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抗美援朝的“四个因素”也能审视中美博弈
2020年11月03日  |  来源:长安街读书会  |  阅读量:1906

1952年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邓小平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总结了毛主席对抗美援朝的分析。他说毛主席认为,决定抗美援朝战争有四个因素:一是死人、二是用钱、三是战略、四是吵架。

战争总是要死人的,我们的军队更加勇敢,更不怕死,兵源更充沛。战争是要烧钱的,中国虽然穷,但我们的财政管理得更好,国家预算还有结余,我们人民币的地位比战争爆发之前更加稳固了,而美国战争开始以来,军火工业损害了民用工业,国内出现了经济危机。至于战略,邓小平说,这是世界帝国主义阵线和社会主义阵线之争,我们的敌人是帝国主义阵线的头子美国亲自出马,而社会主义阵线的苏联老大哥还没有出面,中国出了一部分,朝鲜出了全部的力量,这一点决定了我们在战略上的优势。为什么台湾总不敢在我们沿海登陆,就是因为我们一方面在朝鲜打,一方面还有足够的力量来对付其他方面。至于吵架,毛主席说,吵架最多的是美国。从美国内部来说有三种情况,第一,震动了人民,人民不满意政府,要求在朝鲜和平停战;第二,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资本家和资本家吵架,军火工业资本家赞成打、民用工业资本家不赞成打;第三,军官和军官之间吵架,越吵矛盾越深,对美国越不利,而我们的阵线是团结一致的。

邓小平引用毛主席的分析,说“死人、用钱、战略、吵架”这四条对美国都不利,对我们来说最多是一条不利,是“死人和用钱”两个半条组成的,这一切决定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命运。张教授想,邓小平总结的毛主席的这四点分析也可以成为我们今天审视中美博弈的四个视角,对我们坚定有力地反制美国的挑衅、坚定有力地处理台湾问题也有启发。尽管时空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许多道理都是相通的。首先是死人。一场新冠疫情袭来,美国防控溃败。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美国更像是一个战败国,整个国家士气低下。二是用钱。美国为了救股灾、救富豪、救经济,印钱毫无底线,拼命放水转嫁危机,但钱还是不够用。不少专家都认为,美元可能会出现大幅度的贬值。三是战略。美国当前的政府几乎没有什么战略可言,一切为了竞选,选票第一、股票第一、美国利益第一,在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孤立。四是吵架。美国内部分裂空前,政党之间、党派之间、族裔之间、贫富之间矛盾的激烈程度都是空前的。一旦出现军事上的严重挫折,美国内部的吵架必然加剧很多,然后就是内部恶斗加剧。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时候,我们都看到这样的情况。

相比之下,中国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是美国的四十分之一。中国今天的财政状况远远好于美国,中国的发展也始终没有偏离自己的中长期战略规划。中国人民和中国军队通过这次抗疫的胜利而空前团结和自信,美国神话在多数国人心中已经终结。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又有特殊的意义。我们无比缅怀抗美援朝中牺牲的先烈,他们是民族的丰碑,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也坚信有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有全面提升的综合国力、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我们一定能够从容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容应对并战胜美国发动的各种挑战。我们在综合国力比现在弱一百倍的时候都能够战胜美帝国主义,今天的中国人民当然更加不信邪。

(张维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