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石泽:透视莫迪政府的中亚政策
2019年05月23日  |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  阅读量:6154

第二,从中亚国家来看,它们普遍认为印度虽然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伙伴,但不是一个好的参与者。它存在“口惠而实不至”以及合作效率低下的问题。在涉及联通中亚和南亚地区能源运输重要的TAPI管道项目上,印度的态度经常摇摆。目前,该项目在阿富汗段和土库曼斯坦段已取得了较大进展,但印度仍表示需要就项目的经济可行性、供应安全性以及债务和股权等问题重新进行谈判。这使土库曼斯坦和阿富汗感到不满认为印度在项目推进上缺乏行动力。哈萨克斯坦也批评印度的优柔寡断和效率低下总是影响两国签订能源协议的进程。受上述因素影响,2017年印度从中亚国家进口的原油和石油产品只有330万吨。2018年印度与中亚国家的贸易总额仅为9.65亿美元。尽管中亚国家认为与印度发展关系十分重要,但它们同样清楚,只有中国能满足自身经济发展的需求。此外,中亚国家对莫迪政府将其中亚政策作为与“一带一路”倡议竞争的行为感到不快,认为此举不利于维护中亚地区的安全形势与改善该地区的连通性。在2018年举行的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印度是与会国家中唯一拒绝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但中亚国家却积极参与其中,试图借此机遇努力发展本国经济。

第三,在涉及与中亚国家相关的合作机制安排上,印度也落于下风。美国在加强与中亚国家关系的模式上强调多边合作。C5+1(即中亚五国+美国)机制不仅是美国参与中亚事务的重要平台,而且也是与俄罗斯在中亚地区开展地缘政治竞争的有利工具。在2018年5月访问乌兹别克斯坦期间,蓬佩奥国务卿表示C5+1是美国参与中亚区域合作的关键组成部分在改善与中亚国家关系,特别是促进该地区经济发展上发挥着积极作用。此外,美国还利用美国-中亚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TIFA)加强美国与中亚国家之间贸易和投资关系。俄罗斯依靠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介入中亚事务。欧亚经济联盟旨在促进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经济联系。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是俄罗斯主导的共同防御联盟。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是其成员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则通过购买俄式武器装备与俄罗斯保持着重要的安全和军事联系。中国则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大了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力度。“一带一路”愿景文件明确指出中亚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点地区,中国将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⑤通过上述合作机制,中美俄三国有效保持和加强了与中亚国家的联系。就印度而言,尽管其已设法加入了上合组织,但在一些印度学者看来,该组织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内容,无法达到印度实质性参与中亚事务的目的。为改变在竞争中相对落后的态势,2019年1月,在印度积极倡导下,召开了首届“印度-中亚国家外长对话”,这是印度试图加强与中亚国家机制化合作的最新举措,但由于该对话为时尚短,能否成为固定“机制”,发挥作用仍有待观察。此外,虽然印度有兴趣将中亚国家纳入南盟(SAARC),希望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加入南亚自由贸易区(SAFTA),但上述设想的操作难度较大,目前未有实际的进展。

结 语

“邻国优先”政策是莫迪政府外交战略的显著特征。在莫迪政府的战略构想中,中亚国家作为“延伸的邻居”,已成为关注的重点。为增强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确保能源安全、防止阿富汗安全威胁外溢,它加强了与中亚国家的联系。莫迪政府的中亚政策虽然已在政治、经济、安全和文化等领域取得了一定成效,然而它还需要克服自身能力不足,合作效率低下以及制度设计落后等问题。此外,2019年印度即将举行大选,目前人民党正与国大党激烈竞争。尽管大选的结果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印度的对外政策,但从整体而言,印度发展与中亚国家关系的基调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它将通过多种方式继续加强在中亚地区的利益存在,提升对该地区事务的影响力。由于中亚国家对我维护边疆安全和深入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系重大,对印度中亚政策的持续关注和深入调研具有重要意义。(注释略;责编:张颖)

(作者分系西安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博士,西安外国语大学国际舆情和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转载仅用于学术研究与人文交流若有异议请及时告知,以便做适当处理。)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