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普京的“孩子们”⑩|反对派政治家:德米特里·古德科夫
2020年05月07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5669

建议修订2015年7月通过的《规范非营利组织活动法》,提议取消非营利组织关系中的“外国代理人”概念。他在该提案的解释性说明中指出,列入登记册中的许多机构并不参与政治活动,官方的这一概念涉及面太宽。该提案的审议一再被推迟,到2016年5月被否决。但与此同时,国家杜马批准了另外一项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而制定的修正案,从政治活动的概念中取消了科学、文化、艺术、卫生保健、社会服务、支持和保护母亲和儿童、对残疾人提供社会支持、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体育、保护动植物和慈善事业等领域的活动。

2015年10月,与民间倡议委员会共同制定了《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选举法》,建议过渡到以德国模式为基础的混合选举制度,在杜马选举中设置多议员区和选举团。2015年11月,根据国家杜马宪法性立法和国家建设委员会的决定,该法案已送交修订。

古德科夫单独或者与他人联合提交的立法提案绝大多数未获得通过,只有一项与大多数议员一起签名提交的《时间计算联邦法修正案》于2014年7月获得通过。


杜马代表古德科夫

2012年12月,在杜马针对《季马·雅科夫列夫法》的投票中,古德科夫是投反对票的8位议员之一,他反对其中包含的有关禁止美国公民收养俄罗斯孤儿的内容。

在国家杜马通过《俄罗斯联邦接受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联邦新主体法》时,古德科夫是弃权的4位议员之一。随后,他在一家电视台发表讲话进行解释,称他不投赞成票是因为该决定将导致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后果,而不投反对投票是因为克里米亚事件将引起公众舆论上的冲突,并且也是出于对克里米亚居民的尊重。

2013年3月1日,古德科夫前往美国,其目的是寻找未申报的俄罗斯官员在美房地产信息,并探视收养俄罗斯儿童的家庭。在探访了几个美国家庭之后,古德科夫表示,他在访问这些家庭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他还指出,俄罗斯大使馆对被收养的俄罗斯儿童漠不关心。

同年3月4日,古德科夫参加了美国参议院举行的题为“新方法还是老方法: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与美国和欧盟关系”的会议。古德科夫在讲话中对俄罗斯当局针对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人采取的手段、俄国家杜马都有所批评。他还敦促美国人公布有关俄罗斯官员外国财产的信息,认为这是帮助俄罗斯开展反腐败斗争。

古德科夫的讲话引起了俄罗斯官方和议员们的强烈批评。他被称为“叛徒”,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甚至要求以叛国罪逮捕他。2013年3月13日,统一俄罗斯党表示,有必要了解古德科夫在美国的行动,并称“他无权担任议员”。3月15日,国家杜马几位议员合署一份申请,要求对古德科夫国家杜马代表的任职资格进行重新审定。国家杜马议员道德委员会于3月20日对这一申请进行了审议。

反对派活动

2011年冬至2012年春,俄罗斯爆发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古德科夫积极参与其中并成为“争取公平选举集会”的组织者之一。

2012年5月7日,在普京第三个总统任期的就职典礼当天,莫斯科库德林斯卡娅广场举行了未经授权的“公共庆祝活动”,古德科夫曾想将此次活动报请为自己与选民的见面会,以避免拘留示威者。据古德科夫说,在2012年5月8日的一次反对派集会上,他在尼基茨基大道上被非法拘禁。但警方称是古德科夫自己与其他被拘留的人一起去了警察局。

在2012年10月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会的选举中,古德科夫排名第十位。


街头政治中的古德科夫

2012年,古德科夫、伊利亚·波诺马廖夫、作家康斯坦丁·沃龙科夫和反对派协调委员会执行秘书德米特里·涅克拉索夫成立了自由媒体支持基金会,其目标是共同资助创建客观的社会政治电视节目。第一批资金由涅克拉索夫和古德科夫的父亲老古德科夫提供。基金会的第一个项目是列昂尼德·帕尔菲诺夫的12集纪录片《帕尔菲诺夫》,于2013年4月在“雨”电视台播出。按照原来的设想,该节目的前几集由基金会投资,播出后可吸引有兴趣的观众众筹。但这一设想并未实现,第12集播完之后没再续拍。

2013年4月,国家杜马通过一项法案,规定由总统从地方立法会议提议的候选人中选拔联邦主体领导人,这等于废除了地方行政长官的直接选举。对此,古德科夫、伊利亚·波诺马廖夫、瓦列里·祖波夫、谢尔盖·多罗宁和谢尔盖·彼得罗夫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项法案,建议直接选举市长,而不是两级城市治理制度(根据现行法律,市政府官员的选拔程序由地方立法机构决定)。古德科夫到梁赞、坦波夫、车里雅宾斯克、下诺夫哥罗德等城市寻求对其法案的支持。

政党政治

2013年1月,古德科夫参加了名为“反对政治流氓行军”的游行,当时的游行队伍有人举着包括谢尔盖·米罗诺夫在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