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文山:一带一路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话语体系的建构
2019年02月12日  |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  阅读量:7005

这种对“一带一路”倡议隐秘的欣赏在类似美国等发达国家中并不少见,但却被当今的政治氛围和所谓的政治正确极大地抑制和扼杀了。美国当局错误地将中国当成了它的对手并将“一带一路”倡议当成了地缘政治竞赛的工具。对于许多人来说,例如希尔曼,“一带一路”倡议确有极大的经济意义,发展意义和管理意义,但它在某种程度上不符合发达国家,例如关注自身利益的美国社会中一些主流的政治团体所制定的政治正确标准而受阻。

可见,“一带一路”战略产生之后,受到了话语强势的西方媒体的污名化传播,而沿线国家受到西方媒体的影响,也对该战略产生了质疑和担忧。从国内传播来看,国内民众对于“一带一路”也产生了误读。这些传播噪音与杂音的传媒,给该战略的实行带了一定的阻力。

由上可知,“一带一路”舆论目前在国内外均仍然处在鱼龙混杂,众声喧哗的阶段,在国内与国际社会都有混淆视听嫌疑,有待以正视听。国际国内智库对“一带一路”的政策解读也很多元,有时甚至南辕北辙。以赵磊教授主编的研究报告为例,以“一带一路”为平台的中式全球化或新型全球化在国内政策话语体系里过于强调经济。而在国外智库和舆论界却过于强调战略与安全。因此,以“一带一路”为平台的中式全球化或新型全球化话语体系急需人文化,为“一带一路”打好开放、多元和包容、融合与叠加式的人文基础,为在性质上对英美全球化创造性选择性继承的同时,改造和超越英美全球化做好思想和哲学上的准备。


四、“一带一路”理论和科学评价话语体系建设迫在眉睫

如果说“一带一路”的前五年是栽培期,那么未来五年到十年应该是护林和剪枝期,也会成为“一带一路”开花结果和收获期。“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平台,展望未来,任务和挑战艰巨,但前景会越来越好。国务院签发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已于2018年7月30日生效,标志中国已经正式开放至少几万亿乃至10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将会吸引来自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各地万亿美元的投资。以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和珠三角等为主的国内市场的深度开放与“一带一路”建设将会进入一个高频率的内外互通互动、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状态,并逐渐提升为一个连接中国与世界的、跨国的、跨区域的乃至全球规模的共同市场,造福沿线国家人民,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总之,秉承“共商,共建,共享”,推动共建“一带一路”走深走实,顺应了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内在要求,为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案。

我们在充分认识到成绩的同时,也应该认清在“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中存在的种种不足和挑战。由于时间短,经验不足,学理派别较为混杂,理论建设不够到位,加之某个超级大国唯我独尊的霸权态势,冷战思维定势,及其对中国这一全球性新型崛起大国的防范、敌视和遏制等,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这一新型全球化,新型全球治理和文明交流互鉴三大功能叠加的超大全球规模的公共性工程误读较多,甚至较深。

笔者认为,未来五到十年,“一带一路”建设应该在稳步推进的同时,重点突破由中国组织协调,全球各地各国各机构利益攸关者持续深度参入的“一带一路”理论话语体系建设瓶颈。2016年8月17日,中国领导人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就“一带一路”建设提出八项要求,其中第六项要求就是切实推进文明交流互鉴,民心相通;第七项要求是加强“一带一路”建设学术研究、理论支撑和话语体系建设。

“一带一路”理论和实践的突破口首先应该从民心相通开始。笔者在今年6月19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第121期讲座上就呼吁,未来五到十年的一带一路研究应该聚焦“变”与“通”,而不是“同”与“化”上。变通和通变追求的是在平等开放的前提下相互了解,理解,乃至达到谅解。由此所产生的变化则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温和变革或彼此调适。而“同化”则是英美和西方暴力征服式或胁迫式,威慑式或掠夺性全球化或革命。因此,如何规避和避免重蹈英美覆辙是“一带一路”理论研究和项目实施的重大课题,直接影响到“一带一路”工程的合法性问题和成功与否。

赵磊教授为使“一带一路”建设健康发展,在报告结尾提出八项具体建议:(1)打造优质品牌项目;(2)构建“走出去”企业的风险防范体系;(3)加强“走出去”企业的文化价值观传播;(4)提高“走出去”企业海外形象塑造能力;(5)提升“走出去”企业的社会融合能力;(6)增强“走出去”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7)拓宽国际化人才培养路径;(8)发挥海外华侨,华人,华裔的作用。但是,这些建议的有效实施最终有赖创造性理论体系的指导。

今天的“一带一路”已不再是两维的,而是被提升为 “陆,海,空,网,冰五位一体丝绸之路的空间布局”(陈文玲,2018年7月4日)。更为重要的是,中国领导人自最初提出的“五通”后增加了空,网,冰这三维,其实已将“五通”提升为“八通”。这“八通”可以分三个层次 (即所谓“连通的三个层次互动理论”):政策相通与民心相通分别属于思想理论相通和文化相通,可统称为 “深联通”。网络互联互通与货币通兼具物理性与符号性的混合,可称之为“浅联通”,贸易相通,硬件设施联通,内层空间/外层空间,和冰上联通都属于“硬联通”。这三个层次联通里,“深联通”的质量和速度决定“浅联通”和“硬联通”的可能性,质量,速度,程度,可持续性以及效度。“浅联通”的质量和速度进而影响着“硬联通”的质量,速度,程度,可持续性以及效度。反过来,“浅联通”和“硬联通”的质量和速度影响“深联通”速度和质量。“浅联通”和“硬联通”的质量和速度低将会打击双方对“深联通”的信心,减缓“深联通”的速度和质量;浅联通”和“硬联通”的质量和速度高必将增强双方对“深联通”的信心,将“深联通”升华为“共识”,直至实现“和而不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据美国专栏记者在《超级版图》一书预测,如果全球互联互通速度快,质量高,人类交往活动的成本会降低15%。

“一带一路”不仅仅是实施十几年或几十年的短期的和中国独有的工程或战略。它是全球规模和联合国级别的天下工程,是推进新型全球化,促使人类得到解放,获得自由,促使人类文明进步和发展的二十一世纪工程或直通二十二世纪的跨世纪工程。因此,研究“一带一路”就是研究新时代和新世纪人类行为学,组织学,交往学和未来学等。也就是说,“一带一路”工程不仅应该为人类带来福祉,还应该为人类知识体系的与时俱进,更新换代和发展与壮大做出原创性贡献。首先迫在眉睫的是构建实事求是和国际通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体系。其中,建立围绕一带一路“八通”以及相关的以“同”与“合”为核心的科学评估测量体系。最后,只要坚定不移,始终如一,步步为营,久久为功,中国人民一定能够与全世界人民一道富有成效地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充分发挥它的新型全球化,新型全球治理,文明交流互鉴三大功能;最终成功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 建设一个美好的世界。


(作者贾文山博士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特聘教授)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