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多数专家认为中美“文明冲突论”实属荒谬
2019年05月06日  |  来源:参考消息  |  阅读量:3444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文/朱东阳 王超)美国国务院官员近日在公开场合宣称,国务院正在制订基于“文明冲突”的对华关系框架。相关报道在美国国内引发广泛关注。美专家认为,这种表态是对中国本身和中国挑战的一种误读,非常脱离实际。面对当前形势,美中需要继续保持对话,以确保彼此竞争不会升级为“新冷战”。

妄图走“遏制政策”老路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4月30日刊文称,美国国务院负责政策规划的主管官员基伦·斯金纳4月29日在华盛顿参加“未来安全论坛”时表示,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团队正在制订一项针对中国的战略,该战略基于“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的理念,这在美国历史上将是第一次。

该报称,斯金纳正在领导制订美中关系战略,参考的是乔治·凯南(美国外交家,美国冷战时期对苏“遏制政策”的创始人)1947年7月化名“X”在《外交》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凯南在文中极力鼓吹遏制苏联,宣扬反共主义。

斯金纳表示,马克思主义源自西方政治理念,所以“美苏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属于西方大家庭内部的争斗”,而中国则是“美国第一次遇到的非白人大国竞争对手”,鉴于中国的政治体系并非是西方文明的产物,所以中国对美国构成了独特的挑战。

她说,美国的战略将包括“文明冲突论”的部分教义,但会有所不同。“我认为我们必须摘下玫瑰色眼镜,诚实面对中国威胁的实质。同时,我们还需要对中国试图达成的目标给予一定程度的尊重。”

她认为,贸易并不是美中之间唯一的问题,从长期看更不是最大的问题。美国视中国为“更根本的长期威胁”,正在用更深、更广的视角看待中国,而美国务院正在领导这个针对中国的、类似乔治·凯南“X”长文所描绘的更广泛行动,“没有立论,不成政策”。

在人权问题上,斯金纳认为,美国打“人权牌”对中国的效果可能并不像对苏联那么管用。“人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西方概念,它打开了一扇门,在人权原则的基础上真正削弱了苏联这个极权主义国家”,但“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

斯金纳赞同美国需要围绕和中俄重启大国竞争的事实制订国家安全战略,但表示中俄对美国的威胁程度不可同日而语,俄罗斯不过是个“全球幸存者”,而美国视中国为“更根本的长期威胁”,“中国是我们的经济竞争对手和意识形态竞争对手,它试图获得全球影响力,这是几十年前我们很多人都没想到的”。

据了解,斯金纳对研究冷战历史很感兴趣,曾参与写作有关里根执政时代的五本书,在受访时更是频频提及凯南这个国务院政策规划部门的创始负责人。

对中国存在“根本误解”

斯金纳的表态在美国国内舆论场遭到了广泛质疑,这在当前“中国威胁论”横行于世的华盛顿并不常见。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和媒体普遍认为,这种类似“文明冲突”的观点涉嫌种族歧视,且过度夸大了中国威胁。

综合来看,目前舆论对斯金纳表态的分析和质疑有三个方面。

首先是政治投机。分析人士认为,为了迎合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证特朗普政府对华全面强硬的合理性,部分美国官员不惜将这种情绪的理论性一味放大,甚至提到了“文明冲突”的高度。再加上2020年大选选战已经“开锣”,不难看出此类表态充斥着浓厚的政治投机色彩。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者斯蒂芬·沃特海姆通过推特表示:特朗普政府寻求在对华问题上使用“文明冲突论”的逻辑毫不奇怪,可悲的是,维护“西方文明”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够团结建制派和非主流右翼势力的观点之一。

其次是不负责任。渲染“中国威胁论”一贯是华盛顿政客的爱好,但把美中竞争渲染为“文明冲突”则纯属脱离实际、蓄意夸张。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欧汉龙在接受参考消息采访时说,用文明冲突的框架定义美中关系“实属不幸”,“这既不是事实,也可能让美国的政策显示出惊人的傲慢和敌意”。

该智库另一名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则对记者表示,相关表述言过其实,“美国和许多来自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国家都打过交道,但并没有把自己和它们的关系变成文化冲突”。他认为,美中之间确实在经济和安全领域存在竞争,但远未到文明冲突的程度。

曾在里根政府和老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杰出研究员包道格表示,斯金纳的说法“纯属是(对美中关系的)一知半解,且毫无帮助。相关说法用在不同星球之间的作战还差不多”。

最后则是漏洞百出。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的亚洲项目主任亚伯拉罕·登马克发表推特称,如果斯金纳的讲话准确地反映了国务院对中国的看法,那么这就表明国务院对中国本身和中国所带来的挑战存在“根本误解”。他认为,有二战时期的太平洋战场为证,“美国第一次遇到非白人大国竞争对手”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但更重要的是,这和种族有什么关系?你可以说中国不是西方哲学传统的组成部分,而这也并不完全准确,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发展非常关键”。此外,“在冷战时期,我们的目标是让苏联崩溃。我猜现在我们对中国有不同的目标。但现在看起来树立竞争观本身就是目标,这不是一个有效战略的良方”。

美缺乏对华可行战略

多名美专家对斯金纳毫不掩饰的夸张言论感到担忧,认为特朗普政府需要进一步加深对中国的了解,正确评估美国面临的“挑战”。

包道格告诉记者:“特朗普政府现在试图归纳出一个对华战略,而不是仅仅罗列对中国的各种不满。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拿出有任何可行性的战略。”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史文认为,斯金纳的观点是对“中国威胁”性质的一种骇人听闻、基于种族主义的评估,而更糟糕的是出自国务院官员之口。斯金纳对中国挑战的“疯狂描述”表明美国似乎走上了一条非常危险和令人沮丧的道路。

得克萨斯州三一大学历史学者谭吉娜对美国政界当前针对中国的片面强硬言论深感厌倦,认为这些来自美国政府官员的言论会造成非常危险的后果。“如果我们将中国视为不合时宜、千篇一律和另一世界的国家,我们就是在用种族主义的观点来看待中国,而不是将中国视为拥有复杂历史和多元人口的国家。”

登马克认为,斯金纳试图把自己打造成21世纪的乔治·凯南,但凯南首先是一个俄罗斯问题专家,他的战略是基于对俄罗斯历史及苏联政治和哲学的深刻和详尽了解。“过去两年间,很多中国问题专家被赶出国务院,我觉得他们非常需要这种专业知识。”

韦斯特表示,美中继续保持对话,确保当前情势不会升级为“新冷战”非常重要,在他看来,“当前(斯金纳的)观点能走多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2020年大选。目前已经宣布参选的政客们对中国的看法各有不同,未来美国对华政策到底怎么走,和谁会成为下一届总统很有关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