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智囊余永定:中国经济下半年的最大挑战
2021年07月07日  |  来源:思想潮  |  阅读量:2007

以下观点整理自余永定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2021年中期)上的发言:

首先,人大CMF报告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指出,“中国的实际产出水平已经回归到长期增长趋势,并且给出了下图。

2021年第一季度进一步确认了这一回归,只是目前还不稳固,相比长期增长趋势存在下行波动缺口,有待进一步巩固。”我对这后一句话非常赞成,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


图片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21年中期)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现在到底存在着一些什么样的问题。

首先,是经济增长动力的问题.

第一是消费,我们期待已久的所谓报复性消费反弹说了一年多,到现在还没有等到。人大CMF报告数据说得很清楚,消费第一季度是3.9%,2019年是8.5%,消费并没有出现很强劲的反弹。

第二是投资,基础设施投资2019年年增速是3.8%,这已经非常低,2020年、2021年1-5月份两年复合增长是2.6%,可以说是相当可怜。

我们经济增长动力结构不佳,离真正的常态化经济增长还相当遥远。我们的看法基本如此,下图是中国社科院世政经所在年初所做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到出口的增速是非常大的,但其他的增速,比如社零,固定资产投资等等,增速表现都不佳。所以,人大CMF报告担心的东西也是我们所担心的。

总体来讲,2021年后半年经济增长前景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从以下人大CMF报告这个图可以看到,它是往上走的,第一季度是很强劲地增长,第二、第三、第四是往下走。当然,这里有基数效应,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很多迹象,这个反弹力度在减弱。


图片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21年中期)

其次是宏观经济政策问题。

公共财政收入在第一季度是24.2%,这是很高的增长速度。与此同时,我们公共财政支出在第一季度增速只有6.2%,是相当低的。2020年我们的财政政策虽然是扩张性的,但扩张的强度实际并不很高。从现在的情况看,2021年相比2020年收紧了。

报告中做了很多说明,试图说明财政政策并没有收紧,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进一步讨论。我认为是收紧的,这是财政赤字的状态。当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缺乏动力的时候,经济增长速度低于潜在经济增长速度的时候是应该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赤字率应该是提高的。但我们可以看到,赤字率是急剧下降的。


图片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21年中期)

我们确实存在着钱没用掉的问题。对于没用掉的原因,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是激励机制出了问题。在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低于潜在增长速度的状况下,我们要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鼓励基础设施投资。

总而言之,我国现在的宏观经济形势还是面临着相当严峻的挑战,还是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而且希望下半年会有更具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出台。

对于中国现在是不是应该退出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我坚定地认为不应该。中国自己在这方面的通常做法是:开始时,经济处于收缩状态;我们采取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经济 “反弹”之后(是反弹还是基数效应,是真正反弹还是某种波动?),“及早退出”。

中国经济学家对通货膨胀十分敏感。CPI一上涨就感到十分不安。过去,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但这种倾向是有问题的。例如,2010年还未结束,我们就开始退出4万亿财政刺激政策了。

而我们之所以急忙“退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通货膨胀率的上升。2010年5月份,PPI同比增速达到了7.1%、CPI为3.1%。我们在心理上接受不了超过3%的CPI。

中国应该学会容忍高于3%的通货膨胀水平。通货膨胀是指物价的普遍上涨。物价稳定是指普遍物价水平的稳定,或普遍物价水平变化速度的稳定。在市场经济中,资源配置主要靠物价变动指引。

如果日本、美国等国货币当局把通胀目标定在2%,中国把通货膨胀率目标定在3%到5%大概也不为过吧?更何况,2010年通货膨胀上升在相当程度上是基数效应和其他短期结构性效应造成的。

现在PPI增速上涨,如果看它的定基指数,生产者产品价格指数(PPI)只不过是恢复到2008年的水平;所以,中国的问题不是通货膨胀,不是CPI太高,PPI太高,而是在过去10几年中CPI和PPI增速太低,以PPI为标准,中国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是处于通货收缩状态。

人大CMF报告中对于通货膨胀的分析是正确的,但我还想进一步地提出,PPI上涨,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总体上(除囤积居奇导致的物价上涨外)是个积极的现象。

PPI上涨导致CPI上涨,是我们经济增长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一个必要条件和必然结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不但不应该害怕,而且应该欢迎。

总结来说,我基本同意人大CMF报告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但是报告对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评价同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存在不尽一致的地方。

我认为除非出现物价失控的危险,否则就应该继续执行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使经济增速稳定在6%左右的水平,不要急于退出。对于中国来讲切不可忘记:发展是硬道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