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新冠防疫,美国还有政策空间
2020年04月09日  |  来源:BRGG  |  阅读量:4697

当前,欧美疫情肆虐。特别是美国,确诊感染者节节攀升,死亡人数也不断增加,抗疫形势异常严峻。4月8日晚,深圳卫视《关键洞察力》就美国当前疫情防控现场连线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张家栋教授。

深圳卫视:特朗普在每天白宫的疫情通报会上的表态备受媒体关注。3月31号美国总统罕见地对疫情表达了担忧,并且第一次提到要保持社交距离;而在4月5号的通气会上,他表示美国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将出现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这几次的表态,对比之前的“美国疫情可控”,形成鲜明对比。您怎样看待特朗普在发布会上对疫情态度的变化?

张家栋:特朗普对疫情的基本政策没有多大变化。特朗普总统一直以保障社会秩序和经济运行为优先,因此当特朗普强调要保持社交距离的时候,其实是疫情恶化后的被动反应。因为虽说特朗普是总统,他也很难做出一些主动的对策。一方面他如果要做一些有提前量的对策则在法律上未必能通过,甚至可能受到以自由人权为借口的攻击;另一个方面,即使特朗普做了一些提前性的政策安排,如果各个州不积极,作用也十分有限。现在美国倾向于把疫情描绘的比较严重,像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承认,他表示就新冠疫情的死亡病例而言,意大利可能与美国最像。这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出台更严厉的管控措施,促使民众更加配合政府的防疫的政策,另一个方面也是为了在未来免责,防范疫情扩大可能产生的政治冲击。 

深圳卫视: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对疫情的态度也值得关注,而且还有一个现象,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几个州,像纽约州,加州,这几个州都是由民主党掌控的,您怎么看这样的现象?

张家栋:首先,从客观上看,民主党控制的几个州,居民的构成更加多元,经济也更加发达,像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都是美国最重要的经济中心。这些要素使得民主党控制的这些州更加受到疫情的影响。从主观上看,民主党的政治家想利用这次疫情来塑造两个形象:第一个形象是共和党的领导人,尤其是特朗普总统抗疫不力,他们想把自己的州做得更好从而反衬共和党人的不力;第二要正面塑造民主党的政治家们为了人们的生命安全努力奋斗的正面形象。反过来,在共和党一侧,是另一个局面,在共和党控制的几个州,基本上都倾向于跟着总统的步伐,前期主要都是淡化疫情,主要的政策目标是防范疫情对执政的不利影响。 

深圳卫视:怎么看待疫情下特朗普支持率不降反升?

张家栋: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视程序民主、程序正义的一个国家,美国民众对法律规则和决策程序的重视程度往往会高于对结果的重视程度。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总统在抗疫上的决策,基本都是符合美国政治传统的。另一方面是文化问题,美国民众绝大部分都有宗教信仰,他们对疫情、对死亡数字的敏感程度可能要低于很多国家,尤其是低于中国和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东亚国家。

深圳卫视:最近特朗普跟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一起联手“直播带货”,共同推荐雅培公司出品的一款新冠肺炎快速检测仪。之前美国总统“直播带货”情况多吗?

张家栋:客观上讲,这种情况很罕见,我认为有三个动机:一是表现出自己在抗击疫情中的存在感,美国总统的职能主要是国防与外交,在内政上的决策空间有限,但他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表现机会,用一切可能性发出自己的声音;二是同时顺便推销自己执政以来一直推动的美国制造业回流问题;三是借助一个小小的仪器,提振美国民众的信心,让美国民众知道,美国的工业能力和科研能力是很强的,已经发挥作用,并将能够最终战胜疫情。

深圳卫视:此次FDA发布了这么多的紧急使用授权是否说明在新冠疫情逐渐严重的背景之下,美国政府确实真的着急了。

张家栋:从美国联邦政府接连在法律方面出手看,美国联邦政府肯定比以前更着急了。但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还有政策空间,没有选择进入“战时模式”,仍然在正常的法律体系内运行。

深圳卫视:如何评价启动《国防生产法》在疫情防控中起到的作用?

张家栋:《国防生产法》的启用,一定会对增加医疗物资的生产,对医疗物资的供给会产生显著的积极性的推动作用。但我认为这个作用相当有限。因为《国防生产法》主要涉及两大内容:第一是把联邦储备转化为军工产品,但是在联邦储备中恰恰医疗物资比较少;第二个层面是把私有企业从民用生产转化为军工生产,生产力的变化在大宗器械中非常有效,但在医疗用品这种非常小众的轻工业产品里面作用不高。因此,启动《国防生产法》可能主要起到的是鼓舞人心的作用,实际价值其实不大。

深圳卫视:许多州都加入到了采购的行列,联邦政府也加入到了竞标的行列当中,把呼吸机的价格推的很高,怎么看这个现象,这对疫情防控有什么影响?

张家栋:这种不同部门之间在市场上竞争同一个商品的现象在美国很正常。因为在没有进入战时体系的情况下,各个部门,各个地方,只能根据市场的原则去购买产品,一定会产生竞价的问题。我们也不要认为这种机制都是坏的,它会产生两个效应:第一是价格上升一定会刺激供给端的生产积极性,从成本增加层面上看是负面的,但不一定会影响美国整个抗击疫情的效率。因为美国无论是联邦层面还是州政府层面是不缺钱的,所以负面影响相当有限。

深圳卫视:就此次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美国的国家战略储备能发挥的作用有多大?

张家栋:美国的国家战略的主要储备不是医疗物资,而是一些战略型资源。其中最重要的是石油,但医疗物资储备十分有限,因为绝大部分医疗物资无法长期储备,美国主要还是更加依赖市场体系。但是美国国家战略储备的作用还是有的,作用主要表现在前期,但这个功能能维持的时间有限。

现场张家栋教授及各位连线嘉宾还与观众进行了热络互动。

(供稿:复旦大学国务学院硕士生张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