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宁:​​中亚五国元首峰会与区域一体化新动向
2022年08月24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839

7月21日,第四届中亚国家元首磋商会议在吉尔吉斯斯坦度假胜地乔尔蓬阿塔市举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国元首就加强区域内互动、扩大合作前景、共同应对地区安全挑战等议题交换意见。

2022年7月21日,第四届中亚国家元首磋商会议在吉尔吉斯斯坦举行,土库曼斯坦总统谢尔达尔·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从左至右)共同出席会议。

五国自主创立,非约束性组织

1991年,中亚五国先后获得独立。独立初期,中亚五国曾努力发展地区内部一体化,先后成立了统一经济空间、中亚经济共同体、中亚合作组织,哈时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还于2006年提出建立“中亚国家联盟”的倡议。不断演化的中亚一体化组织曾为中亚国家领导人提供经常会晤的平台。然而,因运转不畅、无法解决实际问题等原因,中亚地区内部合作机制往往不了了之。2006年至2018年,中亚国家逐渐被世界大国主导的地区多边合作机制所吸引,但一些大国在中亚有自己的利益,并不把中亚自身问题当作关注重点。作为“具有统一历史文化特征”的中亚,其内部问题还需要地区内国家自己协商解决。

2018年,中亚地区一体化进程在沉寂数年后开始重新升温。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中亚地区中心,如果乌不积极作为,苏联时期以乌为中心建立起来的基础设施就无法形成有机体系,区域资源难以有效整合。2016年12月米尔济约耶夫就任乌总统后,积极调整外交政策,致力于同周边国家改善关系,不仅与哈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还与塔化解了水资源矛盾。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乌、哈两国在中亚存在竞争性关系,对一些地区问题常有分歧。乌、哈两国如果关系平平,也会让地区一体化缺乏内在动力。

苏联解体以来,水资源争端成为影响地区国家间关系的重要因素。吉、塔这两个位于锡尔河与阿姆河两大流域的上游国家拥有丰富的水储量及发电潜能,而下游乌、哈、土三国水资源匮乏。乌、塔之间的水资源争端严重。2018年3月米尔济约耶夫对塔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乌总统18年来首次访塔。访问期间,米尔济约耶夫亲自表达了乌方愿参与包括罗贡水电站在内的上游水电开发项目建设,释放出解决中亚水电矛盾的重要信号。

在中亚五国友好合作氛围逐渐看涨的情况下,米尔济约耶夫于2017年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召开中亚国家元首磋商会议的倡议。基于当时中亚地区的内外形势,该倡议很快得到其他中亚国家响应。2018年3月,中亚五国元首齐聚哈萨克斯坦,当时恰逢传统节日纳吾鲁孜节(在哈萨克语中,“纳吾鲁孜”是辞旧迎新的意思),这也是2005年后中亚国家领导人时隔13年首次单独团聚。之所以取名“磋商”,是因为中亚各国吸取过去的合作教训,不想将彼此间的“聚会”变成类似于国际组织的多边机制,从而增加各自的义务负担,而是希望以平等协商的方式讨论地区事务。

聚焦五大议题,未涉乌克兰危机

此次峰会前,外界本以为领导人们会将乌克兰危机作为重点议程加以讨论,但出乎意料的是,与会五国元首回避了这个话题。这说明,在乌克兰局势仍不明朗之际,中亚国家都不愿明确“站队”。从五国元首的发言中可以看出,他们重点关注以下议题。

一是地区形势。元首们认为,国际秩序正在急剧变化,对话和信任更加缺乏,全世界对商品和服务的总需求则不断下降,导致地缘政治动荡和经济危机加剧,后果难以预测。从中亚地区层面看,各国面临传统物流链断裂、通胀加剧、粮食和能源安全恶化、南部邻国阿富汗危机外溢、宗教激进主义这样的“破坏性力量”犹存等难题。

二是地区安全。元首们从哈“一月事件”、塔“巴达赫尚骚乱”、乌“卡拉卡尔帕克斯坦骚乱”中意识到,与之前暴恐和极端势力单独活动不同,当前的暴恐和极端势力不仅与国外有勾结,还同世俗反对派勾连,大有合流之势。

三是产业链安全。米尔济约耶夫指出,由于全球经济危机加剧,中亚国家面临传统供应链断裂等问题。对此,中亚各国欲实行进口替代战略,以减少经济对外依赖。但另一方面,过去几年中亚国家间的许多合作障碍已被消除,特别是完善了交通和能源基础设施,形成了促进相互贸易和投资增长的有利环境,为公民自由流动创造了条件。这说明,中亚国家间已具备创造有效价值链产业链的基础,为下步深入合作打下基础。

四是对外物流走廊。今年2月乌克兰危机升级后,西方对俄罗斯施加的制裁致使中亚国家向北经俄通往欧洲的物流通道受阻,中亚国家对外贸易受到影响,不得不寻找运输替代路线和贸易替代方案,包括向西跨里海到高加索,向西南经伊朗到中东,向东南经阿富汗到印度洋,向东经中国进入太平洋。正如哈总统托卡耶夫所言,在新的地缘政治面前,中亚国家需要完善商品流通体系,增加新的物流通道,确保产品推向全世界的市场。

五是机制建设。会上,元首们一致同意加强安全会议秘书磋商,意味着未来中亚国家将加强安全战略协调。元首们也同意加强与域外国家合作。鉴于目前形势,中亚国家明白仅靠自身力量,很多问题无法解决,需要借助多边主义,不能将自己锁在固定的地理边界内。托卡耶夫提议,以后的元首磋商会议可以邀请俄罗斯、中国等邻国的高级代表作为受邀嘉宾参会。

尽管中亚国家元首磋商会议会期只有一天,但成果颇丰,签署了六份文件,即《联合声明》《中亚区域绿色议程方案》《中亚国家在多边框架内互动的构想》《2022~2024年区域合作发展路线图》,以及《拯救咸海国际基金会创始国元首关于延长基金会主席任期的决定》。

会议期间,哈、吉、乌三国元首还签署了《面向21世纪中亚发展的友好、睦邻与合作条约》,土、塔两国因未能及时完成国内程序将延后签署。这个条约最早是由哈方倡议的。托卡耶夫表示,这份历史性的文件标志着五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入了新阶段。文件共有32条,规定了五国发展友好合作的基本原则和各领域措施,其中第六条规定“缔约各方承诺不允许第三国使用其领土、通信系统和其他基础设施损害任何其他缔约方的国家主权、安全、稳定、宪法秩序和领土完整”。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