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民:俄罗斯经济迎艰难开局
2019年01月28日  |  来源:瞭望  |  阅读量:3166

2019年的俄罗斯经济走势被多家机构看淡,2019年被认为是俄罗斯最困难的一年,经济将承压并面临新风险。同时,世界银行最新报告认为,俄罗斯的低负债高储备,使其未来仍有能力应对外部冲击。
  
  经济面临衰退风险
  2018年预期的快速增长没有到来,多家机构在2018年第四季度下调俄罗斯经济增长预期,预测2019年将延续2018年第四季度下降趋势,GDP增幅或进一步降至1.3%~1%,通胀将反弹至6%~6.5%。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更为悲观,预测2019年俄罗斯会出现1.5%的负增长,下一轮的经济增长需等到2020年之后。
  2018年于俄罗斯经济是曲折前行的一年。一方面,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动出口增长,国际收支经常项目盈余大幅增加,联邦预算出现7年来首次盈余。但另一方面,俄与西方矛盾未见改善,美欧对俄制裁不断升级,希望从经济上将其拖垮,俄经济发展内外环境仍然严峻。在卢布贬值、通胀抬头、职工工资先涨后落的情况下,政府有关提高居民生活水平的承诺可能无法兑现。
  以外债减少、外储增加、联邦预算实现盈余为标志,俄罗斯财政金融形势有所改善。改善缘于两个原因,首先是“OPEC+”稳定石油市场合作协议实施,使国际原油价格回到高位,俄出口的其他大宗商品量价齐增,能源部门向好给疲软多年的经济注入些许动力,影响到整个工业部门,2018年1~9月工业同比增长3%。其次是俄政府近年来实施的低负债高储备政策。

进口替代政策效应也在部分显现。为应对西方制裁和保障国家安全,自2014年10月起,俄罗斯开始在经济领域实施全面进口替代规划。俄政府不仅希望通过进口替代缓解西方制裁影响,还希望将其作为实施再工业化和结构调整的重心,提出进口替代与出口导向并举、再工业化和新型工业化并举,使进口替代同时具有了国家安全战略、反危机策略、经济结构和产业政策调整战略、再工业化和新型工业化战略和政策等多重属性。

但总体看,进口替代战略进展不一,取得成效最大的是农业和国防工业领域,农产品和军品已成为仅次于能源的出口创汇产品,助推了经济增长。预计2018年全年农产品出口额将达260亿美元。俄政府计划到2024年实现农产品出口450亿美元。2018年,俄罗斯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武器出口国,出口额达160亿美元,并获得550亿美元的军火订单,稳中有进的武器出口对冲了美国的高压制裁。
  

西方制裁拖累增长

据俄外交部数据,2014~2018年,美欧因乌克兰危机联合37个国家对俄进行了63轮制裁,俄共有385人和511个机构进入黑名单。有研究数据显示,被列入黑名单的银行、企业和公司创造的产值对俄GDP的贡献率达到20%~21%。除限制俄部分高官和金融、能源、军工领域大型国企领导人入境、冻结其在国外账户外,美欧制裁重点是禁止俄各大银行和公司从欧美市场融资,禁止欧美国内公司向俄能源公司提供深海勘探开采技术和设备,禁止向俄国防技术公司出口兼具商业和军事用途的两用品,中止俄与部分欧洲国家的军事技术合作项目等。2018年以来,美国在黑名单中新增俄40家私人出口企业领导人,并动用治外法权,制裁范围扩大到与俄进行经济交往的第三方国家的公司。

在实力不对等的条件下,俄罗斯多管齐下应对西方制裁,采取了禁止进口对俄实施制裁国家的农产品、出台“组合拳”稳定金融市场、改善国内营商环境吸引外资、实施全面进口替代、积极拓展多维度外交为经济疏困等措施。

总体看,俄罗斯在应对西方制裁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但制裁措施的累积效应也已显现。对俄关闭高科技和金融市场目标指向俄罗斯中长期发展,对俄经济造成巨大破坏,引发了资本大规模外流,加剧了俄罗斯的技术落后状况并抑制GDP增长。彭博社的一项最新研究认为,自2014年西方对俄制裁以来,俄经济损失了6%的增长率。俄居民生活也受到制裁拖累,2018年按季度计,居民收入先涨后落,全年仅微增0.4%,未能实现预期增长3.4%的目标。


三大不确定性主导2019年

综合分析,三大不确定性将主导2019年俄罗斯经济走势。

一是国际油价波动。与美联储加息、中美经贸摩擦等因素相比,油价波动对俄经济的影响更直接。2018年前9个月的国际油价上涨使俄宏观经济形势得到改善,但第四季度的下跌几乎回吐了年内全部涨幅,使经济增长预期下降。2019年世界石油需求预计仍保持下降趋势,油价还将持续走低,这将减少俄石油美元进项,进而拉低经济增速,直接影响预算收入、外储和投资前景。

二是美国制裁措施。美国对俄制裁的一揽子新措施得到美国两党的共同支持,执行起来阻力减少,这是俄非常担心的。这些措施在保留对能源部门投资的一系列限制和个人制裁外,还增加了公开俄领导人财务规模、禁止外国投资人购买俄新发债券等新要求。新制裁是随时可能飞起的“黑天鹅”,一旦实施将再次引发卢布贬值和外资大规模撤离。

三是国内改革阵痛。2019年是俄一系列社会经济改革启动之年。俄自2019年1月1日起,将普通商品和服务的增值税税率从18%提高至20%,延长退休年龄的养老体制改革也于1月1日拉开大幕。增值税是俄预算收入中仅次于能源税的重要税源之一,占预算收入的34%,增值税税率上调2个百分点后,俄联邦财政收入每年可增加6200亿卢布(约合98.2亿美元)。俄财政部门承认,提高增值税税率将加速通货膨胀,建筑行业、汽车制造业、服装业、奢侈品业受到影响最大,短期内还将影响消费者的购买行为。据测算,提税将使每个有支付能力的公民每年增加5000卢布支出,直接后果是居民收入下降。俄政府承认,“这种牺牲是痛苦的,但对国家发展却又是必需的”。

不过,俄政府近年来的低负债高储备政策有助于实现宏观稳定。2014年开启的西方制裁基本阻断了俄罗斯从传统的西方市场融资的渠道,近5年在无新债流入的情况下,俄共偿还外债2500多亿美元(2017年全部偿还苏联时期的外债;2018年偿还外债约500亿美元),外债余额从2014年1月1日的7288亿美元减至2018年10月1日的4702亿美元,债务率(外债余额与GDP之比)降至30%,大大低于60%的国际通用警戒线。同期,俄外储增至4621亿美元,与负债水平相当。

从央行政策看,近年,俄央行引入通胀目标制,将4%通胀目标作为货币政策的唯一目标。坚持紧缩的货币政策和浮动汇率机制,2018年两次降息两次加息,将关键利率维持在7.75%,年内卢布对美元和欧元分别贬值21.1%和15.5%。

从财政领域看,由于油价上涨、卢布贬值、实施保守的预算政策和严格税收管理,2018年1~10月,俄联邦预算7年来首次实现3.6%的盈余。

世界银行最新报告认为,鉴于上述表现,俄罗斯未来有能力应对外部冲击。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