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辉: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结果心态复杂
2020年12月09日  |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23期  |  阅读量:2030

11月7日拜登宣布赢得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很多国家领导人在第一时间表示祝贺,俄罗斯总统普京却不在其列。迄今为止,普京尚未以任何形式祝贺拜登,其新闻发言人的解释是“美国大选结果还需要走完法律程序”“特朗普已经向法庭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普京总统将在美国大选最终结果正式出炉后再向美国当选总统发出祝贺”。俄外长拉夫罗夫更是认为没有理由在美国大选结果正式宣布前表示祝贺,“我们的方式有所不同,需要等待官方宣布。”

2018年7月16日,普京和特朗普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会晤。这是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首次会晤。

失语的理由成立吗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特朗普宣布胜选两小时后,普京即成为首个向其致贺的外国领导人,而当时美国选举委员会尚未宣布最终结果,选举也没有走完法律程序,特朗普当时宣布胜选也是基于美国媒体的统计。显而易见,俄官方将其对拜登胜选的失语归结为“按照惯例需等待正式结果出炉”的说法并不完全成立。

2016年特朗普胜选后,很多俄罗斯人纷纷庆祝,用美国媒体的话说“看起来好像是俄罗斯选出一位新总统”。俄国家杜马第三大党团自由民主党领导人日里诺夫斯基声称“特朗普的胜选是全人类的盛会”,甚至为此在国家杜马举办庆祝酒会。笔者当时恰好在莫斯科,亲身感受到很多莫斯科市民的喜悦:在酒吧里人们纷纷开香槟,当地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和嘉宾举杯欢呼,莫斯科街头的汽车鸣笛庆贺,不少团体举办派对和音乐会。普京在接受采访时也不无得意地指出,“除了我们,没有人相信他(特朗普)会胜出。”普京传记的作者、俄美双重国籍记者玛莎•格森这样解释:“这意味着俄罗斯赢得了美国大选,也意味着普京作为俄罗斯总统,同时可能控制着美国。”

日里诺夫斯基当时的激进说法更能说明俄民众对奥巴马时期的反俄政策和不断恶化的俄美关系的失落感以及对特朗普开辟全新俄美关系的期待。他形容当时高度紧张的俄美关系“已到战争边缘,而特朗普是唯一能够缓和紧张的人”。

普京倡议“网络休战”

近年,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指责俄干预西方民主选举进程,甚至认为俄的干预直接导致特朗普在2016年胜出。2020年9月25日,普京发表声明称,俄美有必要共同制定并缔结关于防止信息空间意外事故的政府间双边协定,两国应以一种“双方都能接受的形式”,保证互不通过网络干涉对方内政,包括通过“信息、通信技术和高科技手段”干涉选举程序。普京敦促美国与俄在国际信息安全领域恢复对话,建议两国签订类似1972年《美苏关于防止公海及其上空意外事故的协定》的协议,以防信息空间意外事件。普京还向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提议缔结一项全球性协议,即各国作出政治承诺,不首先使用信息和通信技术打击对方。

就在普京发表声明的前一周,美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警告称,俄正积极开展针对拜登的行动,散布大量虚假信息。美中央情报局8月发布的评估报告宣称,普京及其助手“知道并可能指导俄罗斯的影响行动”,以在2020年大选中削弱拜登。一般来说,美国军情系统在国内政治中奉行中立原则,上述两情治部门释放出来的信息显然不利于特朗普竞选,白宫也就坚决回绝了普京的“网络休战”建议。白宫国家安全理事会发言人称,“当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其他国家试图破坏我们的选举程序时,我们很难认真对待这样的言论”,普京的“这一提议可能是为了在美国进一步制造分裂。”

普京的倡议被一些美国媒体认为是在自证清白,同时为拜登可能胜选的“后特朗普时代”做准备。10月7日,普京在回应美国大选相关问题时强调,“我们将与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即美国人民信任的那个人开展合作”。他还分别剖析了特朗普、拜登当选对俄的利弊——“我们知道特朗普多次表示支持发展俄美关系。毋庸置疑,我们非常珍视这一点。当然,特朗普总统以前说过的那些想法并未完全兑现。” “我们注意到了他(拜登)相当尖锐的反俄言论,遗憾的是,我们已经习惯了。但这远非全部。例如,拜登公开说,他准备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或签署新的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这已经是有助于我们未来开展协作的重要表态了。”普京甚至宣称自己的理念与民主党有很大的相似性:“民主党传统上更接近所谓的自由价值观,更接近社会民主理念”,作为一名曾经拥有18年党龄的苏共党员,“我仍然喜欢这些左翼价值观。平等友爱,它们有什么不好?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可以被看作是共同的价值观。如果我们就是一个统一体的话,我不怕这样说。”

俄为何忧虑拜登入主白宫

虽然俄美关系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间未能改善——即便继续执政四年也难以改善,但俄内心依然希望美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口中“被普京像拉小提琴一样掌控”的特朗普留任,而不希望拜登胜选。这主要因为:其一,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美国社会的相对完整和团结,不仅导致近几个月来的大规模动荡,还削弱了美国霸权的全球影响力。其二,特朗普缺乏富有经验的外交团队,其在外交政策领域的行动削弱了美国在全球问题上的主导地位。用俄网友的话说,“一个认为芬兰属于俄罗斯的总统,难道不是俄的机会吗?”“特朗普对美国的削弱远胜于我们的先锋、匕首、锆石导弹和海燕核动力巡航弹。”其三,由于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举措,欧美反俄统一战线已被打破,在对俄政策方面首次出现了“两个西方”。

俄对于拜登上台后的内外政策心知肚明。首先,拜登将设法弥合国内的社会撕裂与各种矛盾,努力让美国重回正轨。很多俄学者认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才可能走下坡路,而拜登将使美国止跌回稳。其次,拜登将与他经验丰富的团队(也是当年奥巴马团队的班底)制定出全面、连贯的对抗俄罗斯计划,复活奥巴马时期的反俄遏俄政策,包括重建与欧洲的统一战线、在俄周边构建遏制带、维护并加大美在北约欧洲地区的军事存在、继续强化对俄制裁,等等。另外,拜登与普京间的“私仇”难以化解。拜登曾公开指责特朗普是“普京的小狗”,表示“如果我成为总统,他(普京)的专制及他对美国和中欧的威胁将会终结”,“我认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的敌人”。拜登还公开炫耀其任副总统时会见普京的经历,当时他对普京讲,“我正在注视你的眼睛,我不认为你有灵魂。”拜登甚至在此次竞选中说,“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俄罗斯,普京都不应再担任俄罗斯总统。”

尽管普京说谁将成为下任美国总统对俄并不重要,俄准备与任何当选者打交道,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拜登上台,俄美关系没有最坏,只有更坏”。不过在拜登胜选大局已定的形势下,俄民众虽有遗憾,但也开始接受现实。俄网民说,“对于早已准备好的北极熊来说,不管是两坏中的小坏特朗普,还是大坏拜登,都是一样的菜。”

(吴大辉,清华大学俄罗斯研究院副院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