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独家专访:确有一些人有意在中美间挑动“新冷战”
2019年01月28日  |  来源: 中美聚焦  |  阅读量:4718

:您提到对美国的九天访问,我今天上午采访了卡特总统,他说他发出邀请后24小时内就收到答复,这意味着这是邓作出的迅速而有力的决定。我知道您自己也记得这段访问,因为作为长久以来第一个美国人有机会亲眼见到的中国领导人,邓引起了很大轰动。作为当时在上海的一个普通中国人,您觉得邓对美国的访问对当时的中国年轻人发挥了什么作用?

:壮举。首先,这为中国的年轻人打开了机遇之门,让他们可以出国学习并实现更美好的未来。我每次和卡特总统见面,他都会跟我讲这个故事,就是他半夜接到他儿子的顾问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说邓小平希望派学生到美国来。卡特总统回答说他们毫无疑问会受到欢迎。因此,这就是决定对话带来的结果。我个人就是这个决定的受益者。几年后,我来到美国攻读硕士学位。因此,如果没有邓小平的访问,没有他和卡特总统一起做出的打开交换学生大门的决定,我不可能有机会来到这里。

:您的职业有着极好的开端,在联合国与国际社会打交道。全球化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认为全球化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当今世界人们的联系更加紧密。你是在美国、中国还是非洲都无所谓,你可以立刻建立联系。因此,信息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也更有影响力。如今,人员往来、货物和服务流动,几乎所有都是全球化的。当然,这主要是由科学技术进步,以及经济激励因素来驱动的。我认为,人们无法逆转这一趋势。但同时,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对待红利如何为所有人平等分享,如何实现包容、开放和互惠的全球化进程的问题。我认为,这正是过去数年国际社会所面临的挑战。

:小微信贷先锋穆罕默德·尤努斯也曾谈到过这个话题,他说中国模仿了传统大国的成功经验,但不会愿意照搬其缺陷,即社会不平等和悬殊的贫富差距。中国成功找到了解决贫困的方案,如果中国能实现数亿人的脱贫,那么必然意味着其他地方也能实现?针对因贫困、因失业、因不得不让自己孩子退学等造成的不公平和不公正,解决方案是什么?怎么解决这种社会鸿沟?

:我认为,确保人们可以获得所有这些机会至关重要。如果穷人的孩子也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他们就可能改变人生,可以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对一些更弱势的群体,如残疾人、老人,照顾好他们是我们的责任。政府必须出台政策来满足这些弱势群体的需求,因此全球化的红利、技术进步的红利,才会更加平等地被分享。

:您谈到技术进步,谈到我们对其依赖度,谈到它如何推动一种全新的全球化,您还谈到了邓小平所说的追求真理。在一个技术世界,假新闻和信息的快速传播常常难以控制,如今要建立“真理”是否变得非常复杂和困难?

:在如今的信息时代,人们仍在学习如何负责任地行事。因为如今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接受信息,或发送信息以影响他人。时常会出现所谓的“假新闻”情况,并且有时个人很难以区分。政府、机构和社会应当制定一些规则和规范,来让人们在信息时代负责任地行事。

:用得体并且彼此尊重的方式?

:是的,是的。

:我想回归到中美话题。吉米·卡特认为中国和美国应为确保全球和平,以及推动和促成全球繁荣而受到赞许。但他也说,这一关系正处于危险状态,并且如果误解和误判持续下去的话,中美两国可能陷入他所说的“现代冷战”。您是否同意?

:可能一些人确实有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挑起新冷战的意图。我们必须对这样的企图保持警惕。但同时,我认为两国之间不断增长的共同利益非常明确。如果我们可以真正聚焦于两国之间不断增长的共同利益和共同需求,我认为很显然我们应当合作,而非与对方爆发冷战。

:过去一年来最重要的当然就是两国之间的贸易战。您是否认为这一事件将永久性地改变40年来的关系?并且,中国是否会寻找其他伙伴,或提升已经存在的其他伙伴关系?

: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贸易战会伤害彼此,甚至全球经济。过去几年来贸易纠纷的影响不仅在两国,也已在全球显现。这就是为何大家普遍担心这一纠纷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我认为,我们应当加快速度达成目前这轮磋商,针对既有问题找到务实、有效、互惠的解决方案。当然,一旦我们解决了既有问题,还可能会有新问题产生,但我们一向本着互相尊重和互惠的精神来处理这些问题。

:您走遍全球,听取不同意见。您希望美国人民了解中国和中国人的哪些方面?

:我希望美国人民能更好地了解真实的中国,不是一些当地媒体所报道的那个中国,不是一些所谓“战略家”笔下的那个中国。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中国。坦率来说,这里一些人正在妖魔化中国。他们所谈论的,他们所强加给美国人民的,不是中国的真像。我希望,并且我认为我在这里的部分工作就是促进两国间更好的互相理解。

:如果有人想了解中国,并且想认真地理解这个迷人的国家,您建议他们怎么做?第一步是什么?

:有很多值得一读的好书。如果他们对历史感兴趣,他们当然可以从阅读中国历史开始,这显然会帮到他们。当然,如果他们可以实地去中国走走,亲眼看看就更好了。眼见为实,最有说服力的办法就是人们去中国,看看中国人每天都在做什么,他们的抱负是什么,这个国家的目标是什么。去吧,去看看那里正在发生的事,和中国人聊聊,听听他们怎么说,去看看不断发展的中国故事。很多误解就会消散。

:这是两个在很多方面都完全不同的国家:语言、文化、起源,以及治理体系。您认为,美国未来是否有可能说:“是的,第二大经济体如今就在我们身后不远,我们可以给它一点空间,并且我们可以共同领导。”美国是否有可能这么做?

:我认为中国人民完全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是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剥夺我们的这种权利。因此,不管别人是否高兴,中国将继续和平发展。中国人民将继续努力工作,实现更美好生活。但同时,中国的发展不会,过去不会,将来也不会损害他人。中国的发展令中国可以更好地为全球经济增长、全球和平与稳定做贡献。例如,从2019年开始,中国是联合国常规预算和维和开支的第二大贡献国。当然,美国仍是最大贡献国。所以,我们正在赶上,我们正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但同时我不认为中国和美国在未来会变得完全相同。我们为什么要有一个所有国家都完全一样的世界?那将是一个非常无趣的世界。我们必须尊重并充分利用多样性。因为中国有着不同文化,有着更长的历史,甚至说着不同语言,这些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是一种吸引力。当然,对很多中国人来说美国总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国度。因此,这将激发两国人民更多了解对方国家,有了这样的互相理解,就会带来更强大的友谊。我想这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个好消息。

:我想以回到中美关系的两位设计师来结束我们的对话。大使先生,您多次说过人们不应该忽视两国关系为何开始,那是为了追求全球和平,并且正因为这两个国家,全球和平中的某种元素得以直接获得。吉米·卡特昨天说,这种关系,以及代表这种关系的人们,如今应该继续向前,并创造一种不仅基于互相尊重,还基于爱的全新伙伴关系。这是否仍有可能?

:国际关系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基于共同利益。显然,中国和美国关系就是如此。当然,如果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能够互爱,这当然很好。但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这么做。因此,关于两个伟大国家的关系,我认为找到不断增长的共同利益,并将双边关系建立在共同利益上是至关重要的。

:崔大使,非常感谢。

:谢谢,很高兴和你对话。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