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绍雷:普京执政20年与俄罗斯对外战略新动向
2020年09月14日  |  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9期  |  阅读量:3492

三、从全方位的布局拓展中寻求新机遇

近年来,俄罗斯外交的一个新趋势是重新开始在全球的布局拓展。无论是中东、亚太还是遥远的拉美、非洲,都可看到俄罗斯外交的身影。需要理解的是这一部署的作用与深度考量。

俄罗斯拓展全球影响力的谋划,早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后半期便已经萌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既为俄罗斯扩展影响力提供了机遇,但又因全球经济下滑与能源需求下降,使其抱负暂受掣肘。叙利亚战争的爆发将俄罗斯卷入世界漩涡中心。当2015年俄罗斯介入时,叙利亚政府军只控制全国8%的领土,其余全部落入反对派和恐怖主义势力手中。但短短三年间,叙政府军在俄罗斯支持下,已经控制了全国95%以上的领土。因此,俄罗斯在中东的成功绝不只是侥幸。从中东地缘政治格局角度看,阿以矛盾下降,伊朗问题权重上升;从中东地缘经济格局角度看,中东能源依附型经济开始转向“后石油时代”,在此背景下,俄罗斯紧紧抓住美国撤离中东、地区出现战略真空的机会,成了与每一方都能展开对话的玩家。俄罗斯能在沙特与伊朗、叙利亚与土耳其、巴勒斯坦与以色列这样的对手间左右逢源,充分展示了高超的外交技巧。目前的争论是,俄罗斯究竟是打算成为中东事务的调停者,还是各方纷争的获利者。在美国退出但依然具有搅动事态反转的巨大能量的情况下(比如最近的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在俄罗斯虽有斩获但与土耳其和伊朗的合作基础远非坚固的背景下,力量有限的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选择仍会相当谨慎。

与亚太地区国家开展广泛合作是俄罗斯多年追求的目标,但总体上仍处于夯实基础的阶段。亚太地区的突出特点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政治、经济、文化、安全领域呈现高度多样化,同时上述各领域又处于愈益紧密的交织之中;二是亚太已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最活跃的区域。这些特点都吸引着俄罗斯,使其不甘当局外人,也不能仅是一个“欧根·奥涅金式的边缘角色”,而是力求在亚太地区成为一个经济上发挥互补作用、政治上发挥均衡作用、安全上具有影响力的活跃大国。俄罗斯在亚太几乎所有的次区域都在施展身手。在东北亚,俄罗斯通过与中国共同发布针对朝核问题的“三阶段解决方案”,以及与朝鲜实现领导人互访,积极介入半岛安全事务。此外,朝鲜大量劳工在俄工作,俄罗斯还期待朝鲜半岛南北铁路与能源管道合作给俄带来机会。俄罗斯迫切需要日本资金,但仍坚持以1956年方案处理北方四岛悬案,即归还两岛的同时缔结和平条约的原则,而日本则期望过高且背后有美国牵制。因此,在俄罗斯始终把安全利益置于第一位的背景下,日俄关系突破尚需时日。在东南亚,俄罗斯与东盟关系的进展令人瞩目。俄罗斯虽非《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10+3”等重要区域一体化进程的成员,但其与东盟对话已有20多年历史,并且自中国推动俄罗斯加入东盟峰会后,俄罗斯与东盟峰会已举办四届,双方在经贸、科技、能源、农业、军售等领域已经有相当系统的合作规划。2018年,俄罗斯与东盟贸易增长7%,接近200亿美元,占俄罗斯对外贸易总额的3%,其与越南、新加坡等国经贸合作更为活跃。俄罗斯希望借助这些国家在RCEP签约后的区域框架中发挥作用。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所报告,2010—2017年东盟国家向俄罗斯购买了66亿美元的武器,占此期间俄罗斯武器销售总额的比重超过12%。在南亚,俄罗斯推动中印俄三边机制,着力参与阿富汗和平进程。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一再强调,反对“第三者”从外部干预南海事务;批评美国印太战略对地区造成威胁;不在中印等双边关系中选边站队;力争通过各种多边与双边渠道,在亚太地区发挥自己的独特影响力。

在其他敏感地带,俄罗斯也已经开始排兵布阵。在北极地区,围绕日益激烈的大国竞争,俄罗斯扩大了对港口和通道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制定了相关的法律规范,同时加强了对尖端战略武器的研制并加大了智库建设的投入。对俄罗斯来说,北极是其能够在最短距离对美国实施战略打击的地域。但俄罗斯在努力争取与中国合作的同时,并未放弃与美国为数不多但定期有序的合作,这成为俄罗斯经营北极的一个特点。在非洲,当2019年底美国传出将从西非大举撤军消息时,俄罗斯在当年10月于索契举办了俄罗斯—非洲峰会。对于在非洲有着传统积累与广泛人脉的俄罗斯来说,到非洲去多交朋友,已成其外交新方向。虽然2018年俄罗斯与非洲贸易规模仅有170亿美元,远比不上非洲与欧盟的2750亿美元、非洲与中国的2000亿美元,但是俄罗斯在采矿、能源、基础设施、军工、农业等领域与非洲的互补性已经引起了非洲国家的普遍关注。在拉丁美洲,2018年底,俄罗斯战略轰炸机由委内瑞拉战机伴飞,完成了在加勒比海的空中演练。2019年初,委内瑞拉宣布与美国断交令全世界感到震撼,但俄罗斯介入委内瑞拉局势则更是令国际社会侧目。在委内瑞拉国内政治斗争加剧的关键时刻,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亲自飞往委内瑞拉,力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但国际观察家注意到,俄罗斯并未在金融与军事领域大幅提升对委内瑞拉的援助,“以谨慎避免在莫斯科实力远远不及美国的拉美地区过分施加影响”。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正当俄罗斯在全球层面广泛拓展影响时,其周边国家反而出现离心力增加、向心力减退的局面。近两年来,美国与中亚五国创设5+1机制,欧盟加大对俄罗斯周边欧亚国家的投入,使得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对抗北约的功能弱化。欧亚经济联盟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虽然维持经济增长,但对外贸易额同比下降了2.7%,说明其经济竞争力有所衰减。与此同时,中亚国家自主协调内部事务的意向抬升,而作为标杆的俄白国家联盟谈判却无进展,亚美尼亚、摩尔多瓦、白俄罗斯等国出现因大选而引发的内部动荡。卢基扬诺夫对此的解释是,因领导人交替而引起的内部波动,不属于“颜色革命”。但从白俄罗斯事态看,俄、白官方近日所宣布的外部势力介入应不是空穴来风。俄罗斯绝不会听任近邻的离散。在美欧都期待与俄罗斯调整关系的大背景下,近期内还不至于对俄周边地区威逼太甚。近年来对乌克兰事件的公开辩论表明,俄罗斯在认真思考如何以合理有效方式处理近邻事务。俄罗斯未来可能依然会文武兼修、软硬兼施,在确保足够实力与资源的前提下,尝试以更加平等而可协调的方式处理周边事务,也是发展的趋势。 

结语

 俄罗斯有声有色的全球拓展尽显大国姿态,但俄罗斯的意图并非要和对手展开一场全球性的竞赛,而是要在未来国际局势高度不确定、自身经济实力尚有不足的背景下,以有选择的目标、有节制的投入、有限的拓展,发掘传统潜能,切中关键领域,以少胜多地展示影响力,为今后的长远博弈打下楔子。俄罗斯作为世界上最广大的东西方文明结合部大国,一方面具有开阔眼界和交往空间,且兼具东西优长;另一方面习惯于在多方向的宽广选择中经营外交。普京执政20年来,俄罗斯外交有了一个长时间稳定与活跃的局面,其全球影响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中俄合作成为难以撼动的基石。但与此同时,中俄还需要进一步发掘“内生动力”,深化合作,增强互信,一起迎接历史惯性与当下高度不确定性交织的考验与挑战。

(冯绍雷,华东师范大学周边合作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