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弘:搞政治机会主义,澳大利亚必付出代价
2021年05月21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1507

本周三,澳大利亚在野党工党影子内阁外交部长黄英贤对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政府的对华思维与政策做出了恰如其分的抨击。

黄英贤一针见血地指出,近年来莫里森当局不遗余力地煽动仇华情绪,积极充当美国反华战略的“马前卒”,究其根本原因是为其个人一时的政治利益。她还表示,莫里森内阁屡屡扬言军事对抗,这将会给澳大利亚带来“巨大的、灾难性的失败”。在美国对台湾的“模糊战略”中,澳大利亚“正冲到前沿”。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倾向。

自从2018年在自由党党争内讧中“渔翁得利”、成为澳大利亚总理以来,莫里森在政治思维和外交政策上越来越展现出机会主义和冒险主义并存的投机特征。在处理对华关系问题上,一方面,莫里森政府深知澳大利亚对体量巨大、增速迅猛的中国市场高度依赖,因而在对华贸易中投机取巧地充分利用各种机会,试图从中攫取暴利。另一方面,为谋求军事和政治盟国美国的支持,提升自身在美西方反华棋盘上的战略地位,莫里森政府屡次采取“博出位”的手法,对中国或公然挑衅,或施以冷拳,成为美西方反华阵营的“急先锋”。

对此,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与黄英贤做出了相同的判断。他认为,莫里森近年来的反华举措,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极端狭隘的政治私心。在自由党内,莫里森的领导地位始终处于现任国防部长、对华鹰派人物彼得·达顿的威胁之下,因此在处理涉华问题上,莫里森唯恐这个强大的政治对手指责自己软弱无力,因而屡屡展现对华强硬姿态,在反华喧嚣上与达顿比声高。

在莫里森这种短视的、缺乏战略逻辑的思维引导下,短短几年内,原本互惠互利、良性发展的中澳关系接连受到冲击,在堪培拉当局的破坏下,进入1972年建交以来的最低点。

对于中国在当今国际格局中的地位和中国面对挑战的态度,澳大利亚政府明显做出误判。莫里森高估了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产品的依赖程度,认为中国离不开澳大利亚的某些能源矿产品和农牧业产品。《悉尼先锋晨报》19日披露,莫里森之前在接受该报采访时公然宣称“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反制措施只不过是一场‘舞狮表演’,假狮子并不能咬疼澳大利亚”。在一系列触及中国核心利益和主权底线的问题上,堪培拉当局依旧延续“遏华挺美”的路线,不仅悍然撕毁维多利亚州和中国“一带一路”共建合作协议,而且还放出风声,表示有可能以所谓“国家安全”的理由废止中国企业对达尔文港99年的租约,甚至为了所谓的“遏制中国影响”,将可能单方面终止中国在澳的孔子学院项目。

中国与澳大利亚仍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建交近50年来,这一关系给澳大利亚带来巨大的经济红利。但是在莫里森当局不顾后果的破坏下,中国企业和消费者对澳大利亚营商环境的信心及对澳大利亚产品的好感正呈现骤降。

莫里森近日声称,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似乎可以维持他所希望的“政冷经热”的局面。这纯属自欺欺人的论调。诚然,根据本月初中国海关的数据,4月份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额增长12.96%,但事实上,这是由于近来国际铁矿石急速溢价,大大冲抵了中澳贸易受到堪培拉毒化双边关系所带来的恶性影响,双边贸易额呈现的是一种假性增长的态势。

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归正常,以及中国为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加大对产业结构与生产方式的调整和优化的力度,中国对铁矿石进口的需求将发生较大变化,两国经贸关系的均势必将发生显著的转变。

为了帮助美国实现其遏制中国,维持其霸权地位的目的,为了少数几个政客的一己私利,堪培拉在涉台涉疆涉港等关乎中国主权的问题上大肆喧嚣,澳大利亚的经济和民生正因此被莫里森当局引向深谷。这种损人更损己的行为,暴露出这个政府的外交思维和政策根本没有战略眼光,完全缺乏一个成熟国家应有的独立性。

中国已用实际行动证明,在涉及国家安全和国家主权问题上,我们会坚决果断地予以有力回击。堪培拉必将为其狂妄行为付出代价。

(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