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200位中缅学者一起“读懂”缅甸
2018年12月24日  |  来源: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社  |  阅读量:16544

 

截止到2018年11月,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统计的缅甸国内的武装冲突总的次数超过200次,2018年来,缅军和民地武多少都有交火,民地武之间相互也有交火。 其对民族和解进程产生不利的影响,对缅甸和平进程带来了很多的不确定性。

随着21世纪彬龙大会召开了第三次会议,缅北的民地武表态出现了变化,佤联军表示有条件的签署NCA(缅甸全面停火协议),果敢同盟军等几支武装发表了比较积极的声音。未来,中国在与缅甸进行友好交往时,应该思考对不同权力如何对待、是否拿出中国方案、与民地武组织如何相处等问题。


变化中的缅甸权力结构如何影响外资:从“债务陷阱”说起

清华大学发展中国家项目博士生 姚颖

 

因为西方对斯里兰卡一个港口的分析,很多缅甸精英阶层都担心皎漂港会成为缅甸的债务陷阱。

有机构做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债务分析,认为外债占GDP的60%以上才是比较危险的负债界限,缅甸根本没有在这个范围内。而且从现实来看,中国不仅未设置“陷阱”还曾多次免去缅甸欠债。因此将皎漂港谈作债务陷阱,甚至用债务外交的词来评估中国的对外政策就是罔顾事实。

缅甸的对外政策首先受国际体系、国内政治权力结构、政治领导人这三个层次因素的制约和影响。在具体问题上每个层次所体现的影响程度不一样,并且会发生变化。从2010年政治转型开始后,拥有否决权的行为者多样化、影响缅甸决策的利益相关者增多,政策不确定性增加,外来投资者需要更加谨慎评估具体项目的可行性。


结语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周边外交研究中心顾问,中国原驻缅甸、泰国特命全权大使 管木

 

缅甸是中国的近邻,与中国接壤,有2000多公里的边界,边界就是相互利益之所在,也是相互矛盾之所在。中国目前在缅甸推行中缅经济走廊项目,对于这个项目,中国不能把它看作是中国的走廊,它是中缅走廊,甚至因为在缅甸境内,可以倒过来称作缅中走廊。在合作上除了中缅合作,也要允许其它国家参与合作,形成“多赢”格局。

中国希望未来和缅甸是稳定前行的关系,但是不能忽视,缅甸自身也对一些问题存在别扭的心理,如电力、交通、经济中心等建设上,缅甸也应该勇于承担起发展之中伴随的责任和后果,在中缅关系上,给中国一些明确、切实的回复。

(文章内容来自记者现场速记综合,如有疏漏,敬请谅解。【缅甸金凤凰中文报记者 杨碧悠 中国昆明报道】)

1 2 3 4 5 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