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海倩 杨波 汪曾涛 常思远:“十四五”期间上海国际经济中心发展重点问题研究(下)
2020年09月11日  |  来源: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  |  阅读量:4095

从目前的情况看,尽管通过持续推进“五个中心”建设,上海已初步具备了一定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但在全球经济控制力和影响力方面与国际上成熟的全球城市相比仍然有较为明显的差距,全球链条整合能力和要素市场交易配置能力还有待加强。

全球链条整合能力方面,虽然上海目前已经成为中国内地吸引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多的城市,未来仍具备集聚跨国总部的吸引力和巨大潜力,但在总部集聚方面仍然存在一系列问题:总部集聚规模相对不足。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数量上,上海(634家)和新加坡(4200家)、香港(1389家)等国际城市相比,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高能级总部少,相对而言上海的全球性、亚太区总部少,目前只有亚太总部72家,仅占集聚总数的约11%。同时全球500强企业总部上海仅为7家,远远低于东京、伦敦、纽约(图11);高端功能型总部少,尤其缺乏资金中心、结算中心、利润中心等核心功能型总部;总部业务拓展受限,例如,强生公司健康产业的市场准入受到限制,华特迪士尼公司的电视、电影等影视制作业务在乐园区域之外受到限制等。总体上看,上海的总部经济竞争力与知名国际大都市相比仍有差距。未来上海需要继续提升总部能级、发挥总部功能,拓展跨国公司新型业务总部,进一步发展壮大总部经济,以更高层面的开放格局吸引国外跨国公司总部及其他功能性机构落户上海,使之成为上海全球城市实现资源配置的市场载体。

资料来源:《财富》(2018)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

图11 世界500强总部分布情况

要素市场配置能力方面,部分交易市场规模继续位居全球前列,但定价权还不足(表7);在债券市场、汇率市场、利率市场、金融衍生品交易等领域与全球领先的交易所差距悬殊,如年均外汇交易额仅为200亿美元(伦敦和纽约分别为1864和904亿美元),占全球外汇交易份额仅为0.86%(伦敦和纽约分别为12.88%和84.85%)(图12),可见上海要素市场交易配置能力还有所欠缺,缺乏定价权与话语权。未来需牢牢把握我国成长为消费大国的良好机遇,进一步拓展要素交易市场的深度和广度,提高要素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不断增加定价权和话语权。

表7 上海要素市场全球排名情况

   资料来源:《上海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发展报告》;干杏娣,《“十三五”实现上海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目标的重点难点问题研究》 

图12 世界主要城市外汇交易情况

(二)进一步提升资源配置能力的重点举措

我国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和国家战略崛起的进程,为上海建设全球城市提供了强大动力。对于上海而言,把握和释放开放红利的关键就是要营造更加开放、更加自由的环境,营造要素自由流动、自由进出的环境,增强链接全球网络的能力;同时,融入国家大的开放战略和开放通道,在服务国家战略中推动自身发展,不断提升面向国际的辐射力,加快向全球城市目标迈进。

1 2 3
回到顶部