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婕妤:从“近岸外包”到“友岸外包”:美国在拉美打造供应链体系?
2022年08月29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902

“近岸外包”,是特指一国的企业将业务外包给与其地理、时区、语言相近的邻国或邻近地区的企业。与“离岸外包”相比,这一概念出现的时间相对较晚,是近年来全球化逐渐放缓、区域化日益加强的产物。与之相应的是,“近岸外包”的产生也催生和“带火”了一系列所谓更新潮的概念,如“正确外包”“安全外包”“盟友外包”和“朋友外包”等。美国是“近岸外包”这一概念的提出者和倡导者,拉美因其与美国特殊的地缘政治经济关系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无论何种形式的“外包”概念,都难以掩盖美国企图与中国“脱钩”以及打造“去中国供应链同盟”的野心。

就地理条件而言,墨西哥近乎是美国“近岸外包”的天选之地。图为2022年6月8日,由移民组成的“大篷车队”涌向美墨边境。

拉美——美国“近岸外包”的试验田

就地理条件而言,拉美近乎是美国实行供应链近岸转移的天选之地,墨西哥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美墨关系作为美拉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墨供应链“近岸外包”也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美国和拉美地区“近岸外包”的发展与政府的政策推动有很大关系。据美洲开发银行估算,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在中短期内可从“近岸外包”中获得的潜在收益或高达780亿美元。今年4月,美国众议院西半球公民安全、移民和国际经济政策小组委员会成员马克·格林提出《西半球近岸外包法案》,格林宣称该法案将“一举三得”:既可使美国减少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还可在拉美创造更多工作岗位和经济增长机会,缓解美墨边境的移民危机,减少非法移民数量。最重要的是,这一举措“将为美国对抗中国在拉美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提供一条有效路径”。

拉美的某些国家也对美国的“近岸外包”持积极的态度。墨西哥政府目前正计划建设“美墨加走廊”,将投资3000亿美元在墨西哥锡那罗亚州和美国得克萨斯州之间修建一条新铁路物流路线。墨国家外贸银行和国家金融开发银行还拟为即将离开亚洲、落户本地的公司提供众多税收激励措施,美洲开发银行宣布未来三年将向在墨投资的企业提供18亿至28亿美元融资。除墨西哥外,其他一些拉美国家也向美国抛出了橄榄枝。由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和巴拿马组成的“民主发展联盟”向美国自荐,称其是美“近岸外包”的理想选择。

美国企业在第一时间对国家政策做出了响应。从2020至2021年,墨西哥供应商收到的美国大型公司投标数量增加了514%,同期接受投标的拉美供应商增加了155%。2021年,美国前30家年收入超过300亿美元的大型制造公司从墨方采购化学品、生产和建筑材料等工业制成品的数量是2020年的六倍。据报道,今年5月万事达卡与中美洲“北三角”国家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签署合作协议,将为该地区100万家中小企业提供在线支付系统;全球最大的纱线生产商美资企业Parkdale将投资1.5亿美元在洪都拉斯设立纺织厂。

“友岸外包”——美全球战略布局的一部分

在前不久落幕的第九届美洲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提出构建“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其中重点是与拉美国家进行“友岸外包”。与“近岸外包”相比,“友岸外包”力求突破供应链合作的时空限制,不再局限于墨西哥等美国周边国家,而是要辐射整个西半球,包括拉美在内的所有与美国具有所谓共同价值观的盟友都将纳入其中。这一设想与美国近些年拉拢盟友搞集团政治和组建经济小圈子的图谋如出一辙。

美国如此急切地在西半球划分势力范围 、“秀肌肉”,与其近些年来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下降、中俄在拉美的影响力显著上升有关。近年来,俄罗斯与古巴、委内瑞拉等传统友好国家的军事战略合作得到强化,不久前尼加拉瓜正式授权允许俄罗斯在其境内部署军队。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巴西、智利等国家拒绝跟进美欧对俄实施制裁也反映出其对俄罗斯关系的重视。中拉关系也继续保持了稳步向好的趋势。年初,尼加拉瓜和阿根廷分别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中国在拉美的朋友圈不断扩大。

因此,美国对拉美进行“友岸外包”的重要原因是欲重振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这也是美国全球战略布局的一部分。近年来,随着中美竞争的加剧,构建东西并举、两线并行的供应链同盟体系就成为美国的战略目标。一方面,美国欲在东半球亚太地区主打“印太经济框架”。这一框架以“美国优先”为原则,在不包含关税豁免和市场准入谈判的基础上,单方面强迫亚太国家接受美方高标准的贸易安排。特别是,“印太经济框架”将供应链韧性纳入其四大支柱之一,显示出美国有意在中国周边打造平行供应链体系的意图。另一方面,美国在拉美地区力推“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该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可被看作“印太经济框架”的拉美版。根据拜登政府的说法,这一历史性的倡议将自下而上、由内而外地重建美洲经济,其中的一大重点是加强美洲供应链合作以及建立更有弹性的供应链。在以所谓“价值观”为核心的“友岸外包”的庇护之下,美拉外包合作的影响范围或将进一步扩大,不排除美国在拉美打造泛美供应网络和泛美制造系统的可能性。

与资源匮乏和市场狭小的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相比较,南美洲国家发展外包业务的潜力更为广阔,尤其在美国极为看重的战略矿产和稀土领域。玻利维亚、阿根廷和智利组成的“锂三角”,已知锂矿储量高达全球总储量的65%,但鉴于开采和精炼技术低下,拉美的锂矿产业发展缓慢,尚未建立起相关的锂电池和电动汽车生产线。由于中国已占据全球锂电池制造能力的77%,在未来能源转型和绿色经济的大潮之下,美国势必会向拉美关键战略矿产领域投入更多资源,构建西半球供应链同盟,加强锂、钴、镍、石墨等供应链的上下游合作,甚至可能打造拉美版的“金属北约”,与拉美构建矿业安全合作伙伴关系,从而推动美拉关系向纵深化发展,以达到分化中拉关系的目的。

可能导致地缘经济分裂的局面

从“近岸外包”到“友岸外包”,美拉关系看似光明,实则坎坷。美国将制造业迁出中国的总成本高昂,而要在拉美复制与亚洲制造中心规模相似的供应商网络和原材料供应渠道需要耗费数十年时间。从短期来看,外包业务似乎是当前解决美国供应链危机的合理方案,但从长远来看,却为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埋下了潜在隐患,因此全球很多机构都对美国“另起炉灶”式的供应链计划并不看好。世界贸易组织警告称“世界经济有可能滑向分别以美国和中国为中心的两大对立集团”,这将导致地缘经济分裂以及全球生产总值的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称“地缘经济碎片化”风险大幅增加。世界银行研究显示,“友岸外包”会将经济落后国家和贫穷国家排除在外,对发展中国家造成更多伤害。对于习惯于精致利己的美国而言,“美国优先”永不可能成为“美洲优先”。美国对拉美开展“近岸外包”或者“友岸外包”,极有可能是将拉美当作“跳板”,拉美各国必须对此保持警惕。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所实习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