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秀军:金砖国家合作:推动经济全球化持续前行
2022年08月03日  |  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  阅读量:463

6月22~2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系列活动在北京举行。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立16年来,金砖国家合作逆势前行,经济、政治、人文“三轮驱动”,不断取得新的进展。金砖国家用行动与成就,为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包容、开放的方向发展贡献了力量。

一、以务实合作塑造全球化新动力

务实合作是金砖合作行稳致远的基础,也是金砖合作的亮点之一。金砖国家全方位、多层次合作架构,为各领域务实合作提供了切实保障。16年来,金砖国家以贸易投资大市场、货币金融大流通、基础设施大联通、人文大交流为目标,不断推进经贸、财金、科教、文卫等数十个领域务实合作,用实际行动和务实成果为经济全球化持续注入新动能。

在经济合作方面,金砖国家依托彼此产业结构和资源禀赋互补优势,不断提升贸易、投资、金融等领域合作水平。为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金砖国家制定了《金砖国家经贸合作行动纲领》《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合作纲要》《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2025》等政策文件。

在保护主义盛行和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的背景下,金砖国家经贸规模持续扩大,屡创新高。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与金砖国家双边货物贸易总值为4904.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9.2%,较五年前翻了一番。其中,中巴贸易额为1640.6亿美元,中俄贸易额为1468.9亿美元,中印贸易额为1256.6亿美元,中南贸易额为543.5亿美元,均创历史新高。

在财金合作方面,金砖国家创建的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不断扩大本币互换和结算,为满足金砖国家投融资需求和防范金融风险提供了重要支持。截至2022年上半年,新开发银行成员增至9个,批准贷款项目80多个,贷款总额超过300亿美元,有力促进了各成员的经济发展。

在政治安全方面,金砖合作的机制化不断完善,国际影响不断拓展。金砖国家都是地区大国,在政治经济等方面既相互借重又存在竞争,在一些领域和问题上也存在矛盾和分歧。在美西方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界分化金砖国家合作的背景下,金砖国家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巩固和深化,政治和战略互信持续增强。依托外长会晤、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常驻多边机构代表定期磋商等机制,金砖国家在一系列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上协调立场,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了响亮的“金砖声音”。

在人文交流方面,金砖国家不断探索并构建新的交流平台,人文交往不断向全方位发展,金砖合作的民意基础不断巩固。当前,金砖国家正加紧实施《落实〈金砖国家政府间文化合作协定〉行动计划(2022-2026年)》,推动构建包容互鉴的文化伙伴关系。

二、以团结协作直面全球化新挑战

近年来,国际上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单边主义思潮盛行,一些国家抱守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旧思维,热衷于将国际经济合作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世界局势因此更加错综复杂、动荡不安。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全球发展面临更加严峻挑战。在不利的国际环境下,金砖国家直面各种全球挑战,在维护普遍安全、促进共同发展和完善全球治理方面持续发力,不断推动经济全球化持续前行。

在安全方面,当今各种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世界面临新的和平与安全挑战。部分国家为了追求所谓的“绝对安全”“独享安全”,不惜损害他国的安全利益。金砖国家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有力地维护了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在发展方面,世界各国发展动力不足、全球发展失衡问题日益凸显。作为全球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金砖国家始终将发展置于政策协调的突出位置,不断推进各国在减贫、粮食安全、抗疫和疫苗、发展筹资、气候变化和绿色发展、工业化、数字经济、互联互通等领域的合作。在此次北京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上,金砖国家在团结抗击疫情、促进经济复苏、加快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等方面达成了许多新的共识,努力推动实现后疫情时代强劲、持续、平衡和包容的经济复苏,平衡全面推进经济、社会和环境三大领域工作,为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和构建更加平等均衡的全球发展伙伴关系注入了新动力。

在全球治理方面,现有全球治理体系、规则和能力越来越难以有效应对日益凸显的全球性挑战。在全球性问题的应对上,一些国家热衷于组建排他性的“小团伙”“小圈子”,导致全球治理赤字日益加大。为改革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提升发展中国家话语权和切实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金砖国家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不断推动全球治理更具包容性、代表性和参与性。

三、以创新发展把握全球化新机遇

当前,经济全球化进程尽管遭遇阻力,但却未能阻挡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步伐。新工业革命不但推动了传统生产方式转型升级,还催生了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从而孕育了全球化的新机遇。在此背景下,金砖国家纷纷出台新的科技创新发展战略,加快了传统产业向数字化、智能化和低碳化转型的步伐,加强了新工业领域的战略、规划与政策的对接。以金砖国家工业能力中心、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创新基地、金砖国家初创企业活动等金砖机制为依托,金砖国家不断深化创新合作,共同应对新工业革命挑战,持续推进包容、可持续的工业化,为自身发展和全球共同发展创造了广阔空间。

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是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上倡议建立的。自2020年12月启动以来,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创新基地已建设八个新工业革命领域赋能平台,发布100多个示范项目,签约40个合作项目。同时,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论坛已成为金砖国家创新战略对接和政策沟通的平台,将为金砖国家抢抓产业变革机遇和发挥产业互补优势持续探索新途径。此外,金砖国家制造业创新成果产业化服务中心、信息技术标准与知识产权服务中心等机构也将正式运行,这将加速推动金砖合作成果转化落地。

得益于数字技术的发展与合作,金砖国家数字经济迅速发展,“数字金砖”更具活力。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金砖国家持续扩大数字基建投资,合作推进5G网络建设、应用推广、技术发展和安全保障。在数字产业化发展方面,金砖国家加强信息技术对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支撑作用,加大对大数据产业和物联网产业的支持力度,推动人工智能发展。

在产业数字化转型方面,金砖国家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重点推动数字农业、数字文化产业、“互联网+医疗健康”“互联网+旅游”等领域的发展。

在数字化治理方面,金砖国家在推进数字化公共安全联防联控、数字政务规范化管理、城市设施智能化升级、数字市场竞争等方面取得务实成果。在国际数字合作方面,金砖国家充分利用二十国集团等多边平台,加强各成员在云计算、大数据、电子商务、平台经济等领域的信息交流与经验分享,不断提升金砖国家在数字经济领域的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

此次北京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达成《金砖国家数字经济伙伴关系框架》,将开启金砖国家数字经济合作的新进程,为数字时代全球贸易和投资发展发挥重要引领作用。

四、以开放包容打造全球化新模式

开放包容是金砖合作的鲜明特征,也是金砖机制不断发展壮大的法宝。经过16年的发展,金砖合作远远超出成员之间的合作范畴,已成为南南合作不可替代的平台,金砖国家发展与合作成果也惠及更多国家与地区。

首先,倡导并持续推进“金砖+”合作,不断扩大金砖合作朋友圈。早在2013年南非德班会晤后,金砖国家领导人就同15个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了对话会,实现了金砖合作与非洲发展的对接。2014年巴西福塔莱萨会晤期间,金砖国家领导人同拉美国家领导人举行对话会;2015年俄罗斯乌法会晤期间,金砖国家领导人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欧亚经济联盟及受邀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2016年印度果阿会晤期间,金砖国家领导人同“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2017年厦门会晤期间,习近平主席正式提出“金砖+”合作理念,并主持了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2022年北京会晤期间,金砖国家领导人同13个新兴市场国家及发展中国家领导人举行了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金砖+”的范围进一步向全球拓展。

其次,推动新开发银行扩员,为全球发展提供更加有力支撑。2021年,新开发银行正式接纳孟加拉国、埃及、阿联酋和乌拉圭四个新成员。通过扩员增资和鼓励私营部门参与,新开发银行将逐步成为一个全球性开发金融机构,并在应对气候变化、支持可持续发展、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引领作用。

最后,重启金砖国家扩员进程,不断提升金砖合作的代表性和影响力。在中国的积极推动下,南非于2011年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实现了金砖国家的首次扩员。在2022年北京会晤上,金砖国家领导人就推动金砖国家扩员进程达成共识,将明确扩员进程的指导原则、标准和程序。目前,已有多国表达了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意愿,这意味着金砖国家合作将在更大范围产生联动和聚合效应,形成一股促使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方向发展的强大合力。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本文摘自《世界知识》2022年第14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