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人谈美中关系
2020年10月17日  |  来源: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  阅读量:5738


6、杰克·沙利文:拜登政府将会把美中关系放在盟友体系与全球框架下进行评估。

此前美国外交与国家安全领域的决策者与专家曾长期忽略经济问题,这是错误的。全球是相互联系的,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疲软将对美国经济实力产生长期影响,因此不应限制全球贸易。在保护美国利益与价值观的前提下,应当在一个宏大框架下有效与中国进行接触,而不是将美中关系定义在零和框架中。在对华政策上应当采取务实的策略,认真思考美国需要在双边关系中达到的目的与希望实现的利益,而不是拘泥于输赢的思维。与特朗普政府将美中关系严格限定的双边框架下不同,拜登政府将会把美中关系放在盟友体系与全球框架下进行评估。拜登若当选,上台后要务之一就是重新修复美国盟友关系。赢得与中国竞争的最佳方式是投资美国自身的基础设施建设、创新、教育等,实现自身快速发展。与特朗普政府在美中关系中不重视民主价值观与人权问题不同,拜登将在香港、新疆等问题上发出更强硬声音。

——哈德逊研究所网站5月11日发表杰克·沙利文的采访文章《就美国外交政策与国际事务对话:与杰克·沙利文讨论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与国家安全》

7、(无党派人士)柯庆生:美中战略竞争性质不同于冷战。

首先,美中竞争中缺乏冷战中三大要素,一是两国并未进行一场全球意识形态斗争,二是高度全球化的世界不可能被分割为两个完全分离的经济集团,三是两国并未在血腥的代理人战争中引领两个对立的联盟体系。第二,虽然中国迅速崛起,但它主要还是一个地区大国而不是全球大国,尤其在军事领域。美国在全球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优势地位使美中两国不会成为两极。第三,与苏联相比,中国并不寻求向外输出意识形态,即使是“战狼”外交也仅防御性质,防止其他国家对中国进行批评。中国受益于当前国际体系,因此中国不希望打破这一体系,而是改进这一体系。第四,美国无法说服盟友在与中国的“零和竞争”中选边站,甚至还可能使另一些国家对美国产生反感。第五,中国领导人支持全球化,并尽量展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维护者这一形象,抵御本土主义与民粹主义,这是聪明且具有战略性的,也是非常有诚意的。综上所述,美中战略竞争是真实存在的,但其性质与冷战不同,美国采取冷战政策是不明智的,比如敦促可能与美国进行重要合作的国家放弃与中国有益的经济和政治关系。美国需要消除对斗争性质的误解,防止出现适得其反的对华战略。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网站2020年9月10日发表柯庆生的文章《没有新冷战:为何美中战略竞争不会向美苏冷战一样》

(柯庆生,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帮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8、安东尼·布林肯:美国需投资于自身竞争力,并与中国在利益重叠领域展开合作。

就美中战略利益而言,中国在特朗普任期内处于相对优势地位,并且特朗普政府帮助中国取得了相关利益,比如特朗普执政方式削弱了美国的核心联盟,尤其是在亚洲;美国退出国际机构,使中国有机会在其中确立领导地位;美国放弃维护自身价值观,使中国在部分问题上不受外部限制;美国政治制度的合法性受到质疑,美国模式吸引力的下降将有利于中国。针对以上问题,有以下几点需要强调。首先,美国需要投资于自身竞争力,对基础设施、教育和医疗体系等方面的投入资源和重点进行重新定位。其次,美国需要团结盟友和伙伴,以应对中国构成的部分挑战。第三,捍卫美国价值观,将其重新置于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最后,拜登将能够重建美国相对于中国的优势,并可令美国与中国在利益重叠的领域进行接触和合作,如应对气候变化和全球卫生危机。

——哈德逊研究所网站2020年发表安东尼·布林肯的采访文章《美国外交政策和世界事务对话:与前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对话》

(安东尼·布林肯,拜登竞选团队首席外交政策顾问、美国前副国务卿兼副国家安全顾问。) 

9、理查德·方丹和埃利·拉特纳:美中对抗并非 “新冷战”,而是一种新型竞争。

当前美中对抗极易让人联想到美苏冷战,但美苏冷战时两大集团壁垒分明,相互寻求遏制对方扩张和拓展己方阵营,彼此间经济往来非常少,这些特征在当今世界几乎都不存在。中国没有形成东方集团,美国现有联盟也只是军事而非经济上的,美国的盟友也并不准备与中国全面对抗。事实上,几乎所有国家都希望能同时从美国和中国获得安全和经济利益。这是一种新型竞争,采取模式化的冷战手段开展对华竞争已不合适,也不可能成功。美国应思考当前的新现实,做好与中国展开更加细化的竞争的准备,这种竞争将就具体问题逐个展开,其他各国则需要平衡与美中两国的一系列关系。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应降低美中之间的相互依赖,也将在必要时采取有效竞争,在不必要时保存实力。美国直接使用遏制策略的同时,还应将重点放在自身实力建设上。围绕对华竞争,美国当前应关注的重点不是如何自上而下发动或避免冷战,而是如何自下而上恢复美国的竞争力。

——《华盛顿邮报》2020年7月2日发表新美国安全中心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方丹、新美国安全中心执行副总裁埃利·拉特纳的文章《美中对抗并不是另一场冷战,这是新情况》

(理查德·方丹,美国安全中心首席执行官。埃利·拉特纳,美国安全中心执行副总裁。)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