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普京的“孩子们”⑩|反对派政治家:德米特里·古德科夫
2020年05月07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5679
内的一些政治人物的照片。公正俄罗斯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要求古德科夫在反对派协调委员会和公正俄罗斯党之间作出选择。同时要求公正俄罗斯党党员不要参加本党之外的团体组织的反对派行动。

此前,身为反对派协调委员会委员的奥列格·谢因和兼有公正俄罗斯党党员与“左翼阵线”成员身份的伊利亚·波诺马廖夫也同样面临这样的选择。最终,古德科夫选择留在反对派协调委员会,而波诺马廖夫和谢因选择留在公正俄罗斯党。

2013年3月13日,公正俄罗斯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根据该党领导人谢尔盖·米罗诺夫的建议,将古德科夫父子开除出党。老古德科夫指责公正俄罗斯党犯了“无原则讨好当局”的战略性错误。

在第七届国家杜马的选举中,古德科夫代表亚博卢党第206号图西诺单一议员选区参选。2016年3月,他签署了亚博卢党的备忘录,承诺接受该党的所有选举安排。另外,古德科夫还声称获得了人民自由党的支持。马克西姆·卡茨成为古德科夫选举总部的负责人。

作为竞选活动的一部分,古德科夫收到了总计400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381万元)的选举基金。在竞选结束之前,总部曾面临财务困难,但紧急募捐之后竞选得以继续进行。

据俄罗斯内务部称,2016年9月17日,即选举之前的静默日,有55人由于为古德科夫的非法竞选工作而被拘留,竞选总部否认了被拘留者的人数,并否认从事非法竞选活动。

2016年9月18日,古德科夫以20.4%的选票输给了他的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前首席公共卫生官员根纳季·奥尼先科,后者的得票率为26.04%。此外,亚博卢党进入俄罗斯党派前十名的目标也未能实现。古德科夫和卡茨认为,这一结果是由于投票率低、选民的冷漠和公众对选举的不信任造成的。

2017年,在莫斯科市地方选举前夕,古德科夫和马克西姆·卡茨联合成立了统一民主党,以支持希望进入莫斯科市杜马的人。统一民主党进行了募捐,帮助候选人填写文件,举行各种活动,提供了场所和竞选材料。古德科夫和卡茨支持的大多数候选人都由亚博卢党提名,其余是自我提名人、俄罗斯共产党、公正俄罗斯党、成长党和团结党的代表。

根据2017年9月10日的选举结果,统一民主党成功地帮助266人从1052名候选人中胜出。统一民主党选择的候选人均持反对派意见。

2017年12月22日,古德科夫在亚博卢党代表大会发表讲话,支持格里高利·亚夫林斯基为俄罗斯总统职位的候选人。然而,在总统选举前4天的2018年3月13日,他却突然宣布终止与亚博卢党合作。他解释说,竞选总统期间他没能与亚夫林斯基会晤,因此决定终止与亚博卢党的合作。

两天之后,古德科夫与参加2018年大选的另一位俄罗斯总统候选人克塞尼娅·索布恰克宣布,在原公民倡议党的基础上成立一个新的政党并确认了该党的反对派立场。他们表示,该党将致力于使现任总统普京离任,取消制裁并结束军事冲突。古德科夫说,该党的主要目标是进入议会,即获得2021年议会选举的胜利。他还指出,该党提交国家杜马的提案将包括废除《俄联邦刑法典》中关于极端主义的第282条,以及加强议会对执法机构的监督权。


古德科夫与克塞尼娅·索布恰克

公民倡议党于2018年6月23日举行代表大会并更名为变革党。同时,该党计划以旧名称参加2018年的地方立法机构选举和9月的莫斯科市长选举。

古德科夫希望在莫斯科市长选举中成为唯一的反对派候选人,但是伊利亚·亚辛也计划成为候选人。古德科夫在评论亚辛的计划时说:“实际上阿列克谢·纳瓦尔内对此的兴趣比亚辛高得多,他一直在劝亚辛跟我作对,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

古德科夫也曾试图同亚博卢党讨论在推选共同候选人的方案,但亚博卢党以其是公民倡议党的成员而拒绝了他的建议。与克塞尼娅·索布恰克的结盟为古德科夫带来了更大压力,后者在新党的代表大会召开前夕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表示,既支持古德科夫的候选人资格,也支持现任市长索比亚宁,这在党内外引起了广泛议论。在随后的大会上,索布恰克以自己太忙为由拒绝与古德科夫共同领导变革党,实际上是退出了与古德科夫的联盟。

司法部拒绝承认更名后的公民倡议党和古德科夫领导的合法性。古德科夫对此提起诉讼。但2019年1月28日,扎莫斯科瓦列茨基地方法院驳回古德科夫的诉讼,维持原判。

2019年2月12日,古德科夫在“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接受采访。记者问及在圣彼得堡的选举中是否会与阿列克谢·纳瓦尔内合作,古德科夫称他们的关系正常,表示他准备与其合作。在这次采访中古德科夫还提出让未成年人参与政治的观点。

2019年11月25日,俄罗斯司法部在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古德科夫领导的公民倡议党(即变革党)停止活动。

2019年,古德科夫打算竞选莫斯科杜马议员,但被拒绝注册。

2020年3月,古德科夫及其团队成员决定退出公民倡议党。古德科夫解释称,这是因为司法部拒绝将公民倡议党注册为变革党。据猜测,古德科夫退出公民倡议党还有一个原因,即党内对当前政府的立场存在分歧。

2024年后的俄罗斯,会给这些反对派政治家什么位置呢?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