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友骏:菅义伟政府埋下的“种子”
2020年11月10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347

日本新首相菅义伟9月上台以来已完成首次外访和发表施政演说等规范性动作。就其政策表述及具体动作而言,菅政府内外政策雏形的特征可归纳为供应链(supply chain)、经济复苏(economic recovery)、融合(engagement)和数字化社会(digital society)等四个关键词。它们的英文首字母正巧组成“SEED”,即种子的意思。而这些方面,也确实是菅义伟政府想在日本社会发展中埋下的“种子”。

首先,以积极有效的经济振兴政策尽快实现经济系统性复苏,可谓菅义伟政府的第一要务。在施政演说中,菅义伟直言将继承“安倍经济学”,同时又称将加大制度改革力度、释放改革红利,创造经济复苏的内生性新动能,帮助日本经济尽快走出疫情泥潭。尽管菅义伟低调表示新经济政策以“继承”为主,但其强调的制度改革与创新或许会成为“菅经济学”的一大亮点。

其次,数字化建设是菅政府对内政策的着力点。除了力推数字化行政,数字化社会、数字化教育等一系列数字化工程也已或即将进入实施阶段。这些系统性的政策举措将有助改善日本行政及商业行为范式,提升日本社会整体经济效率,实现经济结构“由点到线、由线及面”的新布局。

不仅如此,数字化建设还将带动一大批数字化产品的生产,尤其是以半导体为核心的电子消费产品及零部件。这不仅将直接刺激日本的消费与投资,还将间接刺激对半导体等电子类产品及原材料的研发投入,提升日本技术的竞争实力。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末丢失存储器等半导体器件生产强国垄断地位后,就转而主攻半导体材料及生产设备的高新技术,未来这一趋势或将更为显著。

再次,调整海外供应链布局,进一步夯实以日本技术为核心的产品供应链稳定与安全,是菅政府对外政策的主要目标。菅义伟上任后的首次外访便打破传统,没去美国而是选择越南和印尼两个国家,足以显现东南亚地区在菅义伟政府外交战略中的重要定位和高期待值。

具体而言,东南亚关乎菅义伟政府的“印太构想”,地理位置重要,属于核心板块。而且随着未来日本海外供应链调整的推进,东南亚地区将成为承接日本新兴投资及日企生产基地的主要目的地。更重要的是,该区域内部分国家已经或正在积极争取成为“全面且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成员。鉴于此,日本与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关系将直接影响未来日本实施海外经济战略布局的速度和进度。受其影响,对东南亚地区的政治“融合”,尤其是对越南、印尼等主要地区性大国的政治“融合”,打造日版“印太构想”的重要支点国家,是菅义伟政府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

可见,菅义伟政府虽然一再对外宣称新政府内外政策以继承为主,但实际也在努力寻求创新和突破,寻求在推进落实的过程中形成自身的执政风格与政策体系,甚至力争实现对安倍政府的超越。概言之,菅义伟政府希冀在变革中求新机,在改革中求发展,以“桃李不言”的方式静待新“种子”在日本国内以及国际上发芽、生长、开花、结果。

(陈友骏,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