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凯硕: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战略上的误判
2020年09月11日  |  来源: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尚道战略  |  阅读量:2880

编者按:本文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发表于2020年7月29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作者认为,特朗普政府严重误判了中国的威胁,对华战略极其离谱。如果特朗普政府或美国想要认真对待中国的挑战,就需要改过自新,并制定出深思熟虑的长期战略。文章主要内容摘编如下,以飨读者。

特朗普政府严重误判了中国的威胁。他们对中国威胁的高估是显而易见的,但对中国威胁的低估则不甚明显,却更为严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于2020年7月23日在尼克松图书馆中耸人听闻的演讲中,将其对中国的误判展现地淋漓尽致。从贸易到科技到军事到意识形态,蓬佩奥无所不用其极地大肆炒作“中国威胁论”,污蔑中国共产党,将其比喻为怪物——也难怪美国民众轻信其话语后会对中国感到恐惧。然而,尽管特朗普的幕僚们近期针对中国措辞强硬,但他们都没能正确评估中国的“威胁”——因为他们没有实事求是地解释中国的本质。蓬佩奥极力宣称中国要“称霸世界”——如果这是真的,那美国人大可放宽心,因为任何有这种企图的野心都将在全球人民的一道反对下走向失败。

中国共产党的强大之所以远超美国的想象,恰恰是因为它并不想“称霸世界”。中国共产党的目标,是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为了恢复世界上最古老和最具复原力的文明的元气,恢复其作为人类历史长河大部分时间里最成功的文明应得的地位。中国共产党在推动民族复兴的过程中做得很好。关于中国共产党,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从1949年起至今,目前正是它71年以来最强大时刻。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在2020年7月发表了一篇题为《理解中国共产党的韧性》的研究,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如此受欢迎。该报告明确指出了中国共产党历经挫折而更强,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具有强大的韧性,并得出结论“几乎没有证据支持中国共产党在人民眼中正在失去合法性的观点”。

蓬佩奥在谈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关系时,也表现出了严重的误判。他说:“我们还必须参与并增强中国人民的力量——一个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民族,他们与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同’。”这里有一些重要的数据。每年有超过两千万的中国人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们中大约12%的人被录取,这使得加入中国共产党和进入美国一流大学一样困难。简而言之,中国共产党并不是一个会在美国压力下崩溃的政党:14亿人组成的稳固群众基础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迎来中国文明的新高峰。《2020年爱德曼信任度调查报告》(2020 Edelman Trust Barometer)显示,90%的中国人民支持中国政府。

所有这些都证明了美国对华战略的离谱之处。除了当前的澳大利亚政府可能采取了一些不明智举动之外,没有一个国家在美国急于加入美国的对抗中国的行列——甚至连英国这样的亲密盟友也没有急于跟美国同流合污。今年1月,一位英国高层在达沃斯指出,英国将继续安装华为的5G技术,因为英国情报机构已经彻底证明了华为软件的清白。他还自信地断言,美国不能用武力强迫英国,因为美国需要英国,正如英国需要美国一样。到7月,英国已经投降了。我们难以想象英国承受了美国所施加的多大的压力。即便如此,这也与冷战形成了鲜明对比,彼时的英美是同一战壕的铁哥俩。

美国若想真正平衡中国的影响,理应睿智地在全球建立广泛的朋友网络。然而现实却与之相反,正如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所言:“在这届政府的领导下,我们将欧盟视为经济敌人,对韩国和日本重拳出击……如果盟友不能依靠我们,我们又怎能指望他们站出来对抗强大的邻国。”

如果特朗普政府或美国想要认真对待中国的挑战,就需要改过自新,并制定出深思熟虑的长期战略。美国应学会真正的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同时也应该听取以前战略思想家的建议。正如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所说:“我们的第一步是必须对我们所处理问题的本质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认识问题所需的勇气、超然、客观与解决问题的决心同样重要。我们不被问题在感情上激怒或推翻。”凯南还建议美国应该养成一种恭谦慈悲的美德(virtues of modesty and humility)。当前,如果美国想对中国有一个真正客观深刻的认识,就必须重拾这些美德。

(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文章来源:2020年7月29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尚道战略微信公众号。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