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东振:拉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分析与展望
2020年09月29日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阅读量:2921

为克服和消除体制的脆弱性和缺陷,20世纪90年代起,拉美国家普遍进行“国家改革”,但效果不理想,既未消除体制固有缺陷,也未从根本上提升制度效能和体制效率。

在经济领域,经济结构脆弱性难以消除,许多国家难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束缚。无论在现代化和工业化进程中,还是在对外开放过程中,拉美国家都没能消除经济结构的固有弊端,没有摆脱产业结构单一的困扰。许多国家的经济结构一直未发生根本变化,工业化目标远未完成。出口集中于初级产品的状况未有根本改观,甚至有所加重,1995—2001年拉美出口中初级产品占28%,2002—2008年则占33%。拉美国家始终未能摆脱在国际专业化生产中的滞后地位,未能摆脱“依附国家”的外围角色。许多国家既缺乏经济结构转型意愿,也缺乏经济结构调整能力。因未能利用经济增长的有利时机适时调整经济结构,致使其经济更加脆弱化,对其向高收入或发达国家跨越构成强大制约。

多数国家还未能成功从“中等收入陷阱”中脱身。拉美一些国家虽较早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在该状态滞留时间较长。到2020年,阿根廷在中等收入状态已滞留58年,墨西哥46年,巴西45年,哥伦比亚41年。不少国家在关键时刻错失向高收入水平跨越的机会。20世纪80年代是拉美经济“失去的10年”。在历经20多年滑坡和起伏不定后,拉美迎来2004—2013年的“黄金10年”,年均GDP增长率超过5%,国际社会对拉美国家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充满乐观。然而,在内外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下,2014年后拉美经济开始下行,2014—2019年年均GDP增长率仅为0.4%,是1950年以来最低增长期。拉美经济因新冠肺炎疫情扩散雪上加霜,预计2020年年均GDP增长率将下降9.1%,人均GDP将下降9.9%。许多拉美国家恐再次失去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机遇。

在社会领域,众多社会发展难题根深蒂固,社会治理的瓶颈难以突破。拉美一些国家一直被“贫困”难题所困扰。无论在经济上升期还是下行期,一直存在规模庞大的贫困群体。1970年前后,贫困和赤贫家庭分别占总家庭的40%和19%。20世纪80年代,贫困问题因经济危机而加剧,贫困和赤贫人口分别净增6130万和2950万。20世纪90年代后,因经济好转和扶贫措施加大,贫困现象略有减缓,但仍未降至80年代危机前水平。2003年前后,拉美地区总贫困人口有2.13 亿,其中赤贫人口0.88 亿。21世纪后,拉美经济的“黄金10年”也是其贫困持续缓解的时期。2002年拉美贫困率为45.4%,2008年和2014年分别降到33%和27.8%。当时许多人乐观地认为,拉美国家将从“贫困陷阱”脱身。2014年后,经济下行致使贫困率反弹,但仍处于30%左右的历史低位。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打破了拉美经济复苏的预期,也使其摆脱贫困的梦想破灭。预计2020年,拉美贫困人口将达2.39亿,占总人口37.3%,赤贫人口将增至9620万。21世纪以来十几年的减贫成果有被清零的风险。

拉美国家一直未能有效破解社会“不平等”难题。拉美的不平等问题由来已久。这种不平等既表现为结果不平等,也表现为机会不平等。无论在经济增长期还是衰退期,拉美收入分配一直呈恶化趋势,不公平程度高出公认警戒线。贫困人口和群体通常具有种族(少数族裔)、地域(偏远)和教育(程度低)等方面的特征,贫困群体相对固化,缺少社会升迁机会。拉美国家越来越认识到,加倍努力建立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和大力推进公平社会建设进程的重要性。但拉美不平等状况仍十分严重,已成为发展的主要障碍。

拉美国家未能从根本上破解社会治理难题。拉美社会的问题根深蒂固,长期得不到妥善解决,有些问题甚至愈演愈烈。除贫困、不平等和贫富分化等传统问题外,新社会难题也不断萌生,如非正规住宅和贫民窟蔓延、非正规就业超常规扩散、社会排斥现象加重、社会治安恶化、社会矛盾激化、社会冲突加剧等。暴力活动、有组织犯罪、毒品种植与贩卖等引发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也增加了法治国家建设的难度,危及国家发展和进步。

未来发展具备有利条件

拉美国家要实现发展,具有一系列的有利条件。在长期曲折的现代化进程中,拉美国家已摆脱政治和社会动荡的历史周期,实现了持续的相对稳定,总体发展环境得到改善。进入21世纪以来,民众不满情绪虽依然较浓,但对公共机构的信任度和各项公共事业的满意度缓慢提升。在对新发展道路的探索过程中,拉美国家主要政治力量在国家发展方略、特别是维护政治社会稳定、推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方面取得较大共识,社会治理环境趋于有利态势。

拉美国家有巨大发展潜力。拉美地区自然资源和能源矿产资源丰富,很多国家是老牌制造业大国,工业基础好,发展后劲强。拉美市场容量大,教育较发达,劳动力素质较高,文化较具兼容性。拉美国家已积累应对经济社会危机的丰富经验,抵御外部冲击的意识明显增强。在国际格局中,拉美国家的地位更加重要,世界大国均高度重视拉美市场的巨大发展潜力,竞相拓展与其合作的领域。国际组织和学界普遍认为,拉美是一块充满生机、发展潜力巨大的大陆。

然而,拉美的有利发展条件并不意味着这些条件和潜力的作用可以自动发挥出来,也不意味着拉美国家可以自然而然地取得经济、政治和社会的良性发展。要实现政治持续稳定、经济持续增长、社会持续进步,需要拉美国家从本国现实出发,从根本上克服制度缺陷和体制脆弱性,提高制度效能和体制效率;从根本上消除经济结构的脆弱性,摆脱依附性和外围地位;从根本上破解众多社会发展难题,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而所有这些,都有赖于拉美国家切实增强治理能力,提高治理水平。

(袁东振,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