立的建国之父,有着极高的权威,工作十分繁忙,但2006年1月19日上午他在上班前提前一小时会见我和鲁桂成、汪东进,可见他对这件事的重视。土方参加会见的还有两位部长,会见前土方两位部长向尼亚佐夫总统行半跪吻手礼,由于事先大使已向我们作过介绍,对土方的礼仪我们已经有准备,这是他们国家的习俗。开始时由土方两位部长站立在地图前用教鞭向我们讲解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分布情况和出口多元化的设想,但很快尼亚佐夫总统就让两位部长靠边,他亲自执教鞭向我们讲解土库曼斯坦出口天然气的战略构想。他说:美国建议土库曼斯坦建设跨里海到土耳其的管道,印度建议建设经巴基斯坦到印度的管道,乌克兰和欧洲希望建设绕开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管道。土库曼斯坦从出口市场多元化考虑,愿意建设到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并从2008年起能保证年输气300亿立方米,在土库曼斯坦边境交气,不参与边境以外管道的建设,气价每千立方米100美元。

我在回应时首先对尼亚佐夫总统的领导力表示了高度的赞扬。我强调土库曼斯坦出口天然气市场多元化符合土方利益,中方愿意以合理价格从土进口天然气,但价格不应高于向其他国家出口的价格。管道的走向从土边境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到中国的霍尔果斯口岸距离约2300公里,从霍尔果斯口岸到中国东部的天然气市场有5000多公里,由于距离长,输送量必须足够大,至少每年300亿立方米,否则管输成本太高,经济上不可行。从土边境到霍尔果斯口岸2300公里管道建设费至少需35亿美元,中国境内管道建设费约120亿美元,投资巨大,如果没有气源的充分保证是不敢轻易决策建设的。因此,中方要求以产品分成方式参加阿姆河右岸天然气田的勘探开发。

按双方专家组的评估,当时阿姆河右岸探明储量只能建每年100亿—150亿立方米左右的产能,不能满足每年300亿立方米的输气要求,因此希望土方同意将阿姆河南面雅什拉尔区块也作为向中国供气的气源地,中方希望能参与勘探开发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