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起:美国及台湾的“傲慢与偏见”
2021年07月25日  |  来源:玄鸟国际战略研究  |  阅读量:2416

最近美国从阿富汗撤出最后一支部队;拜登印太总监坎伯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独”;邱义仁告诉陈水扁,“台独非台湾人可自己决定”。这三件相距半个地球的事有个共同的源头,那就是二十多年前美国与台湾同时盛大上演的“傲慢与偏见”连续剧。美国现已幡然悔悟,准备改推新戏。台湾却仍执迷老戏,不知自拔。

在世纪之交,美国布什总统以少数票入主白宫。他代表的“新保守主义”意气风发,力图大展身手。他们认为克林顿虚度了苏联崩溃后美国独大的战略机遇期。美国既是唯一超强,实不必在全球过于忍让,该出手就出手。历史又已证明民主制度绝对优越,故应把它推广到更多国家。德国前驻美大使依申格(Wolfgang Ischinger)在回忆录透露,他曾劝美国国安顾问赖斯(Condi Rice)不要幻想伊拉克强人萨达姆垮台后,民主会在伊拉克落地生根。不料她竟回答,“我们曾教你们德国人,还有日本人,怎么建立一个民主制度。为什么伊拉克做不到?难道你是种族主义者?”这种“傲慢与偏见”很自然在“911事件“后把美国带进阿富汗及伊拉克的泥淖,长达二十年脱不了身。等清醒发现中国的政党趁机崛起时,已悔恨莫及。

二战以前美国很少发起战争,只在别国打得精疲力尽时,才以援军之姿进场收拾它们挑起的战争。二战之后作为“世界警察”,美国既发起也结束战争;除韩战与越战外,常常都能速战速决。这两段时期美国就像西部牛仔片的英雄人物,跃马进镇除暴安良后,踏著夕阳潇洒远去。不幸的是,深陷阿伊泥淖后,美国竟也沦为发起却结束不了战争的国家。烽烟再起时,“世界警察”状似声色俱厉,实已无心劳师动众多管闲事。

譬如,受“阿拉伯之春”激励而走向民主化的诸多中东国家(如埃及、利比亚),除了突尼西亚外很快全部回到专制,甚至长年内乱,给欧洲制造无数的难民。美国却完全消极被动,不惜美欧关系因此恶化。俄国吞并克里米亚,介入东乌克兰战事,成功干预叙利亚内战,美国仍再三袖手旁观。奥巴马严正宣布,如叙利亚动用化武就逾越红线,必严惩不贷。第二年真的发生了,白宫照样冷处理。川普四年更是只吵架不打架。类似例子,不胜枚举。

按照心理学著名的“悲伤五阶段”理论,目前针对“东升西降”新世局,美国集体心理似已跨出“震惊与否认”的第一阶段,正在“愤怒”的第二阶段,并滑向“讨价还价”的第三阶段。拜登的内部革新与盟友关系重建,以及坎伯的最新讲话,部分都是为美中未来的讨价还价铺路。至于何时进入“沮丧“与“接受”的第四、五阶段,只有时间能证明。

台湾的问题比美国大,不但自己仍沉浸在“否认”阶段,还陶醉于美国的甜言蜜语,看不到它的新行为模式。台湾的起点是李登辉的“傲慢与偏见”。李当时深信台湾的经济(大陆的四分之一)、军事(大陆战机基本不出海)、与外交实力已到出头天的地步。他还独排众议,坚信大陆必将很快崩溃,故不必过虑。最重要的,他自认在台湾内部已打遍天下无敌手,政策自可任我行。所以直选仅一年就迫不及待把“总统制”改成“准皇帝”制,并推动“两国论”与缩小中华民国领土范围的修宪。

陈与蔡基本上承续了李的未竟之志。二十年实践证明,民进党的“台独”神主牌,即使只“做而不说”,就已让台湾陷入永不止息的争斗,民众感情撕裂,经济由龙转蛇,国防虚有其表。如又做又说,后果更难想像。同样源于“傲慢与偏见”,美已顿悟昨日之非。我们希望邱义仁身后也有其他民进党人士开始反省。但关键仍在乾纲独断的蔡是否执着她钟爱的“两国论”而不动如山。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