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乾: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的能源诉求与合作前景
2020年10月20日  |  来源:上海合作组织新观察  |  阅读量:4791

曾经规划中的还有从俄罗斯向印度供应石油的俄印天然气管道和从伊朗、阿曼向印度供气的SAGE管道。俄印管道的主要方案有两个,一个是依靠原苏联的管道进行逆向输气至中亚,然后再连接印巴;另一个是从西伯利亚经兴都库什山脉向印度供气。但这两个方案在经济性、地理环境和地缘政治方面都存在严重障碍,因此并未进入实质性的研究和谈判阶段。SAGE管道是从伊朗和阿曼通过铺设海底管道,绕过巴基斯坦领海及专属经济区达到印度古吉拉特邦的方案。虽然该项目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但成本极为高昂,希望参与建设的印度公司无力承担巨大的投资费用,因此该方案在2014年提出后便一直搁置。

2. 炼油厂建设

印度的炼油能力在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之后居世界第四位。印度的炼油厂目前有多个新建、改扩建计划。印度石油公司、印度斯坦石油公司和巴哈特石油公司计划投资约150亿美元在印度西海岸建6000万吨/年(120万桶/日)的炼厂。印度石油公司、巴哈特石油公司和印度斯坦石油公司计划在2022年前投资约200亿美元建设渣油加工装置。位于印度奥里萨地区的Paradip炼厂在经历了多次推迟之后,于2016年开始商业化运行,产能达到1500万吨/年。作为印度财团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万科油田49.9%股份的交换,印度方面批准了俄罗斯石油公司收购印度埃萨石油公司49%股份的交易,该公司持有印度第二大的瓦迪纳尔炼油厂。俄罗斯石油公司计划扩建该炼油厂,从事炼油和石化领域业务。

巴基斯坦国内的炼油工业设施较为老旧且效率低下,升级改造投资不足,加之频繁断电等问题,炼厂开工不足,严重影响成品油供应。而且,大部分炼厂仅能炼制欧2标准的汽油和柴油,远远落后于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国家成品油质量,与当前市场需求和环保要求严重不符。未来5-7年,巴基斯坦计划引进外国资本建立一些精炼厂,选址主要在俾路支、信德和旁遮普等省。这些项目一方面能弥补巴国内油品供应缺口,另一方面能激发炼化企业升级改造的动力。巴政府与阿布扎比合资的巴基斯坦一阿拉伯炼油厂公司(PARCO)将率先在俾路支省建立一座炼厂,预计耗资50亿美元,处理能力30万桶/日,同时生产化工产品。据报道,中国将在瓜达尔建造处理能力4.5万桶/日的炼油厂,这是“中巴经济走廊”相关项目。2016年1月,中国石油寰球工程公司表达了在瓜达尔或开伯尔一普什图建设炼厂的意向。此外,中国民营企业明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有意投资20亿美元,在卡西姆港建设加工能力为20万桶/日的炼厂。

3. LNG接收终端建设

未来天然气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地位还将进一步上升,优先规划建设天然气基础设施并提前锁定LNG产能是LNG进口国能源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在规划建设多个LNG接收站项目。

到2017年,印度共有4个LNG接收站,均分布在靠近阿拉伯海的印度西海岸,总接收能力为225亿立方米/年。同时,印度在建和计划修建的LNG接收站为5个,总接收能力为235亿立方米/年。至2019年,印度已投产LNG接收站为6个,总接收能力估计为325亿立方米/年。印度目前的LNG进口量已逼近接收总能力上限,未来还将进一步增加LNG终端接收能力建设。在印度的“十二五”和“十三五”规划中,计划修建的LNG接收站总数量为9个(其中2个已投运),东海岸分布5座,主要接收来自澳大利亚、东南亚、俄罗斯、美国和南美洲的LNG;西海岸分布4座,主要接收来自卡塔尔、安曼、阿联酋和非洲国家的LNG。

相对于石油,巴基斯坦国内近两年才出现天然气供应不足,从国际市场进口LNG的历史并不长。目前,巴基斯坦主要从卡塔尔进口LNG,未来10年,巴基斯坦LNG进口速度将逐步增加。2015年,巴基斯坦在卡西姆港建成首个LNG终端,接收能力为每年1800亿立方英尺,2016年7月,在卡西姆港建设第二个LNG终端的计划获批,将为该国新增2200亿立方英尺/年的天然气进口能力。第三个LNG终端正在计划中。另外,包括壳牌、道达尔、三菱、埃克森美孚等国际公司,以及巴基斯坦的Engro和Fatima公司对在巴基斯坦建设浮式LNG装置感兴趣。

4. 电力建设项目

电力方面,目前涉及上合组织国家合作的项目主要包括CASA-1000输电线、俄罗斯在印度投资建设核电站和中国在巴基斯坦建设发电站等项目。

CASA-1000项目计划建设从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向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输送电力的输变电线。其中“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段长477公里,“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段长750公里。该项目于2014年在华盛顿签署协议,预计初步投资金额约为10亿美元。项目建成运行后,将会成为吉尔吉斯斯坦财政收入的稳定来源,通每年可出口电力10亿千瓦时,年均利润约5000万美元。这一项目受到美国的支持,但由于参与各国投资能力和国内形势的影响,目前仍在落实阶段。

俄罗斯为印度设计建设的库丹库拉姆核电站一号机组已经于2013年10月并网发电,二号机组2016年8月并网发电,三号和四号机组已经开始建设。2017年,俄印两国签署了建设库丹库拉姆核电站第五和第六台机组的协议。按照俄罗斯的计划,未来还将在印度建设第二个核电站。此外,俄罗斯和印度还计划在孟加拉国建设核电站,三国已经签署了三方协议,包括进行人员培训、技术支持和经验分享等。

中国是巴基斯坦发电行业的最大投资者。2018年4月,由中国能建承建的巴基斯坦尼鲁姆•杰卢姆水电工程首台机组正式并网发电。该项目巴基斯坦最大的水电工程项目,总装机容量969兆瓦,每年将提供51.5亿千瓦时清洁电能,占巴基斯坦水电发电量的12%。2019年7月,河北工程公司承建的巴基斯坦塔尔煤田II区块2×330兆瓦燃煤电站一期两台机组同时完成168小时试运行,顺利投产移交。该项目是巴基斯坦第一个燃用本地煤的电站项目。项目年均上网发电量将达到45亿千瓦时以上,能够满足巴基斯坦当地近200万户家庭用电需求。

四、结论和建议

印度和巴基斯坦均为能源消费大国和净进口国,存在与上合组织国家进行能源合作的迫切需求。上合组织国家能够在能源合作中为印度和巴基斯坦提供能源资源、技术资金等要素,并通过共建能源运输通道实现能源向南亚地区的流动。

必须指出的是,目前印度、巴基斯坦与上合组织国家的能源合作项目都是在双边和多边谈判的基础上推进的,上合组组能够为成员国和观察员国的能源合作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但其能够起到的作用有限。除上合组织及其能源俱乐部以外,多边合作平台也很多,包括金砖国家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一带一路等等。从上合组织的角度看,如果希望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并发挥实质性作用,还应该通过设立具体的阶段性目标,并建立相应的组织方式加以落实,逐步扩大其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的地位和作用。

从能源领域的具体项目上看,明显印度与俄罗斯、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合作更多。但同时,俄罗斯与中国的能源合作规模更大、基础更坚实。因此,可以通过上合组织的对话交流机制,促进中俄印巴的四方能源合作与对话,特别是化解中印、印巴之间的能源竞争与分歧,实现共建共享。

从中国的角度看,在上合组织的能源合作中,中国应该发挥主观能动性,引领话题和方向,为本国创造有利的合作环境,而不仅仅是被动接受别国提议。

参考文献

1. 余功铭,王轶君:中印油气合作现状、潜力及趋势,《国际经济合作》,2018年第7期。

2. 赵旭,杨国丰,声雪梅,粱慧,侯明扬:巴基斯坦油气工业现状及中国油企投资建议,《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第9期。

3. О.А. Харина, СТРАТЕГИЧЕСКИЕ ИНТЕРЕСЫ ИНДИИ В ШОС: ЭНЕРГЕТИКА И БЕЗОПАСНОСТЬ, Вестник РУДН. Серия: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 ОТНОШЕНИЯ, 2017 Vol. 17 No. 3.

(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硕士生导师。原文载于社科文献出版社《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20》黄皮书。)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