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从世界格局与国际秩序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019年06月28日  |  来源: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  阅读量:26625

结语

为什么是大变局?因为,格局与秩序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特别是中国成为影响这一根本性变化的关键变量——世界历史进入中国时刻。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1500—2000年的经济变化和军事冲突》中系统比较了“平衡发展的中国”与“相对衰落的美国”,“从长远来看,中国代表着一种政治和战略势力,它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既不能把它看作是莫斯科或华盛顿的附属物,也不能把它简单地看作是一种中间力量”,对美国而言,“头号强国都面临着共同的困境:尽管它们的相对实力都在下降,但对其地位日益增多的挑战却又迫使它们拿出越来越多的人力和财力投入军事领域,从而挤掉了生产性投资;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将导致低增长和重赋税的徘徊不去,加深国内对重点开支项目的分歧,削弱其承担防卫负担的能力”[12]。今天,世界力量对比正处在重大变化时期,而且这种变化很可能以比以往更快的速度进行。

中国的复兴具有世界意义,中国将回到世界舞台中心。但“强而不霸”、韬光养晦不是策略,而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当然,今天的中国依然是“大而未强”,实现“强起来”要补足短板,无论是格局转变还是秩序转变,首先要增强中国以及发展中国家的综合实力。通过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特别是聚焦创新驱动与文化软实力提升,聚焦关键工艺、关键原材料、关键零部件,以核心技术为主攻方向,取得变革性、颠覆性突破,从而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助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助益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程中掌握战略主动。

(本文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9年第3期P114-121,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际关系和“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


[参考文献]

[1]王向远.“世界体系”理论中的“东方—西方”[J].国际比较文学,2018,(3).

[2]顺应时代潮流实现共同发展——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7-26.

[3]董光壁.五百年来科学技术发的回顾与展望[J].自然科学史研究,1997,(2).

[4]胡鞍钢.中国赶上第四次工业革命发动期[N].北京日报,2013-02-25.

[5][英]麦金德.民主的理想与现实:重建的政治学研究[M].武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5:177.

[6]王士琛.欧盟的价值观外交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公共外交季刊,2015,(3).

[7]How Much Will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Reduce Trade Costs ? [EB/OL].世界银行网站,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592771539630482582/How-Much-Will-the-Belt-and-Road-Initiative-Reduce-Trade-Costs,2018-10-15.

[8][12][美]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1500—2000年的经济变化和军事冲突[M].王保存,等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3:93,197、274.

[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278.

[10][美]伯尼·桑德斯.我们的革命:西方的体制困境和美国的社会危机[M].钟舒婷,等译.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139.

[11]温俊萍.经济史视野中的大国崛起——基于荷兰、英国和美国的经验[J].史林,2008,(4).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