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进口美国2000亿美元芯片,中美日韩,孰利孰损?黄仁伟贾庆国解答2
2019年02月26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6270

嘉宾点评

刘鸣:大国外交,智慧处理周边 (上海社科院国际所原所长、研究员)

第一,现在的大国外交和历史上的大国外交有很大的不同。基辛格研究欧洲的大国外交,以梅特涅、俾斯麦为特点的外交进行研究,主要是大国协调与各种均势外交,那时是多极化的大国,彼此可以形成军事同盟,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盟国,国家边界可随时突破,也可对小国进行肢解。二战后有两个很大变化:1. 美国建立了一套国际制度,包括各种国际组织、国际法,有普世价值观;2. 建立以美国为霸主的盟国结构,已经存在?70多年,尽管内部有很多矛盾,但是包括北约盟国在内,在针对中国崛起和中国发展,针对中国所谓对西方自由秩序挑战方面,基本上意见是一致的,仅仅是斗法上有所区别而已。

第二,中国在当今的国际秩序中崛起,运用大国外交,既有很多空间,但与历史相比,在自身定位上也有很大局限性。我们应该在这个空间里发挥。如果完全照搬历史模式,肯定做不到。但要突破历史局限,我认为也会很困难,今天两位院长讲到怎样使得周边国家欢迎中国和平崛起,这点非常重要,但要做到这一点确实很难。

因此,中国的大国外交,既有外交的政策,还有战略的行动,有一个彼此如何匹配的问题?有时候战略性行动多一点,外交的政策、理念没有完全跟上;有时候外交理念是很超前,但是战略行动是不匹配,这也会造成很多被动。这是在推进大国外交上要充分考虑的。

第三,美国的崛起和中国的关系有相同之处,也有很多不同之处。美国不用担心地缘政治环境,已经解决了与周边国家的边界问题,历史问题。通过美墨战争,通过从法国、俄罗斯购买领土,已经没有领土历史遗留问题,所以可以搞孤立主义。另外,它的地理位置是得天独厚的,远离欧洲大陆的竞争与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中,除了珍珠港受到打击,本土基本没有受到任何打击。中国崛起,要面临亚太地区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台湾统一问题是一个;南海问题,历史上是我的领土一部分,过去没有能力捍卫海洋权益,现在有能力了,当然要捍卫,但就要触犯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作为霸权要维持既有秩序。双方之间就有矛盾。“大国之关键,周边是首要”,但周边无论和韩国、日本、东南亚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历史矛盾。因此,我们在运用战略资源时都要统盘考虑,要平衡好奋发有为和韬光养晦。

最后,大国讲究综合实力,更重要是全球性战略力量。中国和历史上传统大国不一样,没有侵略性,“一带一路”也是软性的影响与资源的投送倡议,是我们要提供的公共物品,我们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很多基础设施,也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空间。我认为完全是站得住,但是,即使是这样海外经济性的行动,美国仍然会从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挑战的视角进行解释,因为美国担心中国对其亚太势力范围带来战略性影响,削弱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在战略推动过程中,有些地方还是要低调,国内的制度也要做出某些调整,与中国的和平崛起与开放的形象相一致。现在外交的斗争影响着国内经济政策的内政,因为中国在经济上对美国有很多依赖。这是中国需要反思的,这方面做得更好一点,我们压力会轻一点,在战略推进过程中相对顺利一点。

精彩瞬间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在点评中指出,中国的外交无论是奋发有为还是韬光养晦,一定要讲究平衡

“大国外交”这一热点话题吸引了三百余位听友到场,连走道、窗台边也坐满了人

主办方领导文汇副总王欣之(后左一)、上海社科院国家所所长王健(后右一)给文汇APP优秀留言听众朱晓滢、柴忠余颁发文汇抱枕及往期嘉宾江晓原著作《科学外史》、谢遐龄著作《中国社会是伦理社会》

积极参与本系列演讲的五位优质互动听众获得讲堂特购的奖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出版的《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一本 

(本文仅作为学术研究用途转载,若有异议请及时告知,以便做适当处理。)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