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日美首脑联合声明说明了什么?
2021年05月11日  |  来源:大国策智库  |  阅读量:2010

今年4月17日,在新冠疫情阴霾笼罩下,日本首相菅义伟和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发表了题为《新时代的日美全球伙伴关系》联合声明。此前,日本政府和媒体故弄玄虚,似乎是日本对在联合声明中是否写入中国台湾犹豫不决。其实,访美这篇“作文”已经做好。这次是自1969年以来日美首脑联合声明首次写入台湾地区,是日本政府有意而为。这是对中国内政的严重干涉。不仅如此,在日方推动下,声明还将钓鱼岛、新疆等问题写入其中。这实际上就是前不久日美“2+2”联合声明的升级版。这次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本对中国内政的第一次严重干涉,表明菅义伟内阁已决心并且主动拉拢拜登政府共同对抗中国。

日本首相公开把中国称为搞霸权的威胁,这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也是第一次。在中方看来,这是日方撕毁中日联合声明与和平友好条约等四个政治文件,向中国显示日美同盟实力,再通过“美日澳印四国联盟”迫使中国屈服的重要一步。中日友好合作遭到菅义伟内阁的严重破坏,正滑向危险的深渊,两国先人的努力有可能付诸东流。

近十年来,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日本不断进行全民洗脑,并把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领海执法巡航污蔑为“入侵日本领海”,导致日本社会对华友好感情受到严重破坏。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而非古代琉球国疆域内的岛屿。日方至今找不到钓鱼岛列岛历史上曾经归属日本的证据。在150年前的1879年,琉球国被日本明治政府强行吞并后才改称“冲绳县”,之后日本又企图染指中国的钓鱼岛。但在1895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之前的约20年间,日本海军省、外务省等知道并认定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属于中国台湾东北岛屿,因此未敢占领。1895年1月21日甲午海战获胜之后,伊藤博文内阁才秘密通过决议窃占了钓鱼岛列岛,其后又利用《马关条约》殖民统治台湾之机,将这些岛屿纳入日本统治范围,并于1896年批准福冈县人古贺辰四郎无偿租用开发。二战后,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战败投降,本应将钓鱼岛列岛连同台湾一起归还中国,然而1969年佐藤荣作内阁却要求美国把钓鱼岛连同琉球群岛一并划归日本。这遭到海内外中国人的一致反对。50年前在美国兴起了大规模的“保钓运动”。今天,中日关系面临问题的根源之一就在于佐藤荣作内阁的反华政策,而佐藤荣作是安倍晋三、岸信夫的外叔公,他们的对华政策思想一脉相承。

菅义伟内阁之所以不顾中方此前严正交涉而一意孤行,原因之一是日本看到中国已经成为未来30年最可能超过美国的世界大国,中美战略竞争难以避免,而利用、挑拨中美矛盾,最终导致中美两斗俱伤,可以让日本从中渔利。这是二战战败国再度加入世界争霸战,谋求重新崛起,操控中美两个二战战胜国于掌中的“令和时代”新战略。日本前驻美大使加藤良三在今年4月5日《产经新闻》上发表文章称,美国终于把中国视为挑战与威胁,这对日本是好事。无独有偶,前首相安倍晋三也在菅义伟访美前不久宣称日本正处在中美对立的最前线。两者都透露出日本未来的战略意图,即利用中美矛盾,增强军备,阻挠中国和平统一,重新夺走钓鱼岛,促使中美在战略摩擦中彼此消耗,竞相把日本作为“争取的对象”,再形成针对中国的新时代“八国联军”,以建立对华政治、科技、军事优势,与美国共建“印太共荣”。而在这一过程中,福岛核事故善后事宜、应对新冠疫情等事关日本民族民生安全的正事被耽搁下来。

(刘江永,中国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