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需要“原理论”
2018年12月06日  |  来源: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  阅读量:10079
提出的“两廊一圈”、英国提出的“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波兰提出的“琥珀之路”等,展现的均是平等主权意识和主体国格。“一带一路”愿景远离强者通吃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平等、尊重、承认、互谅是实现群珠通连的前提。

同一根链条让珠珠同耀。珠珠同链具有了整体价值,个体价值也随着整体价值的提升而提升。作为链条,任何一个环节的断开,都会导致群珠散落,因而“一带一路”作为共赢链条需要沿路沿线国家的共同认同;作为链条,只有不断的坚韧,珠珠同耀的持续性才能得以保障,因而要不断增量沿路沿线对“一带一路”的信心。“链通珠耀”远离了国家综合国力竞争中的零和博弈,谋求的是国国“强身健体”;“链通珠耀”远离了“中心-边缘”体系,每一个参与国都可以成为共赢命运体的自中心。

“链通珠耀”体现的沿路沿线国家共建共享共赢的价值选择,不是某国指摘中国海外建港制约他国的所谓“珍珠链战略”。“一带一路”已经走过五年,展望未来,资源的有限性、局部的政治生态变化、窥测与觊觎势力等因素都会对此愿景提出不同程度的扰动,而不断深化和秉持愿景背后的价值与逻辑则有助于愿景走实走远。


五、赵明昊:“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理论

未来数十年很可能将出现一个美、中、欧、俄构成的“多中心”世界,同时也会有若干占据“枢轴”地位的国家,如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伊朗等。“多中心”与过去常说的“多极”大不一样。“极”的概念更多体现的是一种19世纪的思维,与“势力范围”、“后院”、“大博弈”等一连串带有封闭性、冲突性的理念密切相联。“多中心”世界在承认相关国家拥有“中心强国”地位的同时,也强调这些“中心强国”之间的联通性和相互依存。在一个权力分散的“网络化世界”或“多节点世界”中,国际社会的等级性结构逐渐被网络化结构所取代。一个国家的权力不仅来自于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力量,还来自于对“关系”或曰“互联互通”的掌控,如果能处于在不同利益下形成的多种临时性组合的结点,与其他利益攸关者和重要力量建立“联通性”,就有望在21世纪成为最有权力的国家。面对很可能出现的“多中心”世界,同时考虑到中国的现实国力、发展挑战、政治制度、文化传统、地缘限制等因素,中国千万不要被“世界老大”的迷梦所绑缚,而应选择一种以“互联互通”为导向的大战略。“互联互通”目标是有限的、可控的,战略姿态是克制的,重在发挥中国的真正优势,以包容、融合、聚合化解封闭、排他、阵营,彰显的是“和羹之美,在于合异”的“东方智慧”。

由此,可以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实践基础上尝试构建互联互通理论。应当看到,既有国际关系和外交理论存在明显不足,对“一带一路”缺乏理论话语层面的适用性。第一,欧洲式的一体化理论,要求欧盟成员国让渡主权,追求建立法制化程度较高的政治联盟,主要是“趋同”的过程,旨在从“多元”走向“统一”。然而,欧洲一体化模式的刚性色彩太强,欧盟内部压力日增,“英国脱欧”等表明其存在深层次弊端。第二,美国式的“霸权稳定论”,强调美国“一家独大”的合理性,追求由霸权国家来确保全球稳定,既缺乏道义基础,也与世界发展的“多中心”趋势不符。第三,苏联式的国际分工论,实质上是以“分工”为名行“控制”之实,充满“大国沙文主义”色彩,其内在的“剥削性”受到东欧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广泛诟病。不难看出,上述理论的共同弊端在于,都是以上下关系为基础的“等级制”,都出现“中心-边缘”的不平等发展模式,都具有阵营性、排他性的价值取向。

具体而言,“一带一路”所体现的“互联互通理论”具有以下主要内涵和鲜明特征。一是不以削弱各国主权为代价推动跨国性合作,而是肯定主权、维护主权,注重发挥各国政府在促进合作方面的枢轴作用。不以建立超国家实力为目标,而是倡导建立平等互助、合作共赢的“共生体系”。二是不以消除差异性为目标,而是充分尊重文明多元性和国际发展模式多样性,重视以共同理念、共通目标凝聚各国合力,实现“开放性聚合”。不靠什么唯一的价值观和体制来“统合”他国,而是寻求适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各具特色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态。三是不搞“唯我独尊”,要“合唱”不要“独奏”,强调“对接”而不是“趋同”,力求建立“平等的伙伴关系网络”而非“等级性秩序”,不强求他方制定新的战略呼应中方,而是将中方倡议与各国已有的发展规划紧密衔接起来,以务实的共同规划推动相关合作。四是不搞“唯规则论”,既推动规则建设,也重视沟通、协商、调解的作用,尽量照顾各方舒适度,维护彼此默契。面对分歧摩擦,既靠规则疏导,也靠关系“润滑”,将“规则治理”和“关系治理”相互结合。五是不搞“小圈子”,拒绝非此即彼、阵营分立、零和博弈,注重协调“一带一路”建设的“沿线国家”和“相关国家”的关系,力求以互联互通消解和超越霸权秩序等内生的“排他性”和“对抗性”。


六、曹峰:“一带一路”有效联结全球华人华侨

根据最新统计,目前我国有 6000多万华侨华人广泛分布在世界上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和地区恰好是侨胞最主要的聚居区,有4000多万侨胞居住于此,占到了侨胞总数的三分之二。侨胞在“丝路”沿线国家聚居时间长、人数多、融人深、人脉广、影响大,且每个国家都有一大批“四有”人士(即政治上有地位、社会上有影响、经济上有实力、专业上有造诣),他们在资金、人才、技术、文化等方面都拥有巨大优势。华人华侨熟知当地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法律等各方面情况,与住在国政商精英和普通百姓有着长久和广泛的往来,拥有由历史传承下来的中外交流方面的经验。华侨华人是一个集政治资源、资本资源、人力资源、科技资源、文化资源、信息及网络资源等资源类型于一体的资源系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独特力量,是实现“全球命运共同体”重要基础。

中国综合实力的增强,国际影响力的扩大,激发了海外华人华侨的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豪感,海外的华人华侨普遍希望国家不断强大。“一带一路”倡议正成为激发海外华人华侨爱国情怀的重要“名片”,在华人华侨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应积极出台帮扶措施,帮助华人华侨生存、发展,拉近心理距离,梳理心理认同机制,争取华人华侨在心理上对故

1 2 3 4 5 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