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傅高义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上的发言
2021年04月06日  |  来源:BRGG  |  阅读量:5052

谢谢。

各位新老朋友,上午好。我从上世纪90年代认识傅高义教授,到现在差不多30年了。听到傅高义教授去世的消息我很难过。我们两人保持长期交流,我认为傅高义先生对中美双边关系有着深刻的见解,是一位真正研究中国、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的学者,我想他比很多中国人都更了解中国。

我记得三次和傅高义教授进行了深入交流的难忘经历。

第一次是1998年。他率领了一支来自美国他称之为“梦之队”的研究中国和中美关系的专家小组。这支“梦之队”包括哪些人呢?包括迈克·奥克森伯格、迈克·兰普顿、包道格和其他许多非常杰出的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专家小组的组长是傅高义教授。他们来到上海,和我以前的领导汪道涵交谈。他们就中美关系交流了两天,为江泽民主席访美做准备。我记得那一次傅高义教授告诉汪老,我们将建立牢固且可持续的中美关系,建立面向21世纪的共同战略伙伴关系。而那时美国和中国的很多学者都在激烈争论:中国中美到底是敌是友。傅高义教授认为,中美两国应该和平共处、携手共进。他的想法得到专家小组所有成员的认可。所以他们回到美国后,写了一本书,叫作《与中国共处》。这本书非常非常重要。它为中美接触政策奠定了基调。所以我很钦佩这个专家小组,也很钦佩专家小组的组长傅高义教授。我想他的政策已经被时间和过去30年的中美双边关系所证明。特朗普政府的一部分人打破了这一政策,而这种做法已经被证明是大错特错。我们应该要恢复这个“梦之队”,并且要继承他们的思想。我认为傅高义教授的贡献巨大,我们应该把这本书再读一遍。

第二个是他在他著名的《邓小平时代》一书中所说的。我访问哈佛以及他访问上海时,他和我谈了好几次。他把我的名字写进了他书中的序言,对我表达感谢,我感到非常荣幸。他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他给我的书上,把我称作“尊敬的老朋友黄仁伟”,还询问了我对此书的意见。这些都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在这本书中,他将邓小平的历史地位放在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他从不同的角度观察邓小平,所以这本书很客观,这是可以通过时间和实践得到检验的。无论赞成或不赞成邓小平的人,都应该去读这本书,通过这本书我们都可以看到邓小平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

第三个是我们共同从事中国学研究。我担任世界中国学论坛秘书长15年,他总共参加了三届我们的论坛,我们还给他颁发了中国学贡献奖。因为被授予这个奖项,他在中国学论坛上发表获奖感言,向我们讲述了他是如何从日本研究转向中国研究的,并把这两个研究进行了比较和总结。他不仅停留在经典研究上,而是转向了实践和现实的政策研究。这是一个真正的研日本学和中国学:的学者和专家。我想,能够像他这样,能深刻理解中日两种文化的学者是很少的。我知道另一个学者是斯卡拉皮诺。斯卡拉皮诺用自己对日本政治和日本图形分析的框架进行研究,不像傅高义教授是从文化和传统进行深层次的分析。可以说,基于中国研究和日本研究,傅高义教授对两国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现在,我应该总结一下我的想法。傅高义教授可以带给我们哪些启示?主要有三点:

第一,了解文化是理解一个国家的基础。傅高义教授对中国文化和日本文化的深刻理解是他研究日本和中国的坚实基础。

第二,深刻认识中国的发展方向。傅高义教授对中国的开放和改革有着最深刻的理解。他的作品总是遵循中国的发展方向:中国正处在哪里,以及将走向何方。

第三,傅高义教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实地调查专家。他在中国做过扎实的实地调查工作。他为了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在广东待了10年。我想现在美国学者很少像傅高义教授在20世纪90年代在中国那样做实际调查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并不是从一个终点到另一个终点,而总是沿着坚实又正确的方向前进。在过去两年里,当特朗普政府和蓬佩奥发出许多负面声音时,傅高义教授站出来并声称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他组织百名学者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公开信,向美国、社会公众和全世界传播这个观点。

这就是我非常敬佩他的原因。他是我的老师,也是研究中国问题最好的美国学者。



分类: 人文交流 202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