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全球化精英正被西方边缘化
2021年06月25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1889

最近一段时间,有国外舆论注意到,包括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这样原先作为全球化精英偶像存在,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人物,纷纷走下神坛,受到了不少批评和质疑。这其中既有其个人生活或行为引发争议的因素,也反映出当下世界的一个重大变化,由全球化精英所主导的时代正在迅速过去,像扎克伯格这样的“偶像”可能要面临“倒掉”的状况。这些舆论所反映出的问题是值得关注的。

进入21世纪以来,“后冷战”兴起的一波全球化影响力已无远弗届,借助互联网等新兴潮流涌现出的一批精英人物在不少方面主导了全球舆论,他们登堂入室,对个人生存发展、科技、经济、社会、国际关系等各种问题指点江山,其对于现实世界的构想深深影响并迅速作用着当时的世界,其中最典型的论点就是“世界是平的”。诸如比尔·盖茨这样的人物,既是成功的企业家,在商业和互联网以外的其他领域也拥有巨大影响力。全球化精英所代表的新经济形态一时被认为可以为未来提供某种方案。西方也有一些人相信,全球化精英方案的“普遍性”会超出原有疆界的局限,穿透世界各个领域。他们对全球化未来的种种预言将不断被证实,世界也将按照他们所构想的路径走下去。这是一个由西方主导,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完全打通,产业分工和资源配置秩序井然,全球性议题得到高度重视,最终通过全球化精英主导而得到解决的世界。

然而,这些年世界现实的发展变化,如金融危机、民粹主义上升、中美贸易战、新冠疫情等超出了一些西方人的想象,世界远未按照全球化精英的方案来演进。新兴市场国家如中国的崛起,提供了一条重要的发展路径,也为全球化提供了新的选择与可能性。在上述各因素的综合作用下,现实发生了偏离构想的改变:首先,世界并没有“变平”,民族国家反而在回归,令过去由西方主导的格局及想象受到相当程度的冲击。其次,西方国家自身一些势力已经不能接受全球化在某些方面为世界带来的共同发展和多赢局面,尤其是中国因素在全球化中的作用和意义,中国的发展为世界作出的贡献,中国有效控制疫情经济生产迅速恢复等的作用,越来越被西方一些人刻意扭曲。中国真诚善意的付出与贡献,也遭到他们的恶意攻讦。

西方一些人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所谓“脱钩”“半球化”等说法,显然与全球化精英原先的构想背道而驰,其根源是他们对全球化运行现实的不满。这些政治化议题不断遮盖住原有的全球化议题。虽然许多由全球化精英主导的议题仍然在发挥重大作用,一些全球性问题仍受到关注,但一些西方国家对这些议题的兴趣已经大为减弱,不同国家不同制度间的竞争才是他们当下关注的重点。比如美国一些人所强调的对于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配置的不满,要与在这一链条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中国“脱钩”,要求产业链上所有关键环节都由美国控制。这样的一些观念和认知,给以往一些价值观念带来很大冲击,全球化精英的声音开始被边缘化。某些西方的所谓“共识”正在取代原有的一些全球化理念。

全球化精英的构想虽然也有意识形态偏见的成分,但他们对全球化抱有的信念和理念正被一些更为偏激的潮流取代,对这些走向,我们应有更多观察和准备。

(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