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英姬:推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的策略要点
2022年06月23日  |  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  阅读量:2188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运作后,通过逐步消除区域内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壁垒,有助于扩大区域内贸易规模,加速工业化进程,推动现代服务业增长,深化区域价值链,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减缓贫困状况,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展望未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若要有效推动非洲经济结构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可考虑实施如下策略要点。

其一,推动包容性区域经济一体化,确保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所有成员均受益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应秉持包容性发展理念,确保参与其中的所有成员均会受益,即实现包容性区域经济一体化。为此,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中,应注重推行如下策略:

(1)按照非洲国家的不同经济社会发展状况,采取非对称的应对方案,为脆弱的小规模经济体和最不发达国家提供保护性政策;

(2)优先考虑让所有非洲国家均参与到区域供应链和价值链之中,充分发挥各国生产的互补性,通过各国的协同发展,促进整个非洲大陆的工业化和结构转型;

(3)推动非洲国家之间在跨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实现共同发展。跨境基础设施的完备程度对于实现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潜力来说至关重要,包括通信、运输、能源供应、数字基础设施等;

(4)对中小微企业提供技术和金融支持,使它们能够进入区域和大陆市场。从短期来看,更具竞争性的环境可能会使中小微企业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受制于技术水平较低以及获得信贷机会有限等因素,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运行中将可能抑制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壮大和提升竞争力。为避免仅有大型企业才能在竞争中取胜的不利局面,各国政府应制定相关的扶持政策,加强对中小微企业在技术、信贷和金融等方面的支持力度,以使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更具有包容性,扩大可从中受益的企业范围。

其二,加速非洲大陆的产业结构转型,多渠道弥补基础设施发展赤字

实现产业结构转型以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非洲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石,也是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取得潜在经济效益的关键要素。

迄今为止,非洲尚未出现遍及整个大陆的产业结构转型。2005年,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在非洲大陆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分别为15.2%、12.1%和46.1%,到2018年分别为16.2%、11.4%和52.5%,仅有服务业占比提升较大,制造业占比出现下滑。服务业吸纳了绝大多数从农业和工业转移出来的劳动力,然而却集中于低生产率的非正规和不可贸易的服务部门,这限制了劳动力再分配的收益,也使得服务业扩张对于产业结构转型的推动作用有限。由于尚未实现实质性的产业结构转型,非洲大陆的生产率水平长期停滞。

产业结构转型有助于提升生产率水平,是推动长期经济增长的关键环节。在疫情冲击下,非洲经济增长的波动性和脆弱性更加凸显,为增强经济增长的韧性和可持续性,非洲国家亟须增强生产能力,加速推进产业结构转型,促使经济增长动力来源的多元化,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提供强大的动力来源。

展望未来,为充分发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潜在效益,非洲国家应从区域和大陆市场长远发展的视角制定新发展战略,着眼于区域协同发展,重塑发展战略的优先领域,以切实推动产业结构转型。这需要非洲各成员国将本国产业政策最大限度地相互协调,促进本国产业多元化和区域生产的互补性,增强成员国之间经济联系,以实现最佳的区域协同发展效应。

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较,非洲各个领域的基础设施都处于最低水平,其中电力基础设施尤其薄弱。非洲大陆基础设施薄弱的状况阻碍了区域内贸易、投资和服务的增长,抑制了区域价值链的深入发展,阻碍了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鉴于非洲国家市场规模普遍偏小,通过运行良好的基础设施来加强跨境跨区域之间的联结,改变运输成本高昂、电力短缺、通信设施落后等状况,将有助于提高区域内生产和服务的效率,是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增强各国经济联系的关键要素。

迄今为止,在非洲区域和大陆层面,都制定了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发展规划。尽管非洲国家重视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并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规划,然而由于内部融资能力有限,尚存在巨大的融资缺口。据非洲开发银行估计,非洲大陆每年需要高达1300~17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而融资缺口约有670~1070亿美元。鉴于非洲国家在调动和有效分配资源、管理创新融资模式和监督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方面的能力存在不足,未来不仅应大力动员国内资源,还应多元化融资来源,包括多边开发银行,双边贷款、公私合作伙伴等,以有效弥补基础设施发展赤字,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提供坚实的基础。

其三,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增强私营部门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中的参与度

当前,非洲大陆的平均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是世界上最高水平。非洲大陆的平均关税水平为8.7%,但是非关税壁垒相当于283%的关税水平。非关税壁垒是非洲贸易一体化的最重要阻碍因素,只有逐步解决非关税壁垒的问题,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才会取得实质性进展。

市场一体化是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的重点领域,提升贸易便利化是关键环节。未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应致力于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推动非关税壁垒的逐步消除,具体包括:(1)尽可能在大陆范围内实现标准化,包括产品标准、质量控制、技术规范、监管标准、植物卫生检疫法规等方面的统一和标准化,降低原有的复杂的和多样性的非关税壁垒造成的贸易成本,这对于构建统一的大陆市场至关重要;(2)加大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升级港口、公路、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提升跨境基础设施的连通性,大幅度降低运输和过境成本;(3)实施贸易便利化改革,减少边境管制,简化海关和行政程序,提高一站式边境站的效率,减轻腐败状况等,这对于降低交易成本至关重要。

长期以来,非洲国家政府是推动区域一体化倡议的首要驱动力量,私营部门则是被动参与方,私营部门参与程度低是导致区域内贸易和投资增长缓慢的重要原因。由于私营部门的投资和运营是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来源,区域贸易协定若要实现其潜在的经济效益,激发私营部门的活力是必要前提。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若要大幅提升区域贸易和投资规模,必须为私营部门创造更多的发展空间,将私营部门作为重要利益相关方和受益方,使其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简言之,增强私营部门的参与度对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成功运作将起到关键性作用。

其四,充分发挥区域协同发展效应,推动非洲区域价值链的深化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致力于将狭小的和碎片化的国家市场联结成统一的大陆市场,通过大幅减少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来有效降低区域内贸易和生产成本,这有助于充分发挥区域协同发展效应,促进生产要素在区域内的更有效地重新分配,为区域价值链的深化提供广阔的平台,为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支持。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重视促进区域价值链的深化,旨在使其成为推动非洲工业化和经济结构转型的重要引擎。根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报告,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运作后,预计到2040年非洲区域内贸易额将比2020年增长15%~25%(500亿~700亿美元),工业产品、农产品和食品、能源和矿产品的区域内贸易额均会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与此同时,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将运输、金融、旅游、通信和专业服务作为优先领域,逐步推进服务贸易自由化。未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应重视发挥区域协同发展效应,在大陆范围内构建从初级产品到工业制成品的完整的区域价值链,使之成为经济结构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引擎。

其五,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确保数字革命成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中的新驱动要素

当今世界已进入新的数字时代。数字技术和数据的广泛应用加速了全球数字化转型。在数字时代,数字化转型是非洲大陆实现创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来源,也是实现《2063年议程》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推动力量。2020年2月,在非洲联盟首脑会议上通过了《非洲数字化转型战略2020~2030》,致力于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使之成为经济和社会转型的新动能。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致力于通过深度区域一体化,提升非洲大陆的国际竞争力,这也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背景下改变非洲发展的战略方向,更加专注于创新和高技术行业发展的机会。迄今为止,非洲大陆已经建立了一系列在线平台机制,以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顺利运作。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使得各个领域对数字化转型的依赖程度在上升,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运作亦需要更多地借助数字技术平台来实现。新冠肺炎疫情成为世界各国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驱动因素。非洲国家亟须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确保数字技术创新成为加速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的关键驱动力。

当前,非洲联盟大力推进数字化转型,致力于利用数字技术和创新来推动经济和社会转型,加速经济一体化进程,促进包容性增长,创造更多就业,消除数字鸿沟,降低贫困状况,以确保数字革命能够成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的新驱动要素。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本文摘自《学术探索》2022年第4期《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制约因素与策略要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