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拜登当选总统,会停止对华科技战吗?
2020年11月10日  |  来源:中国论坛  |  阅读量:4363

编者按: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据美媒计票显示,拜登赢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当选46任美国总统。在这届被称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大选中,拜登当选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中美关系能否出现转机?在哪些领域将有合作,哪些领域能管控竞争?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中国论坛特约专家朱锋近日接受凤凰网专访,对此作出深入分析。

核心提示:

1.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在中美关系会有三个可以明显改善的基本前景:非情绪化、熟悉中国事务、更可行可信的合作领域探索。

2.特朗普此前希望以科技战以及产业链“去中国化”等举措打压中国,但讽刺的是,全球市场需要稳定、需要“中国化”。如果计票出现争议或骚乱,特朗普很难对打压中国松手。这也正是现在中美关系最危险的地方。

3.同样在科技战领域,对拜登政府是否会迅速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我们不应抱有任何幻想。但拜登政府上台,至少会给中美关系提供一个多层次对话、沟通和交往的空间,包括疫情、环境、区域安全热点方面,都有合作空间。

4.很多人担心拜登上台重回多边主义会有助于美国建立“反华全球联盟”。朱锋教授完全不同意该观点,拜登政府在继续打压中国的路上能够走多久和多远,不是简单地取决于美国的政策表现,最重要的是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作为。

凤凰网《风向》栏目:朱院长您好,您怎样看待这次选举?

朱锋:我们看到的事实是,特朗普原来想要把中国政策作为今年大选的一个重要选题来向民主党和拜登施压,显示只有他才能所谓“强硬”地对待中国,并以此作为他2020年竞选造势的亮点。

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美国大选,中美关系始终难以成为美国两党竞选的中心议题。美国民众关心的不是政府的中国政策、不是所谓的美中对抗,更关心的是国内安全,美国民众从美国疫情泛滥中应该获得的安全、以及他们更关心的经济安全和社会生活安全。

这次选举中,美国选民基本的态度倾向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分裂、有什么样的社会性的对峙,拜登现在还是很明显地代表了美国更多人的选择。

凤凰网《风向》栏目:您认为拜登当选将会对中美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朱锋:我觉得拜登当选,对中美关系肯定会带来非常重要的战略性影响。中美关系想要迅速地恢复到正常化恐怕很难,即便是拜登当选,我觉得中美关系近期内发生实质性改善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拜登当选的话,在改善中美关系方面,会有三个明显可以期待的基本前景。

首先我觉得,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么的情绪化。特朗普在今年四月份美国疫情爆发以后,他的整个中国政策说到底是在对中国进行疫情报复,利用疫情来发泄对中国的不满。这使得美国左中右的对华强硬派,在特朗普对华疫情偏见和疫情发泄中,找到了共同的反华的机会。

 

结果今年五月份之后,中美关系一路下滑,不仅降到了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的最低点,真的是离新冷战一步之遥。中美关系在短短几个月出现全面的、对抗性的质变,最大的原因之一是特朗普的个性,他不仅把中国作为美国抗疫失败的甩锅对象,更因为他睚眦必报的个性,要把中国作为“疫情报复”的对象;二是美国政界的鹰派和特朗普政府的对华立场相对一致,基于稳定美国霸权地位,想要在疫情期间打压中国,防止疫情变成让中美力量对比出现有利于中国的转变的地缘战略竞争抓手。

美国政界战略界左中右一致想要在疫情期间“打痛”中国,因为对他们来说,疫情不是全人类面临的公共健康危机,而是有可能使得大国间的力量对比发生决定性变化的关键时刻。美国越乱,美国越是向世界披露了他的脆弱性,越是要对美国今天已经牢牢锁定的最大的战略对手、挑战对象——中国实施打压。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疫情是人类共同面对的、百年不遇的公共健康卫生威胁,中美不能合作,反而在进一步加剧对抗的事实,这不符合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但非常令人悲哀的是,特朗普的小心眼和美国政坛对美国霸权地位的忧虑,让他们采取了和国际社会以及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完全背道而驰的做法。美国在疫情期间对中国的疯狂打压,体现了典型的单极霸权体系的自私、狭隘和因缺乏有效权力制衡机制下权力不对称均衡而造成的霸权国家私利至上的可悲一面。

第二点,拜登对中国事务还是比较熟悉的。他有43年的从政经历,也曾多次访华。实际上,今天中美关系不管有多激烈的战略竞争,双方在商业、在社会,在经济、在安全、包括政治领域、战略领域,都有一种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了解中美关系并且有战略透视力的美国领导人。并不是说我们奢望拜登会给中美关系带来巨大的改善,但至少可以使得双边关系重新回到对话接触和谈判轨道上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自从3月27日,中美领导人最后一次通电话,中美关系在各个层级上的交流、沟通、对话几乎都瘫痪了。

2011年8月18日中午,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期间忙里偷闲,兴致勃勃地到鼓楼附近“姚记炒肝”吃北京小吃。

第三点或许更重要,如果拜登能赢,中美关系不仅可以避免情绪化的进一步对抗升级,而且也给重新开启两国对话沟通的轨道预留空间。面对当前疫情给全球政治经济带来的动荡和不确定性,美国和中国作为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两国不仅需要有合作的意愿,需要有起码的合作沟通交流的意愿,更需要对国际社会展示起码的大国责任和大国担当。我相信。拜登政府在上台以后,中美关系短期内难以出现实质性的改善,但至少探索和寻找中美合作领域方面,要比特朗普政府可行和可信得多。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